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半导体格局大裂变-英特尔并购大棋,Tower只是开胃菜

|半导体格局大裂变肩负着让美国制造再次伟大重任的英特尔,豪横地溢价60%求购Tower半导体(TowerSemiconductor,简称Tower),这是一桩蹊跷的交易,但足以暴露出美国半导体大变局的

 
| 半导体格局大裂变
肩负着让美国制造再次伟大重任的英特尔,豪横地溢价60%求购Tower半导体(Tower Semiconductor,简称Tower),这是一桩蹊跷的交易,但足以暴露出美国半导体大变局的路线图。而且并购Tower只是开端,后面会有更多并购。
 

Tecesmc

蹊跷的并购
之所以说蹊跷,首先不寻常的是,英特尔看上Tower的什么?
竟然大方地溢价60%并购。Tower2020年营收为12.66亿美元,净利润为8230.2万美元。英特尔2021年营收为790.2 亿美元,净利润为224亿美元。从财务上来说收下Tower,其贡献不足目前英特尔的百分之一,这点对英特尔丝毫没有吸引力。
 
其次,Tower是一家代工厂,有人说英特尔买下Tower是为学习代工业务。基辛格也放言要和台积电一决高下,要争取代工苹果。但地球人都知道英特尔是一家IDM公司,血管里流淌着的,骨子里刻着的都是IDM的基因。基辛格服务英特尔30年,可谓是英特尔一手培养的子弟兵,加之长期从事技术,他不可能不清楚英特尔上上下下那份IDM傲骨。尽管台积电这几年如日中天,尽管苹果和谷歌都在自己设计芯片,但毕竟代工从来就是一份苦活,利润再怎么高也是乙方,技术再怎么牛也是打工人身份。作为祖上一直豪阔,现在依然架势不倒的豪门,让英特尔真正低下头去做服务于人的差事,其难度不啻于脱胎换骨。改变一个公司的企业文化,就如同改变一个人的基因那么难。而且基辛格上任以来从来没怎么讲过什么代工大计,反而一直宣传的是IDM2.0。基辛格真正要做的是改变“不良决策与差劲执行”,“让设计团队打造出更好的芯片,让苹果也说,‘这是比我们做得更好’的产品。”而不是躬身入局,为苹果去打工。
 
再者说,很难想象有什么力量能让全球前三的巨头俯下身子,向代工排名第七,体量不足自己百分之一的同行求教。所以英特尔买Tower全面转向代工之说,是一件缺少说服力的事。
 
第三,并购的时间点和过程很蹊跷。基辛格上任一年锣鼓喧天,宣发了很多发展理念,但一直没真金白银的出手,直到1月21日宣布兴建两座芯片厂。尤其此次并购Tower,出手如电,按照国际并购惯例,先有董事会宣发,再有谈判,然后成交。这一次一上来就直接快进到大结局。这要么是图谋已久,要么是急不可待。Tower是一家上市公司,如果之前有并购邀约,应该发布公告,不可能一直马衔环、人含枚地屏蔽消息,万一有个闪失岂不构成内幕交易。所以大概率来说,买点突然出现,买家志在必得,英特尔把支票簿直接扔到Tower的董事会面前, Tower股东也乐得趁此大行情脱手,一击即中。那么英特尔在等哪股东风?是什么触发了并购扳机?
 

Tecesmc

美国新思维
以上三个疑问,唯一能讲得通的解释就是,美国大幅调整全球价值链的布局,颠覆过去那种把制造等脏活累活向外分包,只把核心和先进技术抓在手里、高利润的环节留在美国,进而高枕无忧的全球产业分工思路。尤其美国芯片法案从国会通过后,联邦政府给予美国芯片巨头真金白银和政治资源,让美国本土巨头大幅扩张制造能力,而并购Tower就是这个调整的产物。
 
美国精英发现,技术不是维持半导体优势的唯一王牌,如果制造在哪里,哪里就可以进行更快的技术创新,华为就是一个力证;其次制造也并不仅仅是脏活累活,而是能够掌控整个产业链的权柄,产能危机中的台积电就是明证。因此美国要从政治上、经济上给予本土芯片制造企业更多资源,扭转目前产能外置的局面。据外媒报道,如果英特尔能拿到联邦补助,英特尔每个造价100亿美元的芯片厂,可以获得30亿美元的补助。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1月21日英特尔CEO基辛格与拜登并肩出现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俄亥俄州兴建两座芯片厂。身后的背景板上大大地写着Made in  America几个人大字。基辛格发表演讲称,“这是英特尔和全球半导体行业历史性的一天”。
 
