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任何新技术,特别是一项开放标准,人们总是会问“时机已经成熟了吗?”这样的问题。当然,许多新技术最终并没有实现。

记得蓝牙吗?虽然它远远超出了预期,刚刚开始的时候也是难以确定它未来的发展方向;但如今它的成功和巨大的增长以及行业应用却是不容质疑的......马后炮总是很容易的,不是吗?

为什么要将RISC-V与蓝牙这样的技术进行比较呢? 首先,两者都是开放标准,而且都是业界试图做一些新的尝试——希望改变业界的既定思维方式,看看非专有平台是否能够吸引生态系统、开发资源、强健的标准和安全性,当然最重要的是能否获得行业的支持。这种支持包括研发投资和试验 - 将技术从实验室转到最终产品的过程中需要支持;它还包括从行业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以及被软件、设计和生态系统的其他部分的吸收接纳,以建立和保持任何标准都需要的发展动力。

如果我们采取了合适的发展策略,像蓝牙或Linux那样,一个开放系统可以在数十亿台设备中被采用并能够重塑许多行业。 实际上当今所有的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互联网设备都可以在开源的LAMP(Linux、Apache、MySQL和Python)平台上运行。

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成功:像Zig-bee和WiMAX等等无数技术最终都只能以创意很好可最终没有实现这样的评语被写在历史书上。在硬件和处理器领域内也有很多这样的实例:即使是诸如OpenSPARC这些曾经充满了机会的公司最终也消亡了—事后看来,其消亡的原因与蓝牙胜利的原因一样一目了然。

RB

UltraSoC 首席执行官Rupert Baines

存在一道鸿沟,需要更多的努力来跨越它

那么,RISC-V目前处于什么阶段呢?

是的,在不久前于巴塞罗那举行的第八届RISC-V研讨会上,我有点惊讶RISC-V已经获得了十分广泛的支持。支持者中不乏能够影响业界某些趋势的企业——比如Google和Facebook毫无疑问是最有能力影响服务器开发人员技术选择的两家企业。

我提到的所有因素,包括生态系统、芯片和系统开发人员的平台选择、安全性、软件等等,以及投资,这些都是把伟大的想法转化为商业成功以及行业广泛应用这条漫漫长路上的一步又一步。 所以,“时机已经成熟了吗?”这个问题与RISC-V非常相关。

我不认为RISC-V已经差不多跨越了这条鸿沟。反观这次研讨会,我只能说目前仍然处于早期采用以及技术传道阶段,还没有走入技术实施阶段。我们正在向技术实施这一目标迈进,并且步伐很快。 但现实是,我们确实需要整个行业继续共同努力才能实现这一切。

我看到另一个非常重要且有些令人担忧的趋势:推动这一趋势的公司主要分布在美国和亚洲(特别是中国)......令人遗憾的是,欧洲可能面临着错失良机的风险。欧洲市场有足够的人才、技术和机会来帮助RISC-V跨越鸿沟,但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欧洲有出现类似美国中国真正有兴趣且愿意投入进来的企业。事实上甚至以色列也是这样,以色列企业竟然没有在这个新兴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我想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们仅派了寥寥几个人出席巴塞罗那研讨会。

那么我怎么能说“时机已经成熟了”呢? 好吧,在12个月内,从在上海举办的第六届研讨会和近期在巴塞罗那举办的第八届活动之间,业界已经从讨论生态系统基本要素,转到了讨论如何实施,大家围绕安全性话题展开了热烈的探讨,并且开始谈论正在开发的产品。

巴塞罗那RISC-V研讨会本身也令人印象深刻:这个在近期举办的活动是在湾区以外的研讨会中参加人数最多(320人)的一次。只要看看会议议程和论文集就可以了解到,人们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参与RISC-V研讨并成为我们的一份子。与会者和演讲者越来越广泛且更具有说服力:业界各个环节的企业,比如芯片、设计、系统甚至产品级别以及一些非常著名的技术公司,包括Western Digital, Facebook以及Google(在其Pixel2手机中使用RISC-V)都参与了这次研讨会。

在UltraSoC我们也看到:回顾过去6个月,有很多设计合作伙伴与我们签约就RISC-V展开合作。现在我们已有一些客户了,其中有一些客户已经采用RISC-V做出了突破性的设计。仅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我们就宣布签约了两位客户:晶心科技的高端AndesCore处理器IP,以及Esperanto采用数千个RISC-V内核的单芯片级AI超级计算机。

但我要重申,我依然不认为我们已经跨越了鸿沟。我们现在看到了早期采用者,我们看到了很多企业表达出兴趣—但我们还没有进入实施阶段。在上周的研讨会上,Western Digital、Microsemi、Google和NXP非常有力地阐述了他们如何看待RISC-V及其战略重要性,但也有很多公司根本没有参加。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开始这类项目,他们甚至认为参与研讨对他们来说都还很远。再次表明,这种情况对于欧洲企业来说尤为明显:RISC-V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需要努力去推动—欧洲有很多公司能够帮助我们获得更多关注和动力并促使RISC-V成为主流。

也许有人会说,UltraSoC正在分散风险,事实上我们支持一切新的技术。越来越多的新设计将采纳不同的处理器,甚至那些对RISC-V最热衷的公司仍然会提供一个具有多种选择的产品组合。UltraSoC的产品能与其他任何处理器高度兼容,我们的价值中很大一部分是那种将不同设计融合为一体的能力,这是我们解决系统级复杂性问题的部分方法。

但毫无疑问的是RISC-V仍然需要去完成大量的工作,特别是在欧洲,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跨越这条声名狼藉的鸿沟。

我相信RISC-V将会成功。 我可以保证它一定会是颠覆性的,过程中会出现一些大赢家和一些失意者。但令我担忧的是,鉴于缺乏欧洲(和以色列)公司的参与,到时候这些公司将会有太多需要跟上的地方,而这可能会成为欧洲又一次错过参与的重大技术革新。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