特斯拉30日声明:“碰撞发生前的时段里,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处于使用状态,主动巡航控制中的跟车距离被设置为最小距离。”

声明说,汽车的系统发出数次影像提示和一次声音提示,要求驾车人双手握住方向盘。“但在事故发生前6秒内,系统没有检测到驾驶员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从距离高速公路混凝土隔离带150米处,驾车人可以清晰看到隔离带并有5秒左右的反应时间。但是,遗憾的是,行车日志显示,驾车人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但是,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对特斯拉在上周五所公布的“加州3月23日特斯拉Model X致亡车祸细节”深感不满。NTSB称,该机构原本计划在几周内发布一份初步调查报告,但特斯拉却采取了先发制人态度“提前”披露了事故细节。

当地时间周日,NTSB发言人克里斯托弗·奥尼尔(Christopher O’neil)在一份声明中称,“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对特斯拉披露的调查信息感到不满,我们正在对此次事故展开全方位调查,包括驾驶员之前对自动驾驶仪的担忧。”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罹难司机的家人告诉旧金山广播公司(San Francisco ABC)旗下的KGO-TV,罹难司机此前曾向特斯拉的一家零售商投诉过关于车辆转向中位的情况。但特斯拉表示,它们的投诉记录只能找到这名司机曾投诉过特斯拉汽车导航系统的问题,而这与自动驾驶系统互不相干。

Autopilot究竟存在哪些技术局限性

这已经是特斯拉第二起自动驾驶致死事件。2016年5月,一辆特斯拉Model S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发生死亡事故。事发前,车主joshua Brown同样是打开了Autopilot功能并放弃了对车辆的控制,最终由于没有观察到前方出现的卡车而出现事故身亡。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等部门事后在经过6个月的调查后,认定特斯拉Autopilot系统不存在缺陷。

2016年的事故,是全球首例引起广泛关注的Autopilot致死事故,美国高速公路管理局的调查结果虽然没有发现该系统存在设计缺陷,但是同样也指责了特斯拉在宣传Autopilot功能时使用了“自动驾驶”等夸大词汇,从而容易使一些胆大的司机误以为这个系统就是无人驾驶,从而放弃了对车辆的控制。

该事故之后,特斯拉升级了Autopilot程序,即当用户双手离开方向盘一定事件后,系统会通过仪表盘闪烁提醒图表,发出警示音等措施提醒司机接管车辆,而如果司机仍然拒绝接管车辆,Autopilot功能就会解除。与此同时,特斯拉在全球各地对其进行宣传时也采用了自动辅助驾驶等词汇,避免引起误解。

业界认为,特斯拉最新版Autopilot 2.0系统在纵向控制方面的表现更加成熟,与辅助转向有关的功能还有完善空间,毕竟从驾驶员的反馈那里我们也得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

同时,受制于功能限制,目前的Autopilot2.0无法直接移植到城市环境使用。虽然它可以顺利开启(一次2分钟、一次3分钟),但城市中有走向复杂的车流,需要通过没有车道线的红绿灯路口,车与车间距更近,都暴露出系统对城市驾驶习惯还需要学习。

而从技术来分析,我们也能得知,眼下的特斯拉Autopilot功能,依然存在着依靠现有技术无法解决的应用场景,所以,诸多的事故之后,为什么特斯拉会一直强调:

“驾驶员在开启Autopilot系统时,并没有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以随时应对紧急情况。”

因此,在完全自动驾驶实现之前,还是不要盲目信任所谓的“自动驾驶”系统,才是最好的选择。

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