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探芯片帝国兴衰史,寻中国半导体产业破局之路

以【日本半导体】史为镜,可以知【中国半导体】产业得失。

我一直惦记日本半导体工业,对其兴趣,远胜对硅谷的憧憬和向往,即便我曾在2000年协助吴敬琏先生译著《硅谷优势》,是身边对美国硅谷模式最熟悉的人之一。UBnesmc

日本半导体产业既有霸占世界半导体王座七年之辉煌,亦有走下神坛打落尘埃之20余年悲伤。我近二十年产业阅历,领悟到美国硅谷模式实难以复制,然日本追赶模式可资学习。UBnesmc

昨天的日本,是一手打造了曾经让美国感到深深威胁并痛下杀手阻击的庞大半导体帝国;放眼全球,日本半导体这一“舍得一身剐,肆把美国半导体拉下马”的霍霍战绩,实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UBnesmc

二战后的日本,政府采取“官产学研”的运行机制,大力干预和引导产业发展,综合运用外资政策、产业政策与科技政策,学习、引进、模仿、改进美国先进技术,形成了独特的半导体技术创新体系和完备产业体系,用30年时间超越了美国半导体师傅,并长期主导全球半导体产业。UBnesmc

以【日本半导体】史为镜,可以知【中国半导体】产业得失。UBnesmc

试举一例。今天我们都在说化合物半导体我们跟全世界在同一起跑线上,其实不然。UBnesmc

1978年我国科学家代表团曾访问日本,深度调研日本砷化镓、氮化镓乃至碳化硅等半导体材料及相关工艺和设备情况,日本被访企业坦言他们正全力学习吸收美国的化合物半导体技术,并在工艺和设备上都取得了部分突破。这就反映了两个事实:UBnesmc

其一,化合物半导体乃至第三代半导体,中国与世界并不在起跑线,比世界先进水平少了数十年积累,咱们不能误判形势。UBnesmc

其二,咱们的科学家早在40多年前就充分接触了世界前沿并进入产业化阶段的化合物半导体技术,但并没有有效地转化为我国的半导体工业实力,说明咱们之前科技、产业两层皮脱节问题很严重。UBnesmc

我非常急切地研究日本半导体的兴起、成长、壮大、回落,解剖日本半导体的70年历史,并尽我所能地提出对我国发展半导体产业的印证建议。UBnesmc

两国相似之处太多,譬如日本半导体腾飞的技术模式是“引进赶超”,中国今天也走的类似技术模式;日本半导体发展模式是“民用电子带动”,中国显然亦是;日本半导体经营模式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市场导向、国产替代”,七八十年代是“市场导向、走出国门”,市场导向咱们也是,但咱们现在定位在“国产替代”。UBnesmc

放眼过去,日本70年半导体产业一路走来,有颇多故事,有颇多可资借鉴之处。展望未来,合作则赢。这个地球上,古今中外,就是无时不刻的合众连横。UBnesmc

今天的日本依旧是半导体强国,半导体材料仍然一枝独秀引领全球,设备也处于国际领先,但数百种芯片产品以及制造和封装测试环节,已经有沦落到无足轻重的风险。UBnesmc

日本半导体与谁联合,是与仍在警惕日本重新崛起挑战王座的美国,还是与拥有全球最大客户市场、人才储备和资本市场的中国,这是一个浅显的问题,但在全球地缘政治面前又是一个非常复杂和严肃的问题。UBnesmc

在全球半导体大热的背景下,为方便业内人士全面了解日本半导体历史,机械工业出版社策划出版了由冯景峰、盖添怡联合创作的《芯镜——探寻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破局之路》一书,该书籍已于2023年2月15日上市。UBnesmc

注:文章原作者为冯锦锋博士,系兴橙合伙人,上海集成电路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复旦大学客座教授。本文在作者写作投稿基础上有所修改。UBnesmc

责编:Momoz
文章来源及版权属于全球半导体观察,国际电子商情仅作转载分享,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有疑问,请联系Elaine.lin@aspencore.com
全球半导体观察
专注于半导体晶圆代工、IC设计、IC封测、DRAM、NAND Flash、SSD、移动装置、PC相关零组件等产业,致力于提供半导体产业资讯、行情报价、市场趋势、产业数据、研究报告等。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最新快讯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