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纳芯微:唱响中国模拟芯片的“孤勇者”之歌

纳芯微电子创始人、CEO王升杨日前在“纳芯微电子十周年媒体发布会”上回顾公司十年发展历程时表示,“以‘孤勇者’的态度坚持做一些艰难而正确的事情”,是他和团队十年来最深的感悟。

“创业是一个什么过程?创业是一个你从悬崖上跳下去,然后在落地之前学会飞翔的过程。”纳芯微电子创始人、CEO王升杨日前在“纳芯微电子十周年媒体发布会”上回顾公司十年发展历程时表示,“以‘孤勇者’的态度坚持做一些艰难而正确的事情”,是他和团队十年来最深的感悟。ycpesmc

ycpesmc

纳芯微电子创始人、CEO王升杨ycpesmc

成立于2013年的纳芯微电子,是一家专注于高性能高可靠性模拟及混合信号的芯片公司,聚焦传感器、信号链、电源管理三大领域。2022年,纳芯微电子累计营业收入高达16.7亿元,同比增长93.76%,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2.51亿元。同年4月,纳芯微在科创板成功上市,并开始系统性的拓展海外市场,目前已在德国、日本、韩国设立了办事机构。ycpesmc

夹缝中求生存的“纳几年

传感器信号调理芯片,这个听起来名字都比较拗口的产品,是王升杨、盛云和王一峰三人创业时选择的“夹缝市场”。ycpesmc

ycpesmc

从左至右:盛云,纳芯微电子联合创始人、副总经理、CTO;王升杨,纳芯微电子创始人、董事长、CEO;王一峰,纳芯微电子联合创始人、副总经理、COOycpesmc

王升杨回忆说,2013年的半导体市场环境与现在完全不同,是一个“挺冷”、“不太招人待见”、“也没太多投资”的领域。公司的竞争对手不是本土同行,而是拥有先发优势、成熟且强大的国际半导体巨头,这也是为什么在2018年之前,绝大部分国产IC公司基本都集中在红海市场上的原因,因为“除了价格比别人便宜,实在找不到什么更好的理由去说服客户做替换。”ycpesmc

但夹缝市场有夹缝市场的好处。与核心/主流市场相比,国际大厂没有投放太多的资源和精力在这里,这让纳芯微在细分市场中生存了下来——成立一年后就有了市场、客户、营收和盈利。ycpesmc

然而,细分市场是可以存活,但天花板太低,想要长大其实很困难。ycpesmc

“红海市场厮杀的核心竞争力不是产品和技术做的怎么样,而是成本控制能力和市场渠道能力,这些对于当时的纳芯微来说,都是不擅长的。”王升杨说,在和创始团队成员进行了多次的讨论和论证之后,大家一致决定转换赛道,去干一些类似“愚公移山”、“凿山洞”的事情。最终,工业和汽车成为了纳芯微的新方向。ycpesmc

之后,纳芯微在2015年迅速启动了两次重要的布局:一是将原来面向消费领域的传感器信号调理芯片,拓展到工业和汽车领域;二是拓宽产品种类,选来选去,选择了“宽市场口径”、“面向工业/汽车市场”、“门槛相对较高”三个集合的交集——隔离器件。ycpesmc

好在运气还不错。2018年前后,中美贸易战开始,国产化窗口打开,在很多头部客户积极引入国产芯片合作伙伴浪潮的推动下,纳芯微隔离产品迅速地在市场上打开了局面,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ycpesmc

“这个选择一定程度上是‘无知者无畏’的。”王升杨说当时内部论证了很久,觉得无论是技术还是产品上都是可行的,但就是没想清楚怎么卖。毕竟当年隔离类产品都是面向工业等高端市场,尽管相对价格不高,但在系统中非常重要,对于可靠性及安规的要求很高。ycpesmc

好运气永远会青睐坚持长期价值的人

其实,如果能在“草木肥美的新领域”保持下去,似乎也能过得很不错。但此时的纳芯微,已经不满足于作为众多国产芯片公司里优秀的代表之一,他们想要做更多的事情,想要实现更远大的目标,想要破局而出,想要变成这个行业的佼佼者。于是,2020年,纳芯微继续向上突破到了汽车和“泛能源”行业,两个新的“无人区”。ycpesmc

王升杨在梳理这一策略背后的商业逻辑时表示,当时工业和通信市场国产化的大门刚刚打开,大家都忙着跑马圈地,与其扎进短期竞争中急于横向拓展,不如继续深耕自己的核心产品,直到突破现在大家能够圈到的这些地盘的限制,甚至是无人区,然后在壁垒更高的市场中再去做产品的横向拓展。ycpesmc

后面发生的事情证明,“好运气永远会青睐坚持长期价值的人”。在放弃了工业和通信市场后,2021年开始,新能源车异军突起,实现了连续几年的翻番增长。同时,汽车行业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大缺芯,在这样的状况之下,纳芯微迅速地完成了从工业市场到汽车市场的转型突破。ycpesmc