英特尔作为美国高端制造回流的抓手,在基辛格的心中这并不是一句泛泛的客套话。代工不代工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Made in  America,重要的是英特尔要立刻、马上向美国政府、美国民众、美国产业界展示扩张产能的执行力。扩产就能让忧心美国优势的民众兴奋,为大众提供一种美国国力正在恢复的愉悦感,只有这样才能立马提升美国社会、美国实业界对本土芯片制造企业的信心和支持力度,才能让联邦政府向英特尔倾注更多资源。 
 
英特尔并不仅仅意在美国政府资源,英特尔所谋者更大。凭心而论,英特尔从代工层面击败台积电是非常困难的事,让英特尔从市场中夺回苹果订单也是很难实现的目标。但英特尔可以从场外来撬动苹果订单。苹果总要分散芯片制造,不敢将宝持续地押在一家制造企业身上;更为关键的是,如果英特尔扩产顺利,英特尔成为Made in  America的旗帜,苹果迟早会受到强大的Made in  America的政治压力。那时候,苹果自然会双手奉上大单。
 
所以,并购Tower ,英特尔有一石三鸟之意。
 
首先是展示快速扩产业绩,让英特尔自建工厂,以美国的效率,想在新闻中展示扩产成就,至少是两三年或者三四年之后的事。英特尔不仅要向民众展示,更要向董事会展示业绩。所以英特尔等不及自建;其次,英特尔是一家在软件、芯片制造、封装等方面都有深厚积累的公司,买下Tower看重的是与Tower合作的设计公司和产品。这也正是英特尔新组建的代工服务 (IFS)部门要扩大的第三方代工产能的意图。尤其Tower有相当份额的军工业务,拿下Tower英特尔可以获得更多军方订单,乃至更多配套的政府资源,这对美国社会舆论也是一种动员;最后,英特尔确实需要即战力,毕竟美国汽车业还在严重缺芯。
 
介于以上考量,英特尔对Tower志在必得。尽管Tower并购需要Tower母国以色列审批,也需要中国政府审批,但由于Tower的市场份额没有达到垄断的地步,所以中国没有足够的理由否决。即便出于其他合理原因否决,英特尔宁可让Tower失去部分市场,也要把它收入囊。而以色列政府作为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之一,更没有理由否决。所以Tower的并购成功率极高。
 
如此一来,就会对美国芯片巨头形成一种正向反馈:买的产能越多,美国政府和美国社会回馈的资源就会越多。那么,接下来英特尔必然会不停地并购产能。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美国存储独苗美光,以及Global Foundries自然也会见样学样。
 
全球代工企业就那么多,排名前十的企业分属于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韩国与美国。除去台积电、三星以及中芯、华虹,其他企业在此语境之下个个都是美国巨头的盘中菜。如果后续传出英特尔并购联电,甚至并购封装企业;美光并购力积电,西部数据买下铠侠,Global Foundries上市之后继续7nm,等等一点都不应该感到意外。
 
尽管Tower并购案只有区区54亿美元,这是英特尔的一小步,但是全球半导体格局的一大步。这意味着半导体产业以产能为核心的区域化趋势明朗化。正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当各国认识到高端制造与科技进步的联动作用,以及高端制造对于供应链安全的重要性之后,全球化的半导体供应链就裂为几段。欧洲否决美国公司发起的并购,以及美国企业四处并购的势头都是这种趋势的体现。
 

Tecesmc

真正的对手
尽管美国520亿美元的芯片法案在鼓励三星和台积电去美国建厂,但520法案真正爱着的还是美国公司,邀请台积电和三星进入美国只是作为帮闲。
 
当然台积电和三星对入驻美国也持有高度戒备,因为美国毕竟有别于儒家文化圈,美国芯片公司之间的人员高度流动,这自然会导致技术泄露,台积电和三星自然不敢把最先进的技术拿到美国。当然美国也没有要求它们在美国设立研发部门,因为美国需要的是他们的人才和产能,以及由此形成的产业生态。
 
