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担全球电子设备生产的台湾大型代工(EMS)企业正面临考验。由于零部件和人工成本高涨,代工业已经陷入没有利润的局面,美国苹果的iPhone生产又出现混乱,今后还有可能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可谓是“三重苦难”摆在面前。台湾企业将美国大型IT企业与中国大陆生产联系起来,主导了世界的水平分工,能否在中美夹缝中找到新的生路将成为考验。

三重苦

“在交易数量增长的同时,要求降价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一位向大型代工企业供应苹果产品相关零部件的中小企业经营者这样倒苦水。

台湾4家大型代工企业2017年财年均实现了增收,但利润并不乐观。最大的鸿海精密工业预计最终利润下降,这是自雷曼危机以来时隔9年再次出现减益局面。由于全球经济景气看好,出现了积极更新个人电脑和增强服务器的动向,但这些未能弥补成本的增加。

各企业将大部分生产基地设在中国大陆,人工成本高涨的影响日益显著。加上IT需求扩大导致零部件价格上涨,能否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顾客取决于合同内容,但代工企业为确保订单,往往都是自己来消化不利条件。仁宝电脑工业总经理陈瑞聪就曾感叹,印刷电路板等无法进行价格转嫁。

导致这一局面的根源是苹果最新型手机“iPhone X”的生产混乱。新搭载的人脸识别功能相关零部件供应滞后。承担最终组装工作的鸿海等已经在中国工厂做好了生产准备,结果却只能空等,导致生产成本升高。

苹果公司通过压缩产品开发时间,迅速将最尖端产品投放到市场上。鸿海构筑了可以实现这一要求的供应网,从而确保了高速增长。面向苹果公司的业务在营业额中所占比例已经超过5成,但这一风险在2017年终于表面化。同样问题也发生在一起分担iPhone订单的和硕联合科技身上。

iPhone的年产量超过2亿部,代工企业从中受益颇丰。但台湾大型电子零部件厂商透露,价格、交期货、质量管理等条件也是“世界第一严格”。为避免销售机会溜走,可以要求供应商加紧生产,但一旦销售低迷,就单方面减少生产数量,供应商预备好的生产设备和人手等成本就只能自己承担。

因此也有人将伴随巨大风险的iPhone业务比喻为“毒苹果”。

苹果与鸿海的关系成为在中美之间快速增长的台湾代工企业的象征。美国特朗普政府正以中国侵犯知识产权为由考虑对信息通信设备进行关税制裁。在关注中美谈判进展的同时,各企业也担忧这一模式的根基是否受到动摇。

关于对供应链的影响,智囊机构台湾经济研究院的孙明德主任认为,顾客的期望是关键。自提出“美国第一”口号的特朗普上台以来,苹果和鸿海一直在探讨前往美国生产。不过鸿海在美国的投资目前仅限于更易自动化生产的液晶面板。在美国生产iPhone的话,成本将是原来的1.5~2倍。如果陷入必须对产品提价的境地,孙明德表示,对苹果竞争力的影响会让美国客户做出艰难的判断。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提出了通过人工智能(AI)来提升产业水平的《中国制造2025》,期待台湾代工企业承担推动者的角色。鸿海的核心子公司申请在上海上市时,中国大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完成了审核,挽留的态度非常明显。各台湾代工企业在中美夹缝中挣扎的局面在不断加剧,目前似乎尚未找到新的解决办法。

鸿海加强收购攻势

鸿海旗下的工业用计算机企业桦汉科技3月30日宣布,收购从事工厂自动化设备的帆宣系统科技。预计收购总额约为53亿新台币。3月27日,鸿海的另一家子公司宣布了金额达8.66亿美元的收购,鸿海的收购攻势日趋明显。

桦汉科技将通过TOB(公开要约收购),斥资53亿新台币收购帆宣系统科技的51.12%股权。TOB的下限设在40%,桦汉至少要投入41亿新台币。收购目的包括应对中国大陆政府推进的制造业产业升级,据分析该公司希望在鸿海的大陆工厂等地展开合作。

另一方面,在香港上市的鸿腾六零八八精密科技3月27日宣布,斥资8.66亿美元收购外围设备企业美国贝尔金(Belkin)。贝尔金涉足面向苹果产品的键盘等多种设备,将扩大商品开发能力。

鸿海2016年收购夏普,急于通过并购转变业务模式,但最近由于在中美新建大型工厂等投资,产生资金不足风险。不过,核心子公司有望近期在上海上市,如果旗下公司的融资能力提高,收购的活动有可能更加活跃。

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