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区域研究之工业篇(2022)——东部和资源型省份表现亮眼,关注增长动能可持续性

报告基于工业产出、企业经营、科技创新投入三个维度,对各省市工业经济进行了总览性考察。总体来看,2021年工业呈现高速复苏态势,不管是工业产出,还是企业经营,各地普遍较上年明显改善。受益于外需走强、大宗行情和高技术行业强势拉动,东部和西部发展较往年更为强劲。

■ 工业产出:大宗行情拉升资源型省份产出规模,东部和西南增速高。工业产出延续东高西低分布特征,粤苏鲁浙双超双强格局稳固,陕西、山西、内蒙古等资源型省份位次上升。2021年,各地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可比价格)均转正,其中东部和西南增势强劲,2020年高速增长的西北东北不及全国平均水平,中部分化明显,其中山西、江西连续两年排名居前,河南持续乏力。bjlesmc

■ 工业企业经营:各项指标均有所改善,西部提升显著。(1)规上企业数量普增,粤苏鲁浙增量占比近六成,海南山西增幅连续两年居全国前二,山东三年来首次正增长;(2)盈利指标止跌回升,仅中部的河南、湖南、安徽利润率微降。西部在利润率和增幅前十省市中均占据六席,以西北资源型省份为主,东部优于上年,中部优势下滑且分化明显,其中山西较优,东北持续承压但有好转;(3)负债率整体平稳,东部除天津和山东外微增,较高的甘肃、内蒙古、新疆、辽宁、山东连续两年下降;(4)营运能力三项指标均向优向好,中部维持优势,西部改善明显。bjlesmc

■ 科技创新投入:总量格局稳固,研发强度中部追赶态势强劲。东部占绝对优势,湖南、安徽和重庆投入强度也较高;中部投入强度增长较快,增幅前十中占比近半。bjlesmc

■ 整体格局:工业整体实力延续了“东-中-西-东北”梯次分布的格局。2021年,【东部】呈领跑态势,整体表现最佳,区域内部更为均衡,不管是头部省份粤苏鲁浙、还是往年相对较弱的河北、天津、北京等省市,均快速增长。【中部】较为稳定,研发强度增长强劲,企业经营维持最佳,但优势有所下滑,区域内部分化加大。【西部】大为改善,且分化态势有所收敛,除陕西、四川、重庆三大优势省份之外,以往相对较弱的内蒙古、新疆等西北省份,受资源品优势带动,也实现多领域快速发展。【东北】相对乏力,产出增速处于全国末尾区,黑龙江、吉林的资产负债率还在上升。但值得注意的是,吉林的盈利能力明显改善,工业投资仍延续高速增长态势,发展潜力有待释放。bjlesmc

■ 展望:展望2022年,【东部】受疫情和出口下滑冲击,整体维持高增长的可能性较小,不过其可持续发展优势显著,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改变。建议重点关注粤苏鲁浙四大工业省份的增长情况,关注外贸大省进出口情况,关注上海疫后工业和全国供应链修复进度。【中部】仍将保持稳定,山西、江西增长面较好。安徽等省积极布局新兴产业,新动能将进一步发挥支撑作用。【西部】受益于大宗行情和政策倾斜,预计将保持较高增长。但西部资源型省份工业结构总体相对单一,需注意大宗价格走势和“双减”政策的影响。【东北】受疫情和汽车行业波动影响,面临较大压力。此外,代表科技创新的高技术产业延续增长势头,建议重点关注各地相关产业的发展。bjlesmc

正文bjlesmc

本报告在《工业篇2021》的基础上跟踪研究,从工业产出、工业企业经营情况(规上企业数量、盈利能力、杠杆率、营运能力)、科技创新投入三大维度,对各省市工业经济进行了总览性考察,比较了重要数据及其变化。bjlesmc

