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初创公司VS成熟公司,半导体真能百花齐放?

半导体行业的浪潮中,初创公司如不绝后浪,汹涌劲猛;成熟公司又如不倒礁石,勇立潮头。而这片浪潮,终究会成为人类科技文明发展进程中不可磨灭的部分...

德勤报告显示,预计2022年全球创投机构将向半导体初创公司投资超过60亿美元。由于人工智能的发展,芯片初创公司的价值在过去五年中翻了一番,大有挑战英伟达、英特尔、AMD的架势。实力最强的成熟半导体公司也利用其规模和多样化的客户基础来巩固其主导地位,领先者和落后者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初创公司势头正猛,成熟公司也牢牢占据现有市场中属于自己的份额,究竟谁才是半导体世界的脊梁?KRSesmc

生生不息的创“芯”公司KRSesmc

近年来,初创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2021年全球的芯片初创企业的融资规模创历史新高,达到了19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8%。巨大的市场机遇、源源不断的资本加持让这些创业者们看到了机会,这批后进入者逐渐在半导体产业中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也更好的推动了整个产业的创新。对于初创公司而言,产业发展、利润增长、资金投入、薪酬提升、人才回流,行业大趋势出现正向循环。KRSesmc

无限的想象力与创新能力KRSesmc

与一些行业不同的是,尽管半导体作为一个行业正在日趋成熟,但它几乎是一个永远都有创新空间的产业。初创公司正在大举推动创新,对于他们来说,“小规模”也赋予他们无限的想象力、洞察力,使其能够领积极创新,勇于变革。KRSesmc

对于半导体行业这种高投资的行业,初创公司在最初进入这个赛道的时候往往不会大范围的布局,相反会选择专注于某一个领域,他们可能会选择新技术和新机遇,在蓝海市场中找到自己的立锥之地;也有可能会选择已有的技术,占据一定的现有市场份额,以实现自己先“活下来”的目标。KRSesmc

正是因为这种针对于某一个领域的深思钻研的精神,才能对某个行业的趋势及技术有自己的看法,发挥自己无限的想象力和创新能力。KRSesmc

架构简单更有自由度KRSesmc

由于初创公司需要迎合的利益相关方较少,且无需定期对公司信息作公开披露,因此相较成熟公司,初创企业通常有更高的风险偏好、也不需要像成熟公司那样存在固守既定市场的立场等制约。另外,初创企业尚未建立起各种复杂的运营流程和组织层级,对应变化的反应效率高于成熟公司。初创公司可以更快速找到技术发展的方向,调整也更加迅速。KRSesmc

开源架构及平台降本增效KRSesmc

开源模式已经扩展到硬件领域,尤其在处理器芯片领域,基于开源指令集RISC-Ⅴ的开源芯片生态正在快速崛起,RISC-V打破了半导体行业的壁垒,将不同的公司、行业和地区聚集在一起进行开放式协作。RISC-V将模块化技术方法与开放许可商业模式相结合,这意味着任何人、任何地方都可以利用RISC-V International贡献和制作的IP。RISC-V International在 70 多个国家拥有超过2000 名成员。KRSesmc

这为初创企业突破中央处理器芯片领域的技术垄断和市场垄断带来新机遇。RISC-V架构的异军突起,让即便不具备老牌企业资源的初创公司,也可以利用开源平台,提高研发效率、降低研发成本,从而获得优势。KRSesmc

“to VC”,既是机遇,也是挑战KRSesmc

业界有人表示,初创半导体公司不是to B,也不是to C,而是to VC。这也恰恰说明了资本对初创公司的重要性。半导体是资本密集型产业,在发展过程中离不开资金的支持。近年来,随着半导体产业迅速发展,无论是半导体企业对于资本市场的向往或是资本对于半导体产业的青睐都愈发凸显。资本的涌入带来的改变不仅仅于价格竞争、估值上涨,其热度正在整个产业链蔓延,并带来了整体的影响。KRSesmc

芯片的开发成本很高,初创公司需要更多的启动资金才能起步,但在当今环境下,半导体热潮不再让投资者望而却步。风投机构对半导体初创公司情有独钟,就连半导体业内巨头也对初创公司充满期待,希望借助初创公司的力量丰富自己的技术或者是业务布局。高通、英特尔、美光科技和Nvidia就向诸多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投资了数亿美元。KRSesmc

对于半导体行业来说,大胆的长期投资最终可以带来可观的回报。例如,ASML花了17年时间和大约70亿美元开发其EUV技术,包括批量生产该技术的能力。漫长的研发时间是值得的,现在EUV光刻机是ASML的主要收入来源。KRSesmc

费用、人才,可能成为压死初创公司的最后两根稻草KRSesmc

对于以研发为立足之本的初创公司来说,实施创新所用的费用是一件大事。拥有领先设计的初创企业不仅需要投资以物色和留住设计人才,还需投资创新所需的软件。这些都将推动研发成本达到创纪录的水平。KRSesmc