其实抛开意识形态,美国高端制造的真正对手正是台积电和三星。美国的芯片产能份额下降,对全球芯片掌控能力的下降,真正原因是自己的盟友,而不是中国大陆。因为中国企业从来没有挑战过英特尔等美国半导体企业。
 
按说美国重掌科技控制权的理性做法,应该是和拥有半导体巨大市场的中国结盟,让中国终端公司和美国半导体企业深度结合。这并非痴人说梦,因为中国的芯片制造能力距离市场最新技术有相当的距离,此前中国科技企业也从来没有意愿使用中国本土芯片制造能力来制造最先进的芯片。中国需要安全的供应链,需要有人帮助制造芯片;美国需要对抗代工企业的侵蚀,二者本来有巨大的合作空间。
 
但是,美国对于科技竞争力的下降出现了误判,认错了盟友,找错了对手。当然中国企业也没有主动趋吉避害的意识,如果在贸易战之前有足够的大局观,或许结果将大为不同。最终两方面的误判,导致惨剧发生。美国反其道行之,联合三星、台积电打压中国科技企业。从现在的结果看,贸易战没有给美国科技公司带来任何好处,反而让中国台湾和韩国渔翁得利,成为中美贸易战最大的受益者。
 
发起贸易战严重破坏了之前的科技均衡。由于中国科技企业被严重削弱,使得三星一家独大安卓市场,三星也成为全球唯一一家同时制造手机、设计芯片、生产芯片的企业。贸易战也撕裂了原来的供应链,使得台积电成为全球最有权势的科技企业。
 
今天美国要重掌芯片制造优势时,赫然发现最大障碍竟然是台积电和三星。其实盟友比对手更难对付,盟友就像铁扇公主腹中的孙悟空,无法靠制裁和修改规则来战胜盟友。 
 
但目前貌似可以置身事外的局面对中国企业并非好事,老大老二打架,往往受伤的是老三。如若美国芯片制造持续扩大产能,自然对市场份额形成挤压,对全球人才、设备形成抽离,二三线企业将受到严峻考验。尤其令人担忧的是,中国的比较优势正在一步步丧失。目前中国大陆的芯片人才成本已经高于中国台湾,与美国的差距也不大。但是美国的水、电价有很大优势,另外由于高度自动化逐渐成为现实,黑灯车间越来越多的出现,人力成本和勤奋差异正在全球范围内被抹平,这时候制造这种最重要的资产就会被送回总部,即总部制造化。
 

Tecesmc

结语
总之,美国芯片巨头依靠美国强大的综合实力,在美国联邦政府的强力支持下,进行超常规扩张,对全球半导体产业形成强大压力。在半导体区域化的格局正在形成的前提下,各大经济体唯有争相做大做强才能抗衡,我们也只有聚焦龙头,扶大扶强,产能为王。
 
另外,均势平衡是人类的古老智慧,是大国竞合时长期发挥作用的铁律。譬如三国时期,陆逊取荆州的本质是不愿蜀国独大;欧洲近几百年来,英国一直维系着欧洲大陆的均衡,譬如普法战争法国战败,英国维护法国不至于过于削弱。一战德国战败,英国维护德国不至于过于削弱。在目前这局芯片三国杀中,我们也要有一份棋手的自觉,没有永远的对手,自然也没有永远的盟友,我们依然有连横合纵的机会,有时候我们需要一定的想象力。
 
产业界缺乏战略思维是我们在贸易战中最惨痛的认识:对外,没有向美国讲道理的能力和通道;对内,需要强大的自省能力,需要理性认识自己的实力。最近《求是》发表习近平主席的署名文章《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其中提出一点,“要密切观察、主动作为,主动参与国际组织数字经济议题谈判,开展双多边数字治理合作,维护和完善多边数字经济治理机制,及时提出中国方案,发出中国声音。”确如其言,我们需要一批能里能外,有见地、有音量的强大智库。

 Tecesmc

文章来源及版权属于芯谋研究,ESM国际电子商情仅作转载分享,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有疑问,请联系Elaine.lin@aspencore.com
芯谋研究
芯谋研究(ICwise),领先的半导体产业研究机构,中国专注在半导体领域的研究公司,以 "独立 专业 权威"为原则,以"芯动中国,谋略天下"为使命,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科技行业研究机构。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最新快讯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