工业产出:大宗行情拉升资源型省份产出规模,东部和西南增速高bjlesmc

2021年是我国经济全面复苏的一年,尤其是表现在工业上。我国工业经济持续恢复发展,工业增加值达到37.26万亿元,规模以上【注释1】工业增加值增速9.6%,快于GDP增速1.5个百分点,快于2020年增速6.8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6.1%,高于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5.7%)。分区域来看:bjlesmc

规模方面,工业增加值仍延续东高西低【注释2】的梯次分布格局,头部效应显著。具体来看,工业增加值超过万亿的省市除了四川、陕西全部位于东中部;粤苏鲁浙双超双强格局稳固,广东和江苏的工业增加值破4万亿元,山东和浙江破2.5万亿元,大幅领先其他省,四省合计全国占比38.7%。与2021年相比,新增了4个万亿工业增加值省市,分别是陕西、江西、上海、山西;江苏与广东、浙江与山东的差距继续缩小,仅分别相差508.8亿元和228.3亿元,头部四省竞争激烈;工业格局整体稳固,能源型省份表现优异,陕西超过上海、江西,山西超过辽宁、重庆,内蒙古超过重庆。2021年以来,以煤炭为首的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内蒙古、山西、宁夏、陕西、新疆等省作为资源品生产大省,产出规模绝对值较上年大幅提升。bjlesmc

增速方面,各省市工业呈现高速复苏态势,规上工业增加值均实现正增长,其中东部和西南增势强劲,西北东北增速低于全国水平。具体来看,不同于往年基数大增速慢,东部连续两年保持高增长,2021年更为亮眼,除河北、天津、广东外均高于全国水平,其中北京和江浙沪增速超过11%,体量最大的广东增速也达9.0%,有力支撑了全国工业上行。广东虽未超过全国平均水平,但是为2014年以来首次超过GDP增速(8.0%),改变了过往几年工业增速低迷的状况。相反,2020年表现强劲的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增速相对较慢,其中,西北【注释3】和东北全部低于平均增速。中部的河南受疫情、汛情冲击增长持续乏力,安徽湖南高增长势头有所放缓,湖北和海南高增长的基数效应显著,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3.8%和2.6%,低于全国平均水平(6.1%)。不过,中部的山西、江西,西南的贵州、重庆、四川表现较好,连续两年排名全国前列。bjlesmc

图 1:2021年各省工业增加值及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从增速变化来看,除吉林外,各省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均高于2020年水平。其中,北京爆发式增长,较上年提升28.7个百分点,位列全国第一,主要因为两大支柱行业医药产业和电子产业贡献突出,在疫苗生产和集成电路旺盛需求带动下,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250%和19.6%;湖北、海南恢复式增长,增幅分列二、三位,一方面受基数影响,前值均为负增长,另一方面,海南自贸港建设红利初步释放,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45.1%,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84.2%,增速名列全国第一;上海、福建、广东、浙江、江苏等外贸大省增长相对较好,海外疫情影响下外需拉动有力;2020年工业高速增长(全国第一)的汽车大省吉林增速下滑,主要受汽车缺芯等影响。bjlesmc

图 2:2021年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较上年变化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企业经营情况:各项指标普遍改善bjlesmc

本部分着眼于地区工业企业经营情况,从微观视角分析工业经济的效益及变化,研究包括规上工业企业数、盈利能力、杠杆水平及营运能力等指标。bjlesmc

2.1 企业数量:粤苏鲁浙增量占比近六成,海南山西增幅亮眼bjlesmc

通过规模以上企业数及变化来总体考察各省市企业经营情况。从规上工业企业数量来看,2021年全国规上企业数量超过40万家(40.87万家),依然保持东高西低的区域特征。12个省份的规上工业企业数量超过1万家,除四川外均位于东中部,与前三年一致。四个头部工业大省规上企业数合计全国占比近半(46.5%),其中,广东连续四年雄踞第一(5.88万家),江苏(5.13万家)、浙江(4.92万家)、山东(3.06万家)分居二至四。bjlesmc

