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半导体招商为何如此艰难?

半导体招商新逻辑

节后复工不久,地方招商大战就进入白热化,尤以半导体为盛。近日,某半导体大厂附近的酒店随处可见不同地方的招商团队,从早到晚排队拜会企业。这是地方拼经济拼招商的一个缩影,另一方面也说明半导体领域的招商越来越难,地方政府的挑战越来越大。qVwesmc

在目前这种艰难时刻,各地政府为拼经济、拼招商使尽全身力气,此时招商尽显迎难而上,知难而进的韧劲。从产业角度来看,地方招商其实是地域之间的产业竞赛,为改善营商环境,提升产业发展水平贡献很大,是中国制造进步的重要推手,尤其这些年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地方政府功不可没。qVwesmc

各地招商团队都是当地的精英战队,立着最狠的军令状,干着最难干的活,常年5+2,白+黑,四海为家,跑遍全国,由于工作强度极大,很多一线招商干部戏称自己是吃青春饭的。在去中化愈演愈烈的时候,我们需要这样一支队伍积极拼搏,向全世界展示真实的中国,对冲逆全球化寒流,保留中国参与国际合作的机会。qVwesmc

我们更要看到地方招商的巨大付出,在经济下行,地方收入萎缩,有不少地方是一边降薪一边血拼招商。我们看在眼里,佩服在心里,也为他们感到难受,付出很难有收获,牺牲再大也难有满意的结果。只有希望他们被考核时,要看到半导体招商的现实难度,考虑到大环境的不可抗力,更要看到他们的倾尽全力的超额付出与牺牲,不要太唯结果论。qVwesmc

外企难招,内企招难

首先是外企难招。据悉外资招引是地方政府招商考核中重点,因为外资一般意味着增量投资,而不是国内内卷。但目前半导体领域招引外资越来越难。qVwesmc

疫情三年,外企流失了一批,更多的企业因为政治压力向外转移。即便非美外企能够抗住外部压力不撤离,但是扩产难度加大,很难有新的增量。有的外企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中国产线向外迁移;而中国经济中相当优质的一部分企业属于知名终端的供应链企业,也随着外企向东南亚、南美外迁。譬如戴尔、苹果这种终端企业,一旦转移,庞大的上下游企业就不得不随之外迁;随着美国关税制裁和国内成本升高等原因,国内很多企业去越南、印度建厂。某地一家知名高科技企业,往年产值近200亿,员工近5万,今年开始外迁,当地员工裁到不足2万。qVwesmc

旧的要走,新的难来。对外企招商越来越难,节后有很多地方招商团队包机出国招引,可能在有些领域有所斩获,但半导体领域难有大的作为。qVwesmc

其次,国外招商难,国内招商呢?在烂尾项目暴雷,产能大幅增加之后,审批和监管加多了,国内招商也不容易。qVwesmc

半导体制造和封测等大型重资产项目历来是地方政府争夺的热点。这种项目的投入动辄几十亿、上百亿,一经投产便能为当地创造较高的产值;此外,由于地方一直是大型半导体项目的重要投资方,对投入资本安全有较高要求,此类项目固定资产占比高,能较好的满足资产安全的要求。因此有发展优势的地方竞相建设了一批此类重资产项目,同时围绕这些重点制造型企业还引入了很多配套企业,经过这些年蓬勃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重点项目、大型项目,按地域、细分行业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聚集。qVwesmc

导致的后果是一方面大型企业的布局基本到位,随着设备等方面的制约在不断加大,芯片制造和封测方面的运营也在变难;另一方面是国家出于多种因素考量,要求新项目尤其是大型制造项目要契合集群效应,更加倾向于已经出现产业聚集的区域。其余地方政府的招商难度也自然大幅提升。尤其半导体产业的后发区域,要发展重资产项目必须要有更充足的说服力。qVwesmc