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纳芯微汽车电子业务营收还不到10%,2022年则增长到了23%,发货规模超过1亿颗芯片,基本覆盖了国内所有的新能源车型,平均每辆车上有20-30颗纳芯微芯片,平均销售额接近100元。考虑到公司整体营收在2022年实现了90%以上的增长,这意味着汽车电子业务在过去一年里取得了约4倍的营收增长,是纳芯微增速最快的一个赛道。ycpesmc

如果按照“单车价值量”计算,目前在一辆高端的新能源车上,纳芯微已经量产的产品可以实现超过400元人民币的单车价值量,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有望超过2000元。ycpesmc

而在包括新能源发电侧、输电侧和用电侧这些应用场景在内的“泛能源”领域,从光伏、风能、储能,到与电网相关的变电、配电,再到用电侧的大功率电机驱动、PC服务器、数据中心电源、基站电源等,2022年,累计为纳芯微贡献了约70%的营收。ycpesmc

截至目前,围绕汽车电子和泛能源两个核心赛道,纳芯微在传感器、传感器信号调理芯片、隔离芯片基础上,将产品线扩充到了磁传感器、温湿度传感器、通用接口/信号链、工业/汽车专用ASSP产品、以及车载电源、车载照明、功率路径保护等产品,形成了较为完备的“产品矩阵”。ycpesmc

“从一开始靠两三个人拍脑袋就做战略规划,到开始有完整的团队,可以比较系统地去做战略性的分析、思考和选择,这十年中经历了很多变化,但也有不变的。“王升杨将纳芯微成功的原因总结为四点:首先,一直在选择做一些艰难而正确的事情;其次,坚持吸纳和培养行业内最优秀的人才;再次,面向未来打造核心的能力;最后是持续学习和成长。ycpesmc

他说自己对《孤勇者》这首歌很有共鸣。“什么叫孤勇?孤勇就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在天没亮的时候就打点好行囊开始上路。如果当所有人都看得见朝阳的时候,机会已经不属于你了;真正能够赢得市场的人,其实是那些在看不到朝阳,不知道太阳什么时候升起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上路的人。这些人也许没有非常清晰的市场判断,也没有非常明确的发展规划,但是他有一腔孤勇。“ycpesmc

下一个“芯”十年

成为泛能源和汽车电子领域里面占据领导地位的 IC供应商成为全球领先的模拟和混合信号的IC供应商这是2022年纳芯微管理层会议制定的面向未来的战略目标。而围绕这样的战略目标,王升杨认为未来十年内,纳芯微要做好以下四件事:ycpesmc

  • 全球化的视野

芯片行业位于产业链上游,所有全球领先的芯片企业,没有一家能够靠经营一个区域性市场获得成功,全部都要基于全球化市场。所以,如果纳芯微要成为全球领先的芯片公司,那么全球化就是必须要走的一个方向。从2022年开始,纳芯微迈出了全球化步伐的第一步,接下来,会考虑是否有机会利用全球研发和产业链资源,进而过渡到真正的全球化经营。ycpesmc

  • 精细化的经营

王升杨认为,一家公司,我们往往能看到它在市场上攻城略地,快速成长,但“有没有构建起核心能力”更为关键。他说,流程体系、质量体系、组织能力和技术平台化等能力,是能够支撑公司持续深耕与发展的重要支柱。2018年起,纳芯微开始系统性的去做车规级质量体系建设,持续地在面向未来的事情上在投入资源,这也让公司收获了持续回报。ycpesmc

  • 全产业链的能力

在王升杨看来,国内芯片产业过早的或者盲目的去走IDM这条路,不一定是好事情。当前这个时间窗口,更应该聚集行业内优秀的产业链资源,建成有核心竞争力的平台和IP,然后在市场上去体现价值。同时,一家公司未必要把所有的产业链环节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上,而是应该思考怎样通过开放的、紧密的产业链协作,发挥各自优势,一起形成合力。ycpesmc

  • 围绕应用创新

“国产芯片公司未来能够给客户提供最大的价值是什么?在缺货的时候,有货就是最大的价值,但这是阶段性的。长期来说,围绕着应用创新的能力,才是国产厂商真正的核心价值。“王升杨表示,国产厂商天然离市场、客户和应用更近,更应该去利用这些优势去深耕每一个行业应用,去和客户一起定义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并通过前瞻性的产品引领行业发展。ycpesmc

王升杨说自己是坚定的乐观主义者,“任何行业一旦中国厂商实现突破,就不可能被扼杀掉,再打回原来的状态。如今,随着下游行业应用的发展及迁移,未来一定会有中国芯片公司成为行业的领导者。我对这点是坚信的,这和有没有纳芯微没有关系,只不过我们希望可以成为那家而已。我们希望未来有一天能够参与全球化的竞争,能够真正和大家熟知的这些海外巨头们掰一掰手腕。”ycpesmc

结语

“穿越周期,方得始终”是王升杨最喜欢的一句话。他说,任何一家伟大的半导体公司,都需要具备穿越周期的能力。过去的黄金五年只是周期的上半场,接下来,更多行业的资源整合、公司核心能力构建,全都要在周期的下半场完成。“在无数的周期穿越的过程中,最后你会成就自己。”王升杨说道。ycpesmc

责编:Lefeng.shao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邵乐峰
ASPENCORE中国区首席分析师。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在线研讨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