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变化来看,2021年全国规上企业数量同比增加2.6万家,增幅6.7%。除贵州和北京外,其他省市的规上企业数均有上升,其中头部工业大省苏鲁粤浙增数最多,分别增加了4999家、4179家、3179家、2567家,合计全国增量占比高达58.2%。增幅方面,海南(25.7%)、山西(18.4%)连续两年居全国前二,山东(15.8%)止跌回升,实现了三年来首次正增长,位列第三。除此之外,还有7个省市增幅超过10%,包括新疆(14.2%)、广西(13.0%)、江苏(10.8%)、天津(10.6%)、甘肃(10.6%)、江西(10.4%)。进一步观察规上企业数增长情况下的户均资产规模变化,2021年20个省市的规上企业数和户均资产同时增长,较2020年(6个)显著提升,作为工业企业的中坚力量,各地规上工业企业的整体经营明显改善。bjlesmc

图 3:2021年末各省规上工业企业数及较上年变化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图 4:2021年末各省规上工业企业数变化及户均资产变化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2.2 盈利能力:盈利指标止跌回升,资源型省份资产利润率快速增长bjlesmc

以总资产利润率(利润总额/平均资产总额)和亏损面(亏损企业单位数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单位数的比重)来考察规上工业企业整体盈利能力。bjlesmc

从资产利润率来看,2021年,全国总资产利润率为6.16%,江西保持最高为10.29%,黑龙江最低为2.91%。区域分布方面,不同于往年的中部最优,东部次之,2021年西部表现优异,在前十名中占据六席,分别是内蒙古(3)、陕西(4)、重庆(5)、四川(6)、新疆(7)、贵州(9)。其他四席为东中部的江西(1)、福建(2)、湖北(8)和广东(10)。东部优于上年,除山东、河北外,均高于或接近全国平均水平。中部优势下滑,仅江西、湖北、湖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东北持续低迷,黑龙江和辽宁继续承压,资产利润率已经连续多年位居全国尾部区域。bjlesmc

图 5:2021年末规上工业企业户均利润和资产利润率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与2020年相比,2021年全国工业企业资产利润率止跌回升,较上年提升1.07个百分点,工业经济运行稳中向好。具体来看,西北提升显著,增幅前十名中占据五席,包括内蒙古(1)、新疆(2)、陕西(3)、青海(4)、宁夏(8),与工业产出相似,大宗行情下,这些资源品省份利润暴增。2021年,西北六省利润总额同比增幅均位于全国前十,最高的青海达到207.8%,最低的甘肃也有81.7%,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4.3%)。东部延续了2020年的良好态势,2021年除上海外均有提升,其中,北京大幅提升,河北、广东、天津、福建为止跌回升。东北三省增幅回正,其中吉林提升最为明显。中部分化较大,山西显著提升,同样受益于能源行情,而安徽、湖南、河南三省微降,是全国仅有的利润率下降的省份。bjlesmc

图 6:2021年末各省规上工业企业资产利润率较上年变化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图 7:2021年末规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增长情况bjlesmc

进一步观察规上亏损企业数占比及变化情况。2021年全国有16.53%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发生亏损,较上年下降了0.78个百分点,同样反映出规上企业盈利状况有所改善。具体到区域分布,亏损占比与往年相似,呈现中部偏低、其他三大区偏高的特征,湖南最低仅为7.15%,青海最高为30.13%。大部分西部和东北省份亏损显著,除四川、重庆、四川外亏损占比均超过20%。bjlesmc

亏损占比变化方面,与资产利润率情况相似,西部改善明显,中部不及往年。西部除陕西和贵州外,亏损占比较上年均有下降,其中内蒙古、宁夏、青海下降超4个百分点,中部则仅山西和江西降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他地区,东部较为稳定,北京、上海、浙江降幅均超过2个百分点;东北的辽宁改善,吉林和黑龙江亏损占比及增幅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地区工业企业经营状况整体不佳。bjlesmc

