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欧洲争夺新能源产业:鼓励投资,却面临企业流失

为寻求能源安全和强化本地供应链,欧盟牵头出台法规和政策予以鼓励和扶持。但在此过程中,欧洲地区仍面临本地企业外流困局。

以新能源汽车、风电和光伏为代表的新型产业正在中国崛起,给西方发达国家带来很大压力,尤其是欧洲地区新能源产业面临严重冲击。为寻求能源安全和强化本地供应链,欧盟牵头出台法规和政策予以鼓励和扶持。但在此过程中,欧洲地区仍面临本地企业外流困局。nO2esmc

中企成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领域赢家

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以比亚迪和宁德时代等为代表的新能源整车及动力电池企业,不仅在中国市场实现迅速扩张,并且在全球市场获得快速发展。nO2esmc

据SNE Research报告显示,2023年1-10月全球电动汽车同比增长36.4%,销量109.95万辆。其中,中国电动车龙头企业比亚迪同比增长66.1%,稳居全球第一。nO2esmc

Counterpoin数据显示,2023年第3季度,中国纯电动汽车销量仅增长11%,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但在海外市场,中国品牌销售的纯电动汽车超过13万辆,同比增长4倍。当季,比亚迪汽车(不含腾势)销量已追上特斯拉,并有望在第4季度超越后者,成为全球新领跑者。实际上,者也真的应验了。nO2esmc

在纯电动汽车交付数量上,2023年第4季度,特斯拉交付48.45万辆,比亚迪售出52 .64万辆;2023全年,特斯拉共交付180 .86万辆,比亚迪售出157.48万辆。从过去一年的销量上看,比亚迪虽不及特斯拉,但是包括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在内,比亚迪共售出302.44万辆,大幅领先于特斯拉(单车利润更高)。nO2esmc

同样在车载动力电池方面,中国厂商更处于绝对领先优势。nO2esmc

nO2esmc

据SNE统计,2023年1至10月,全球电动汽车(EV、PHEV、HEV))电池用量同比增长44%至552.2GWh。TOP10厂商中,中国的宁德时代(CATL)、比亚迪(BYD)、中创新航(CALB)、 国轩高科(Guoxuan)、亿纬锂能(EVE)、欣旺达(Sunwoda),合计装车量达349.6 GWh,占比高达63.31%。nO2esmc

nO2esmc

专利储备领先

不仅市场销量领先,甚至在相关专利技术研发和储备方面,中国厂商也同样具备领先优势。nO2esmc

2023年12月底,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公开表示,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前十位的重点企业全球有效专利量已超10万件,并且呈逐年快速增长势头。在锂电池特别是固态电池领域,中国是全球主要的技术来源国之一,截至是年5月,全球固态电池关键技术专利申请量为20798项,其中中国占比36.7%达7640项。近5年,中国固态电池全球专利申请量年均增长20.8%,增速位列全球第一。在太阳能电池方面,中国全球专利申请量为12.64万件,排名第一,同样具备较强的创新实力。nO2esmc

太阳能光伏市场仍由中企主导

多晶硅是制造硅抛光片以及光伏电池的主要原材料。过去, 全球多晶硅生产主要由西方世界掌控,现在这一产业已经完全由中企主导。nO2esmc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CPIA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的80.49%多晶硅产能和78.82%的产量由中国掌控。在全球TOP10,8家中企进入且占据全球75.5%的产能,而德日占比分别仅为8.5%和4.5%。2021年全球前十多晶硅企业总产量约59.53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92.7%。从前十企业区域分布来看,8家中企合计产能全球占比高达75.5%;而1家德企产能占比为8.5%,1家日企产能占比为4.5%。进入2022年,在中国光伏行业制造端,多晶硅、硅片、电池片、组件产量同比增长均在55%以上,光伏产品(硅片、电池片、组件)出口总额同比增长80.3%。nO2esmc

进入2023年,随着多晶硅价格不断走低,由于部分厂商的生产成本问题导致其竞争力不足,迫使欧洲一些企业破产或关停。2023年8月,挪威多晶硅厂商Norwegian Crystals (NCR) 申请破产,该厂商在挪威北部的运营着一座500MW的硅锭。 “挪威破产制度的目的不是重组无力偿债的公司或集团。“瑞士电子和微技术中心(CSEM)的Pierre-Jean Alet对NCR破产评论道,“也许,(它会)凤凰涅槃,或者由挪威NorSun接管,包括其设备、技术和员工。”nO2esmc

