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对话马宏升:Intel在中国市场的下一步

Intel中国董事长马宏升,于2010年初因中风入院,病疾伤及他大脑中负责语言能力的区域。两年后的IDF大会中,他面向数千名听众发表了主题演讲持续时间达一小时,是什么毅力使他恢复到现在的状态并不断给自己新的动力?

Sean Maloney(马宏升),Intel中国董事长,于2010年初因中风入院,病疾伤及他大脑中负责语言能力的区域。中风两年后,在北京举办的2012年Intel信息技术峰会(IDF)中他面向数千名听众发表了主题演讲,持续时间达一小时,完整阐述了Intel全球,尤其是中国的发展策略。 是什么毅力使他恢复到现在的状态并不断给自己新的动力?Intel最近的诸多动作又意味着什么?在IDF开幕的当天下午,马宏升在中国任职后首次接受了电子专业媒体的现场采访。 问:Intel在推动全球电子行业发展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作为Intel的高级管理层,你参与了很多重大事项的决策,例如推出先进工艺技术、使PC成为家庭娱乐的中心、出售Xscale业务等。你如何看待Intel过去的这些重大事件,从而制定目前的发展策略?
Intel中国区董事长马宏升(Sean Maloney)
Intel中国区董事长马宏升(Sean Maloney)
答:自从我1982年加入Intel以来,已经30年了。1982年还不属于PC时代,Intel也没有PC业务,真正的启动年应该是在1984年。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及90年代早期,PC开始大发展,Intel果断进入这个领域。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还没有真正进入到服务器领域。但我们最终在所有这些领域都取得了成功,而且做得非常好。 回顾10年前,有7、8家公司还在跟随摩尔定律:日本有2至3家,欧洲有1家,还有几家在美国。现在,只有Intel、三星和台积电,而我们是领导者。 40多年以来,摩尔定律使得Intel和技术产业持续地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进步。就像戈登·摩尔自己说的,摩尔法则不是一个法则,而是一个机会。那么,要想保持摩尔定律的进步,需要我们在基础科学和生产技术上实现更大的新的突破。例如在2007年,Intel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高K金属栅极技术,这个技术推出时领先于整个行业三年。去年,我们再一次实现了晶体管的革命,推出被称为三栅极(Tri-Gate)的3D晶体管设计,并将批量投产于22纳米Intel芯片。 3D工艺能够降低漏电压,同时,实现更快的开关切换。3D晶体管体积更小,速度更快,能耗要低很多。它的设计是基于Intel技术的持续进步和积累,包括应变硅技术及高K金属栅极等技术。这样,我们就能够在低电压条件下实现30%的性能提高、以及能耗降低高达50%。 Intel在五年内从45纳米走到22纳米,今年,我们将推出无数的22纳米产品。这确实令人振奋! 在取舍之间我们确实舍弃了很多。2005年Intel出售的Xscale业务是基于ARM架构,但我们现在面向智能手机推出的凌动(Atom)处理器采用的是X86架构。 我们不做ARM,而是必须将Intel的核心架构延伸到低功耗领域。我不认为我们能同时做X86和ARM,也看不到同时做X86和ARM的必要性。 问:目前,在IT行业的转折时期,你认为什么是最明显的变化? 答:首先是亚洲的崛起。中国已经领先,而我之前没有意识到。我20年前首次来到中国,随后也经常来这里,但我仍然没有意识到。美国曾经是主导性的芯片市场,现在已经不是了。我想,这是历史性的变革。这就是我为什么来到这里,我告诉Paul:“我要去中国”。 现在,90%的PC在中国制造,或许90%的智能手机也是,当然韩国也在制造。他们不是小公司,都是很大规模的公司。太令人吃惊了! 其次,非常重要的是要确保创新的循环,即我们整个科技行业如何携手起来,通过合作来不断地发展创新的循环。从Intel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主要是由三个相互联系的同等重要的部分组成:核心技术创新;生态系统创新;以及社会创新。 问:能否总结一下Intel目前关注的技术和市场? 答:我想触控和视频将会是新的技术。 目前全球每年的PC出货量接近4亿台,平板电脑大概4,000至6,000万,约占10%到15%。Windows 8即将问世,会将触摸屏应用的比例推向更高。我预计,在2012年,支持触控技术的设备将达到30%,而到2015年,这个比例将达到80%或90%。 触控设备将成为未来的主流。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人们不会购买不支持触控的笔记本电脑或平板电脑。 到今天,我们已经至少有十家OEM厂商在设计基于Intel和Windows 8的平板电脑产品。大家可以期待在市场上看到越来越多基于Intel架构的产品。 互联网流量将有90%是高清媒体。我们也推出Intel高速视频同步技术2.0,如果大家关注的话,可以看到第二代酷睿产品的媒体转码能力比第一代提高了5倍。在接下来的一代产品 中,我们的转码能力将又有70%的提高。 在IDF上演示了直接从手机上通过无线显示技术输出内容,并显示在更大的屏幕上。这个功能很强,也具备非常好的用户体验,而这一切都可以在移动终端上实现。联想的K800极其富有创新性的特性之一就是无线显示,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用无线的方式,将媒体内容直接以流的方式输出到显示器上。 在不到一年前,Intel率先开始公开谈论关于超极本这样极度纤薄、极其快捷的产品。今天,有赖于整个生态系统,基于我们前所未有大力度的支持,2012年正被称为超极本之年。这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要求在发展的每一个步骤上都要进行创新。 今年第四季度会在中国市场看到大量的超极本,它已经赢得行业的认可,我不知道有哪一家公司不考虑超极本。到2013年5月的假期,你会在商场中看到很多的超极本以及采用Intel技术的平板电脑。 在未来几个月内,我们还会推出面向超极本的第三代智能Intel酷睿处理器(Ivy Bridge),随后是14纳米产品线。 同时,中国的PC行业也发展得非常好。到2016年或2017年,中国PC的销售规模将是美国的1.5倍。未来,中国将是全球第一大PC市场,美国第二,巴西第三,但巴西要小很多。必须抓住中国和美国市场,因为这两个市场将占据全球PC市场的主导地位,这非常重要。美国在操作系统、云等软件方面很具实力,而中国企业也在做这些事情。 本文下一页:Intel在智能机上的下一步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相关阅读:
Achronix不走寻常路,首发22nm FPGA直面目标应用
英特尔:无晶圆厂经营模式已穷途末路
Ivy Bridge问世剑指AMD,Ultrabook专用版还得等PwPesmc