图 8:2021年末规上工业亏损企业占比及较上年变化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需要注意北京、天津以及山西、内蒙古等资源型省份盈利高增长的可持续性。2021年北京利润总额暴增111.9%(3664.9亿元),一举超越沪深苏问鼎全国城市之首,资产利润率也同比大幅提升2.84个百分点(6.07%),但仅科兴生物就占了北京规工企业近1/3的利润总额,如果去除科兴生物,北京资产利润率仅为4.29%,增幅也降至1.06个百分点。天津资产利润率大幅增加,但亏损企业占比小幅提升,主要是因为天津有较大的海上石油生产,受益于油价飙升,天津利润总额同比增幅高达51.56%。山西、内蒙古、青海等也是同理,其优势资源煤炭、锂的价格上涨,拉高了全省的资产利润率。这些特殊时期造成的特殊现象,随着后续疫情缓释、能源价格稳定,应该会逐步回复常态,其后的工业盈利表现还需持续跟踪。  bjlesmc

2.3 杠杆水平:东部微增,陇蒙新辽鲁去杠杆稳步推进bjlesmc

本文采用资产负债率考察各地规上工业企业杠杆水平。一般来说,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在40-60%区间属于合宜水平,过高说明债务风险较大,过低说明资本没有充足有效运用。bjlesmc

2021年,全国规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1%,30个省市中9个地区资产负债率高于60%。具体来看,区域分布仍然维持西部和东北高、东中部低的态势。资产负债率高于60%的省市,除中部的山西(71.19%)、东部的山东(61.06%)、河北(60.87%)外均位于西部和东北。其中,青海的资产负债率达到72.08%,超过山西跃居第一。上海和北京的资产负债率维持全国最低,分别为48.14%和43.21%。此外,各地企业资产负债率与单位企业负债规模大致呈正向关系,一方面资产规模较大的企业以及国企更易融资,另一方面重资产、重工业企业普遍资金需求旺盛,这也与各地产业特征基本符合。bjlesmc

图 9:2021年末规上工业企业户均负债和资产负债率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从杠杆水平变化来看,2021年全国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与上年持平,东部负债率普遍微增,其他三大区存在分化。具体来看,东部除天津和山东外,杠杆率均较上年提升,不过仅福建(+1.82%)增幅超过1个百分点。除了福建,增幅超过1个百分点的省份还包括西部的青海(+4.18%)、宁夏(+2.29%)、贵州(+2.02%)、中部的海南(+5%)和东北的吉林(+1.82%)。13个负债率下降的省份大部分位于西部和中部地区,其中杠杆率较高的甘肃、内蒙古、新疆、辽宁、山东连续两年下降,去杠杆效果显现。bjlesmc

图 10:2021年末规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较上年变化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2.4 营运能力:各项指标显著改善,中部维持优势,西部上升明显bjlesmc

使用资产周转率(营业收入/资产余额)综合考量企业营运效率,2021年全国规上工业资产周转率(95.45%)止跌回升,较2020年提升了9.1百分点,营运效率明显改善。资产周转率维持了中部整体最高、东部次之、东北西部整体偏低的格局。具体来看,东中部的江西、福建、湖南三省大幅领先其他地区,周转率均超过130%,北京、山西、海南显著低于全国,浙江、上海略低于全国;西部和东北地区,仅西南的重庆、广西、四川三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观察资产周转率较上年的变化,不同于2020年普降,2021年各省市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甘肃、山西、内蒙古分列涨幅前三名,均超过16个百分点;四大区中西部提升最为显著,仅云贵川低于全国平均增幅。bjlesmc

图 11:2021年末规上工业企业资产周转率及较上年变化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进一步分解企业经营效率,从生产销售(存货周转率)和现金流(应收账款周转率)两个方面进行考察。bjlesmc

