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长江存储庆贺存储器基地正式移入生产设备,5月8日,紫光国芯的证券简称正式更名“紫光国微”,公司在紫光集团“从芯到云”总体战略的部署下,从事集成电路设计相关业务,明确了紫光聚焦微电子领域的核心业务定位。紫光国芯是紫光集团集成电路产业的核心企业之一。目前,该公司的主要业务为集成电路芯片设计与销售,包括智能安全芯片、特种集成电路和存储器芯片。

目前存储器市场的现状

2017年,存储器和逻辑电路销售额分别为1239.7亿美元和1022.1亿美元,占集成电路总销售额的36.1%和29.8%。而DRAM和NANDFlash是存储器的两大支柱产业,中国严重依赖进口。其中,NANDFlash产品几乎全部来自国外,主要用在手机、固态硬盘和服务器。过度依赖进口不仅会面临断供的风险,还有时不时地涨价。自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的存储芯片价格暴涨也让国内终端厂商苦不堪言。

紫光的芯片研发之路

在国内芯片企业中,紫光集团布局较广,涉及产业链上的设计、生产到封测等环节,但国内整体芯片布局处于比较早期阶段。“我们现在基本上完成了面上的一个布局,但是在更多细节上进入到高端还有很大距离。”紫光集团副总裁、紫光展锐首席运营官王靖明表示,目前紫光的产品并不全。

在芯片的自主研发之路上,紫光展锐研发的SC9850KH具有突破性,是国内首个拥有自主嵌入式CPU关键技术的手机芯片平台。此前,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表示,未来10年紫光集团将以1000亿美元投资芯片制造领域。现阶段预计将筹集到3700亿元人民币。

紫光集团下属的长江存储正试图实现中国存储芯片的突破,但离真正的规模量产仍需时间。国内首颗32层三维闪存芯片(3DNANDFlash)由长江存储耗资10亿美元,历时2年研发。2018年,武汉长江存储基地开始移入生产设备,实现小规模量产。到2019年,该公司64层128Gb3DNAND存储芯片才会进入规模研发阶段,并且会根据市场需求量产。

智能安全芯片是紫光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财报显示,2017年,紫光国芯的营业收入为18.3亿元,其中,智能安全芯片、特种集成电路、存储器芯片和晶体元器件分别占总营收的44.47%、28.22%、18.30%和8.82%。

紫光芯片布局的遗憾

在目前紫光的芯片布局中,并没有电脑和服务器的处理器。紫光集团联席总裁、新华三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于英涛说道:“CPU的问题没办法,无解。英特尔太强大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CPU市场基本都由英特尔垄断。在服务器CPU领域,英特尔的占有率更高达九成以上。

“95%的钱都被英特尔一家公司拿走,全球的服务器都是给英特尔打工的。再牛的戴尔、HPE,国内的新华三、华为、浪潮、曙光都是给英特尔打工的,这就是现实。我们一方面非常愤怒,一方面也无可奈何。”于英涛说。

对于紫光集团在芯片上的布局,王靖明总结道,目前的产品并不全,紫光的芯片设计产业涵盖的主要是通信、智能卡、FPGA和一些特种用途的产品,“这距离芯片的全面布局还是有差距。”

从产业链角度看,紫光在设计(紫光展锐、紫光国芯)、生产制造(长江存储等)和封测[控股上海宏茂微电子,收购矽品科技(苏州)]也都有布局,但生产都集中在存储,而且尚未大规模量产。“存储跟设计之间的分量哪个都不轻,一定程度上,存储在紫光集团承担的压力会更大,因为投资强度极大,经济风险也很大。”

紫光进军公有云

紫光称,芯片产业可以提升紫光集团云计算产业的核心竞争力,而云计算产业又可以为芯片产业提供应用市场。于英涛表示,国内目前有三类厂家在提供云服务,一类是以华为、新华三、浪潮、曙光等在内的传统ICT厂家所推广的私有云和公有云;一类是以互联网公司BATJ为代表的云厂家,以及UCloud、青云QingCloud等小众的专业云服务商。后两者除了在线上提供IaaS、SaaS及PaaS服务以外,更多在集中向企业级云服务发力。

在今年举行的“H3CNAVIGATE2018领航者峰会”上,紫光集团宣布投资120亿元,正式进军公有云市场。赵伟国表示,云产业是紫光“芯云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于英涛称,紫光集团公有云的产品会在6月30日正式上线,并称紫光公有云在企业级客户细分领域可以做到前两位。

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整体保持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整体规模超过10亿美元,同比去年增长近七成。2017年上半年,阿里云IaaS层营收5亿美元,占据47.6%中国市场份额,随后是腾讯云、金山云、中国电信和Ucloud。

(国际电子商情微信众公号ID:esmcol,本文综合第一财经,观察者网等)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