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6月1日),发改委、财政部、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

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在国家未下发文件启动普通电站建设工作前,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

在分布式光伏方面,今年仅安排1000万千瓦左右规模用于支持分布式光伏项目建设,新投运的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每千瓦时统一降低0.05元。

加快光伏发电补贴退坡,降低补贴强度,全电量度电补贴标准降低0.05元,即补贴标准调整为每千瓦时0.32元(含税)等。

这项被称为光伏产业“史上最严调控政策”规定,鼓励各地根据各自实际出台政策支持光伏产业发展,根据接网消纳条件和相关要求自行安排各类不需要国家补贴的光伏发电项目。且自发布之日起全面实施,新政发布后,必将在光伏产业内掀起巨大波澜,行业大洗牌不可避免。

zc

各方观点统一:新政有利于光伏制造业健康有序发展

6月2日下午,国家发改委研究员、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光伏产业专家王斯成致函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称“531新政”将会对我国光伏制造业造成很大冲击。另有业内人士直言,新政背景是光伏补贴压力较大,将刺激行业进一步降低开发成本,向无补贴模式发展。

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在解读新政时表示,发展光伏的方向是坚定不移的,国家对光伏产业的支持是毫不动摇的。中国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连续5年全球第一,累计装机规模连续3年位居全球第一。但另一方面,中国光伏产业也存在光伏发电弃光显现以及补贴需求持续扩大等问题,直接影响光伏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我国光伏发电历经成长起步、产业化发展、规模化发展等阶段,当前发展的重点需要从扩大规模转到提质增效、推进技术进步上来,需要从更有利于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着力推进技术进步、降低发电成本、减少补贴依赖,优化发展规模,提高运行质量,推动行业有序发展、高质量发展。”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有关负责人表示,这是今年及今后一段时期光伏发电发展的基本思路。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采访时说,随着行业的发展壮大,光伏发电站的建设成本不断下降,降低补贴已是顺理成章。光伏行业持续快速发展,一方面极易引发中国光伏产能过剩,造成市场恶性竞争。另一方面中国虽拥有全世界最全面、最完善的光伏工艺产业链,但是在最新技术上有不少依赖国外。因此整个行业发展的重点,应该从规模扩张转移到高质量发展上来。这也是国家部门出手调控的主要原因之一。

重点发展技术先进、发展质量高的项目

中国光伏产业作为新兴产业之一,发展过程却跌宕起伏,2009年整个产业迎来高速扩张期,2012年光伏企业就陷入集体亏损中。2013年明星企业无锡尚德破产,成为标志性事件。之后,美欧国家开始对中国光伏企业进行反倾销,高额关税将依赖海外市场的中国企业又逼回国内。

对于新政作出的规模安排,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有关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这几年普通光伏电站发展很快,部分地方出现弃光问题,新政既是为缓解消纳问题,也是为先进技术、高质量光伏发电项目留下发展空间。此外,近两年部分地区分布式光伏呈现出发展过快,与电网不协调等问题。

在领跑基地建设方面,2017年国家能源局组织开展了第三期光伏发电领跑基地建设,共有10个应用领跑基地和3个技术领跑基地,合计650万千瓦。“考虑领跑基地建设在促进技术进步、产业升级、成本下降、补贴退坡上的显著效果,今年是否再组织领跑基地建设及安排多大规模、何时启动,将视光伏发电规模优化情况再行研究。” 该负责人说。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国家发展光伏发电的方向是坚定不移的。此次出台文件是着力解决当前光伏发展的突出矛盾、突出问题作出的阶段性年度政策安排,是为促进我国光伏行业从大到强,促进光伏企业练内功、强体质,提高核心竞争力。”该负责人表示,对于今年新增建设规模安排,不是要限制光伏发展规模,只是对需要中央财政补贴的项目优化新增规模。对于技术先进、发展质量高、不需要中央财政补贴的光伏发电项目规模是放开的。

中小企业面临淘汰出局

受到政策的影响,处于业内第一梯队、成本管控能力强的大企业可从国外市场获得支撑,中小企业则很难度过行业寒冬。光伏行业相关上市公司多为行业龙头,如林洋能源、嘉泽新能等。

目前光伏发电既面临补贴不足的现实问题,也有市场竞争力不足的长远发展问题。为此,下一步将在通过各种措施推动光伏发电自身建设成本下降的同时,鼓励各地出台政策支持光伏产业发展,减少非技术成本,降低补贴强度。对于不需要中央财政补贴的光伏发电项目,地方可根据接网消纳条件和相关要求自行安排建设。

专注于屋顶太阳能发电业务的澜晶新能源公司创始人刘文平2日通过微信公众号致信公司股东及合伙人称,(这是)前所未有的调控力度,“像老鹰把幼崽推下悬崖,逼它学会飞行”。刘文平表示,新政意味着6月1日之后的并网项目将拿不到补贴,而对于地方政府出手支持则希望渺茫。他透露,澜晶新能源今年上半年5个新建项目中,有3个项目将面临短期停工甚至烂尾的风险。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规划发展部李海涛认为,整个光伏行业中,一线品牌会度过寒冬,小的品牌可能就此在江湖上消失。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3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5月底全年分布式光伏项目规模或可突破1000万千瓦,这意味着目前已开工的项目要么寻求地方政府的补贴,或者顺延等待明年指标,要么干脆不要补贴。韩晓平认为,急剧收缩建设规模,会让不少企业因项目不足而被淘汰出局。

(国际电子商情微信众公号ID:esmcol,本文综合环球时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