2021年,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存货周转率8次,较2020年提升0.42次。从各地分布来看,中部保持最优,西部东部其次但分化明显,东北存货周转率最低。中部存货管理能力明显优于其他地区,7个省份的存货周转率均高于全国水平,其中江西和湖南达11.57和10.81次,位居全国前二,湖南更是首次超越福建;东部除福建、河北与天津外均低于全国水平,但相差不大,其中福建最高达10.75次,上海最低仅有6.30次;西部比东部略好,重庆、内蒙古、宁夏、四川、陕西、广西六省高于全国水平,但云南和贵州位于全国最末两位,均不足6次;东北三省周转率均不足7次。从存货周转率较上年的变化看,2021年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存货周转率整体上升,仅广东、福建、湖北、海南、四川、贵州六省小幅下降,其中海南连续三年下降,不过降幅大为收窄,可以期待2022年止跌回升。西部省份和中部的山西2021年存货周转率大幅改善,其中宁夏、山西、内蒙古出现了巨幅提升,分别提高了3.82、2.64和1.78次,这可能是受2021年能源价格上涨影响,企业扩大了产销规模,存货转换为应收账款的速度也有加快。bjlesmc

图 12:2021年末规上工业企业存货周转率及较上年变化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应收账款周转率采用“营业收入/平均应收账款余额”测算。2021年全国应收账款周转率7.25次,较上年上升了0.97次,超过了2020年的降幅(0.39次),应收账款的账期显著降低。与资产周转率和存货周转率分布不同,东部应收账款周转率整体偏低,并且存在较大分化,包揽了周转率最低(江苏,5.43次)与最高(福建,11.97次)的省份;中西部则较高,仅青海、安徽、重庆三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这可能是由于中西部产业链中上游企业较多,而且2021年上游能源及原材料的供需缺口进一步提升了这些供应商的回款能力。从应收账款周转率较上年的变化看,各省份均有增长,西部与东北整体快于全国水平,东部平稳,中部分化较大。其中,内蒙古、湖北、辽宁增长最快,分别上升了2.57、2.01、1.92次,湖北疫后工业稳步回调,增幅由2020年的倒数第四升至2021年的全国第二。bjlesmc

图 13:2021年末规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周转率及较上年变化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科技创新投入:总量格局稳固,研发强度中部追赶态势强劲bjlesmc

工业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和基础,进入新发展阶段各地纷纷加快科技创新投入。报告采用国际上常用的两个对比指数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注释4】投入及投入强度【注释5】来综合考量各地工业企业科技创新投入,因数据更新延时性,采用2020年数据进行分析。bjlesmc

2020年全国规上工业企业R&D经费总计投入10772.27亿元,较2019年提升了7.76个百分点,投入强度1.01%,较2019年提升了7.39个百分点,二者整体保持正相关关系,均呈现东部最高,中部其次,西部和东北相对较弱的特征。bjlesmc

R&D经费投入总量方面格局稳固,工业大省占据绝对优势,头部省份集聚效应明显。广东(2499.95亿元)、江苏(2381.69亿元)、浙江(1395.9亿元)、山东(1365.62亿元)四大省份R&D经费投入合计占全国经费的70.95%,较2019年(70.08%)微增,远高于四大省份工业增加值38.66%的占比。工业创新经济的地理分布比工业增加值更加不均衡,同时这种不均衡的态势相对稳定,并非短期现象。2019年相比,仅少部分省市排名位次变化,安徽超越上海、湖北升至第8位,吉林超越黑龙江位居25,宁夏超越新疆位居29,三省近年来大力发展高技术产业,其中安徽创新成效尤为显著。bjlesmc

区域间R&D经费投入强度的差距小于总量的差距,东部整体仍具有优势,但中部的湖南、安徽,西部的重庆也较出色。共9个省市投入强度高于或等于1.5%,除重庆外均位于东中部,依次是江苏(1.95%)、浙江(1.80%)、湖南(1.73%)、广东(1.70%)、安徽(1.69%)、重庆(1.65%)、上海(1.65%)、山东(1.62%)、湖北(1.50%)。与2019年相比,各地投入强度普增,仅新疆和江西下滑。山东和福建增长显著,其中福建投入强度已超越河北,不再位居东部末席,可以认为近年来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和福建积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起到一定的效果。中部增长趋势较好,增幅前十省市中占比近半,分别为湖北、河南、湖南、安徽,其中湖南、安徽已位于投入强度第一梯队。bjlesmc