最后,企业胃口变大,地方之间竞争加剧。qVwesmc

如果把半导体产业比作一个池塘,那么池塘里那些高价值的大鱼大都已经被被捞走了,剩下的鱼良莠不齐,而且随着捞鱼人越来越多,池塘的水越来越浑。这时候再来招引,要么被哄抬要价,要么受骗上当。随着制造、封测、化合物等项目有政策监管,大型设计企业纷纷被招引,剩下的要么是轻资产的设计企业,要么是投入产出周期长而且市场小的材料和零部件企业。在地方招引时,资质一般的企业甚至游兵散勇成立的公司也敢狮子大开口,地方要大量扶持才肯落地。而质地不错的企业干脆空手套白狼,只愿意接受地方补助,拒绝地方持股。qVwesmc

地方政府对产业认知有限,在地方政府内卷加剧的情况下,轻资产项目的价值又看不见摸不着。如果对产业理解不深,对创业团队不了解,招引成本上升的同时,风险也在大幅提高。qVwesmc

随着产业进入下行周期,企业扩张意愿降低,地方招商的存量竞赛加剧。此前稳如泰山的一线城市,也开始四处出击上门招引了。往往是你包了酒店挖我的大厂,我去你家招你的存量。很多地方新的企业没有招到,回家一看,自己的企业反而被被人挖走了。qVwesmc

深度谋划,组局招商

地方招商竞赛对产业发展总体而言是好事,对提升营商环境和提升产业政策水平大有裨益。但随着产能过剩,招商大战深度内卷,有的设计公司成立不到一年,员工只有个位数,却在全国五六个地方布局,而制造公司更是多地布局。现在但凡有点抱负的地方就要上半导体项目,呈现出一副凡有井水处,皆能谈芯片的“盛景”。qVwesmc

这时候上马大项目,不是靠招引,而是靠深度谋划,重新组局。在对地方营商环境专业查漏补缺的基础上,盘活地方存量资源,挖掘地方潜力,将地方特色最大化,针对目标企业量身定做发展规划,用攒局、拼盘的方式,从产业链的高度招商引资,提高地方与大项目的匹配度,以此增强招引胜算。具体来看:qVwesmc

第一,地方政府若要上大型项目,必须要清楚产业趋势,清楚自己的优势,能够从专业的高度,高屋建瓴地挖掘和总结出自己的亮点,说服管理层在目前的状况下同意设立新项目。必须要有高度的专业性,无论是立项还是招引,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亮出王牌,抓住要害。qVwesmc

第二,招商竞赛进入新境界,要联合本地终端企业,从市场需求和产业链配套等更深层次发力。这样更具针对性的策略,一方面可以解决芯片企业落地后的市场问题,另一方面可以更好地培育地方产业生态,以此增大招引的成功率。qVwesmc

第三,在内卷时代,招商成本急剧抬高情况下,地方给企业的优惠政策要既精当又有吸引力。有些地方招引项目不一定只盯着对外招引,在各优势区域四处出击的情况下,科学谋划,完善本地服务水平,服务好本地龙头,也是艰巨的任务,保住存量也是一种胜利。qVwesmc

第四,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招引企业说到底还是对核心人才和核心团队的招引,产业里的核心人才,有着广泛的号召力,是项目成败的保障。如何说服这些人才既要有政策又要有策略。对外籍专家给予真正的国民待遇,受美国制裁,外籍人才不能做先进工艺,可以想办法用成熟工艺把他们留下来。qVwesmc

结语

尽管外部困难重重,但我国已形成较完整的集成电路产业链,也涌现了一批优秀企业和企业家,在局部已形成了很强的能力。半导体已经进入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它是地方经济新的增长点,决定着地方经济的未来。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必须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要用好政府和市场两方面力量,帮助企业协调和解决困难。在国际国内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招引半导体的竞赛会越来越激烈,也会越来越专业,无论筑巢引凤,还是修巢留凤,都是一门精深的学问,谁更务实谁更专业,谁就能在招商大赛中取胜。qVwesmc

责编:Momoz
文章来源及版权属于芯谋研究,国际电子商情仅作转载分享,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有疑问,请联系Elaine.lin@aspencore.com
芯谋研究
芯谋研究(ICwise),领先的半导体产业研究机构,中国专注在半导体领域的研究公司,以 "独立 专业 权威"为原则,以"芯动中国,谋略天下"为使命,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科技行业研究机构。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最新快讯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