{pagination} 问:Intel正在进入一些新的市场,包括智能手机。这种新情况对Intel目前的业务战略有何影响? 答:谈到智能手机,在2011年,我们收购了英飞凌公司的移动通信部门,这是一家业界倍受尊重、非常有创新性的公司。我们很快地把他们的专业技术、经验融入到整个移动产品线当中。 经过这样的整合,我们推出了Intel智能手机的参考设计,基于凌动Z2460。它是针对高端市场的一款产品;同时,我们也将推出一个低成本的产品,也就是凌动Z2000,面向平价市场。我前面提到了,现在要想跟上摩尔定律的步伐,难度越来越大。但是,我们仍然致力于不断地推动摩尔定律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演进,希望能够使它的演进速度达到原来的两倍。也就是说我们要在一年之内就推出一代新的产品,其将会是基于Intel最新的22纳米3D技术。 基于Intel技术的手机,与市场上最好的手机能够形成竞争。实际上凌动已经在网页浏览、JAVA脚本和能耗上面确定了世界上最佳的基准。当然,这只是我们的一个开始。 联想全球第一款Intel Inside智能手机即将上市。Medfield现在已经用于联想的K800手机,非常成功,很多其他智能手机都会使用Medfield处理器。该芯片采用了32纳米技术,随后将是22纳米和14纳米,我们会不断向前发展。 我们最近也宣布了另外一个在智能手机方面重要的合作伙伴——中兴通讯,世界上领先的智能手机OEM之一,他们也在打造新一代的基于凌动的智能手机,并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始投放市场。 在Intel工作令人振奋,我们不会放弃,只会不断前进;我们面临竞争,不会停滞不前。 在智能手机领域,我们会不停地推出新的技术。未来两年,智能手机会有很多新技术,如Avatar、更强大的CPU等。Avatar就是我在IDF 2012主题演讲中所展示的面部识别、人机互动等功能。当我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时,我觉得非常有趣。 问:确实非常有趣。你认为不久的将来什么技术会对全球信息产业产生重大的影响?Intel相应的发展目标是什么? 答:在云计算方面,很多人也没有注意到中国的发展是如此迅速。我认为现在中国可能还没有美国的规模大,但发展确实迅猛。我们很高兴与腾讯、百度以及其它互联网门户数据中心、政府机构以及中国移动等运营商合作,并签署了为期5年的云协议。 现在是一个互联设备、数据和通信的世界。云和数据中心带来的机遇是极其巨大的。在接下来的四年当中,我们预计全世界将会有4,000亿美元投资到云和数据中心领域。对于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发展机会。因为中国从出货量、装机量来说,是全球第二大服务器市场,同时也是全球增长最大的服务器市场。这也意味着未来几年里面,4,000亿美元的投入当中很大一部分是在中国的。 以通信基站为例,不仅仅是云基站,整个通信系统,包括交换机、服务器网关、网络的基础设备等,都会逐渐地从传统服务器架构走向云计算架构,走向通用服务器架构,走向虚拟化。下一代的运算中心一定是采用云计算技术,提供云计算服务。 同时,Intel会继续大力支持开放数据中心联盟(ODCA)的工作。ODCA是由300多家会员公司和组织机构组成的全行业的机构,其在界定全球有关标准和操作方法方面是一个关键的推动力量,中国毫无疑问在ODCA当中是非常活跃的成员。 问:在PC时代,“Intel Inside”代表着高性能、高可靠性。Intel正在进入更多的业务领域,对于“Intel Inside”这个标识,你有什么想法? 答:不管在哪里,性能都很重要。人们看到Intel,就知道是高性能,这说明大多数人喜欢“Intel Inside”。 今年的手机或超级计算机中使用的芯片与去年是不同的。我们经常注视着这个标识在问“有新的内涵吗?” 问:Intel是否会在采用Intel芯片的手机上贴“Intel Inside”标签? 答:很有可能。 问:在管理Intel中国的过程中你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答:增长。中国市场对于Intel等很多企业来说增长非常迅速,你必须密切关注中国市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这非常重要。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相关阅读:
Achronix不走寻常路,首发22nm FPGA直面目标应用
英特尔:无晶圆厂经营模式已穷途末路
Ivy Bridge问世剑指AMD,Ultrabook专用版还得等PwPesmc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张毓波
ASPENCORE亚太区总裁。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推荐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