图14:2020年规模以上工业R&D经费投入情况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图15:2020年规模以上工业R&D经费投入强度较上年变化bjlesmc

资料来源:Wind、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工业发展格局:细观实力强弱bjlesmc

4.1 整体格局:2021年高速增长,东部和西部发展强劲bjlesmc

总体来看,2021年各地工业经济运行呈现出以下特点:(1)工业大年,整体向好。不论是宏观的工业产出情况,还是微观的企业经营情况,各地普遍较上年明显改善;(2)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出口高景气度,资源型省份和出口大省表现突出,如山西、内蒙古、新疆、东部沿海省市等;(3)有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强势拉动的省市表现突出,比如北京的生物医药、海南的高端装备;(4)此前基数较低的省份表现突出,如湖北、海南等。受此影响,体量较大的东部和发展基础相对较弱的西部,2021年增势格外亮眼,呈现了与往年不同的增长格局。具体来看:bjlesmc

四大区域工业实力整体格局仍然稳固,延续了“东-中-西-东北”的梯次分布规律。【东部】呈领跑态势,与上年相比,在四大区中整体表现最佳,且区域内更为均衡。2020年,东部即已起到“压舱石”作用,最为稳定;2021年,东部的发展韧性进一步显现,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盈利能力指标等排名都相对靠前,不管是头部省份粤苏鲁浙、还是往年相对较弱的河北、天津、北京等省市,均实现了快速增长,有力拉动了全国工业上行。其中,北京凭借医药产业和电子产业的高速增长异军突起;广东、山东一改近几年的工业增长放缓态势,不过增速不及江苏、浙江,仍在被两省迫近。【中部】较为稳定,工业产出稳步增长,研发强度增长强劲,企业经营维持最佳,但优势有所下滑,且区域内部分化加大。山西和江西最为突出,增加值连续保持高于全国平均增长水平,资产利润率增幅分列中部前二,一方面受益于煤炭、稀土的高增长行情,另一方面两省的工业新动能也在不断壮大;湖北、海南疫后快速修复,其中海南自贸港建设的带动效应初步显现,工业投资增速位居全国第一;安徽创新动能持续增强,研发投入总量已超过上海,投入强度已居第一梯队,2021年安徽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幅高于全部规上工业18.5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水平9.2个百分点;河南受特大洪涝灾害和新冠疫情冲击,持续低迷。【西部】大为改善,企业经营质量普遍向好,大部分省份的规上企业数、盈利能力有所提升,资产负债率下降,且分化态势有所收敛一方面,陕西、四川、重庆三大西部优势省份持续增长优化,另一方面,往年相对较弱的内蒙古、新疆等西北省份,在资源品优势带动下,也实现多领域快速发展。不过,西北虽然利润增长位居全国居前,但增加值增速并未体现同样优势,反映其利润增长受周期产业的价格因素影响较大。【东北】相对乏力,虽然盈利能力、营运能力和创新投入强度都有明显上升,但产出增速处于全国末尾区,黑龙江、吉林的资产负债率还在上升。吉林在三省中相对最优,受汽车缺芯影响,2020年高速增长的吉林增速回落,是唯一一个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低于上年水平的省份。不过,吉林的盈利能力明显改善,工业投资仍延续高速增长态势,同比增长11.4%,两年平均增速较2019年同期高出46.1个百分点,工业投资恢复速度居全国首位,增长潜力有待释放。bjlesmc

表1:工业分析总表【注释6】bjlesmc

资料来源:招商银行研究院bjlesmc

4.2 展望:2022年发展承压,下半年有望修复上行bjlesmc

展望2022年,全国工业发展承压,预计整体运行稳定偏缓。首先,上年三季度以来工业发展势头已放缓,多地呈现增速前高后低的态势;其次,2022年受到较大外部因素冲击,包括工业出口景气下行,国内疫情反弹,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依然高位波动等。多重因素交织以及高基数影响下,2022年上半年工业产出及盈利增速大幅回落,比如粤苏鲁浙四大省利润额均为负增长。前瞻地看,下半年工业经济有望修复上行,支撑因素来自五方面:一是疫情压力逐渐缓释,后续供需复苏可期;二是4月底以来自上而下稳定经济大盘政策密集出台,工业投资托底获强调;三是PPI-CPI剪刀差趋于收敛,下游企业利润或将改善;四是新动能展现出较强韧性;五是出口五六月反弹存超预期因素,全年整体趋降背景下仍显韧性。基于此,分区域看:    bjlesmc