要在半导体研究、设计和制造方面赢得未来,公司就需要拥有顶尖的高科技人才。但是,全球人才争夺战非常激烈。以中国为例,据半导体行业协会预测,2022年中国芯片专业人才缺口将超过25万人,而到2025年,这一缺口将扩大至30万人。面对当前半导体行业的高景气周期,人才供给却明显不足,尤其是在这波全球芯片角力战之下,人力的重要性愈发凸显。但是对于初创公司来说,一没有丰厚的薪资,二也没有大厂光环,在争夺有限的人才资源方面举步维艰。KRSesmc

大浪淘沙的成熟公司KRSesmc

芯片产业链在全球分工成熟,国际巨头历经数十年的投入和积累,在产业链的关键环节已经占据垄断地位。在全球半导体行业价值链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KRSesmc

资金、技术积累形成的良性循环KRSesmc

发展到现在的成熟公司始终保持自己竞争优势的秘诀在于持续在技术方面的巨额投入。通过持续的资本投资或研发让成熟公司赢得技术优势,领先企业已经开发出了独特的产品。获得高额利润,从而可以拿出更多的资金用于新技术的研发,进一步扩大了他们的领导地位。这一模式让成熟公司处于一种良性循环的发展状态,得以保持领先地位。KRSesmc

氪金能力吸引更多半导体人才KRSesmc

更高的薪水、更稳定的收入、更好的福利待遇、更好的项目资金、更完备的制度支持都是成熟公司得以在抢人大战中胜出的原因,越来越多的成熟公司正吸引着半导体行业最优秀、最聪明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加入其所在行列。据悉,台积电每年都会在4月进行例行性调薪,此前有消息称台积电今年将大举调薪8%,调幅高于往年的3%~5%水准。台积电能为了留住人才大幅度调薪,也正能说明半导体产业人才争夺战的激烈性。KRSesmc

多样化战略可能让成熟公司失去投资重点KRSesmc

成熟公司把实施颠覆性技术和多样化业务视为战略要务,然而,随着企业壮大,规模庞大且高度多元化的企业可能会失去对投资的洞察力和控制力,成熟公司要在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有触及,也可能使得资本分散,重点可能会模糊。而只有一两种开发产品的小企业基本不会产生这种情况。KRSesmc

“树大招风”,成熟公司的产业链风险KRSesmc

随着芯片制造商扩大规模和生产压力降低,可以优化供应链。但是大型的成熟半导体企业需要管理更广泛的供应链风险,因为它们在全球运营,具有深厚的供应商网络。这对他们的敏锐性和风险响应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相较于成熟公司,初创企业主要关注开发和工程,因此不大担心供应链问题。KRSesmc

初创公司与成熟公司的共生关系KRSesmc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初创公司的发展可能会蚕食掉成熟公司部分市场份额。但是,对于半导体这种高精尖产业来说,每一项新技术的投资都是巨大的,还有可能会承担失败的风险,所以成熟公司为了发展自己的业务,实现增长,都试图用各种方式来和初创公司合作。这种和外部初创公司合作的方式被称作“开放式创新”。KRSesmc

成熟公司和初创公司合作,能及时了解最新的行业趋势和技术路线,能够为公司管理层提供至关重要的前瞻性洞察力。当成熟公司认为初创公司潜在的引领潮流的技术出现,他们就会投资这些初创公司或者直接跟这些公司合作。成熟公司可以通过和创业公司的接触与投资获得更多未来行业发展趋势的深刻洞见,另一方面还能通过投资获得一定的财务回报。KRSesmc

也有成熟企业将收购作为增长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收购方来说,收购与自己现有技术互补的企业,可以利用其技术丰富自己技术及业务领域,实现多样化以形成更强大的行业综合竞争力;收购与自己相似的企业,可以更好积累技术及其他资源,实现规模经济,同时提高自己的市场份额。KRSesmc

这些行业领先者正专心收购不断涌现的竞争对手,将其知识产权纳入投资组合,从而在解除部分研发风险的同时,也能防止出现潜在的颠覆者。与研发部门埋头苦干去开发一种可能成功,也可能会失败的解决方案相比较,这种合作方式更能分散风险、节约资源。KRSesmc

初创公司和成熟公司一定程度上是互相依存的,可以利用对方的发展使自己获得发展,也可以相互吸取有利于自身的因素而得到发展。KRSesmc

文章来源及版权属于半导体产业纵横,国际电子商情仅作转载分享,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有疑问,请联系Elaine.lin@aspencore.com
半导体产业纵横
立足产业视角,提供及时、专业、深度的前沿洞见、技术速递、趋势解析,赋能中国半导体产业,我们一直在路上。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最新快讯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