【东部】受疫情和出口下滑冲击,整体维持高增长的可能性较小,不过其可持续发展优势显著,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改变。建议重点关注对全国工业走势具有较大影响力的粤苏鲁浙四大省的工业情况,关注沿海外贸大省进出口情况,关注上海疫后工业和全国供应链物流链的修复进度。【中部】仍将保持稳定,山西、江西增长面较好。安徽等省积极布局新兴产业,新动能将进一步发挥支撑作用。【西部】受益于上半年能源行情和成渝经济圈建设等政策支持,预计将保持较高增长。关注这些省份产能扩张、投资加速的投融需求,但是西部资源型省份工业结构相对单一,需持续关注价格走势和“双减”政策的影响。【东北】受疫情和汽车行业波动影响,则面临较大压力,建议重点关注龙头企业的经营情况。此外,代表科技创新的高技术产业延续增长势头,已成为疫情暴发以来经济发展持续性的亮点所在,建议重点关注各地相关产业的发展情况和投融需求。bjlesmc

注释bjlesmc

1、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是指年主营业务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的工业企业。bjlesmc

2、区域划分:东部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广东,在文中用红色标识;中部包括山西、河南、安徽、湖北、湖南、江西、海南,用蓝色标识;西部包括内蒙古、陕西、新疆、宁夏、甘肃、青海、四川、重庆、云南、贵州、广西,用黄色标识;东北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用绿色标识。由于统计数据缺乏或口径不一,本报告部分内容未将西藏、香港、澳门、台湾纳入分析。bjlesmc

3、需要说明的是,西北省份产出规模绝对值大幅提升,但规上增速并未顺势而涨,主要因为后者的计算剔除了价格变动因素。bjlesmc

4、指统计年度内用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试验发展的经费支出。包括实际用于研究与试验发展活动的人员劳务费、原材料费、固定资产购建费、管理费及其他费用支出。bjlesmc

5、R&D经费投入强度分子为R&D经费,分母为国内生产总值(统计部门)或营业收入(企业考核)。本报告采用R&D经费/营业收入的算法,由于数据限制采用销售收入替代营业收入。bjlesmc

6、采用“工业增加值”反映地区工业产出规模,指标划分以20000亿、10000亿、4000亿为阈值划分为4档,分别为规模巨大、大、中和小;采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表征地区工业增长情况,以12%、8%为阈值分为较快、平稳和缓慢3档;“规上企业数”反映地区客群数量的大小,以40000、10000、2000为阈值分为巨大、大、中、小;“规上企业数变化”反映工业企业整体经营情况的变化,以5%和0%为阈值分为三档,分别为增加、平稳、趋降;“亏损企业数占比”表征规上企业亏损面,以15%、30%为阈值分为三档,分别为低、中、高;企业盈利水平采用“资产利润率”指标,以4%和6%为阈值分为低、中、高三档;杠杆水平评估采用“资产负债率”指标,以53%和60%为阈值分为低、中、高三档;营运能力采用“资产周转率”指标,以70%和100%为阈值分为低、中、高三档;创新投入采用“R&D经费投入强度”指标,以0.8%和1.3%为阈值分为低、中、高三档。bjlesmc

为便于比较,除变动较大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和“规上企业数变化”,各指标阈值划分与2019/2020年保持一致。bjlesmc

-END-bjlesmc

文章来源及版权属于招商银行研究,国际电子商情仅作转载分享,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有疑问,请联系Elaine.lin@aspencore.com
招商银行研究
暂无简介...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最新快讯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