2022年9月,NCR还曾获得欧盟(EU)机构EIT InnoEnergy的战略投资,以期每年将其产能扩大20倍,达到10GW。NCR第一阶段的目标是,到2025年增加4GW的年产能,在第二阶段有望扩大到6.5GW。EIT InnoEnergy是一家可持续能源投资者,在欧洲创新与技术研究所的支持下,该机构是推动欧洲电池联盟(EBA)、欧洲绿色氢加速中心(EGHAC)建设,以及欧洲太阳能倡议(ESI)等的幕后推手。nO2esmc

不过,Pierre-Jean Alet提出由NorSun接管破产的NCR的建议,不再奏效,因为NorSun这家挪威厂商已9月宣布,因市场的变化迫使其暂停Årdal工厂生产,并解雇员工。该厂商称,因为中美贸易问题,中国将所产光伏组件转向出口至欧洲,且产品更具备价格优势。中国组件的大量入场,造成了欧洲的大量库存积压(超过一年的未安装产能),不仅对欧洲产业链带来冲击,同时也加速了从M6标准到M10(更大的晶圆表面)的过渡。而这使其计划的升级和扩展变得更加艰难,因为该厂商产品主要为M6。nO2esmc

“我们的股东、员工、当地社区和客户对在Årdal的扩建计划抱有很高的期望。这种情况强调了获得政府支持和欧盟创新基金(EUIF)的拨款的重要性。”不过,NorSun董事总经理Erik Løkke-Øwre表示,“挪威有一个特殊的机会,NorSun是西方世界唯一的铸锭和晶圆生产商,可以在欧洲太阳能价值链的发展中发挥主导作用。正如在欧盟所做的那样,这应该通过巨大的公私合作来实现。” 2023年7月,该厂商宣布已获得欧盟创新基金 5400 万欧元(600 挪威克朗)的资助,用于将 Årdal 现有硅锭和硅片产能扩大3 GW。不过,尽管3 GW的新增容量是当时其产能的4倍,但仍然只是欧盟计划到2025年发展目标十分之一。nO2esmc

另外一家总部位于挪威的光伏组件制造商REC(运营总部位于新加坡),曾于去年3月重新启动了在挪威的多晶硅工厂,但是后于8月再次关闭,到11月底,该厂商又关闭了位于挪威 Kristiansand 和Porsgrunn的多晶硅生产。信息显示,该厂商在挪威的生产活动累计已损失3.35亿挪威克朗(3120万美元),关厂影响涉及约250名员工。对于处于竞争的劣势,REC首席执行官Jan Enno Bicker直言,“公司生产多晶硅支付的电费为4挪威克朗/千瓦时左右,而中国多晶硅企业生产所用电费为0.4挪威克朗/千瓦时左右。”nO2esmc

在10月下旬,在英国伯明翰举行的 Solar & Storage Live 2023 活动上,REC 北欧销售经理 Harmen Schinkel 表示:“我们是一个优质的欧洲品牌,所以我们总是比中国的一级供应商(产品)贵一些。目前价格差距确实很大,因此跟上定价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 Harmen Schinkel指出,REC不是市场上最大的公司,但目标是高端细分市场,主要是住宅市场。据悉,REC已有产能约为1.8GW,并将增长至2.2/2.3GW。nO2esmc

在光伏逆变器领域,西方无企业能及

据研究机构Wood Mackenzie报告显示,2022年全球排名前十的光伏逆变器厂商占据了86%的市场份额(同比增长4%),而来自中国本土的华为、阳光电源、锦浪(Ginlong Solis)位居出货量前三,合计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这三家连同古瑞瓦特(Growatt, 2023年9月起,业界盛传该公司将被黑石集团收购)、固德威(GoodWe),为排名前五的中国厂商,合计逆变器出货量超过200 GW,占全球光伏逆变器总出货量的71%(年增长8%)。而在前十厂商中,两家欧洲厂商SMA(德国)和Power Electronics(西班牙)合计市场份额约为6%左右。nO2esmc

nO2esmc

1987年,成立仅有6年的SMA推出了全球第一台光伏逆变器,其也是最早进入此市场的企业。此后,正式凭借技术优势和先发市场布局,一直引领市场潮流,然而直到2015年,其市场份额被来自中国的华为和阳光能源超过并取而代之。在此期间,如在2012年,SMA 还通过收购本土兆伏爱索,以期全面进入快速增长的中国太阳能市场,并进一步巩固全球行业领导者地位,但是现实终因市场策略问题导致“事与愿违”.nO2esmc

对于欧洲光伏逆变企业厂商而言,2017-2019年是“多事之秋”的年份。2017年5月,德国光伏制造巨头SolarWorld AG宣布将申请破产程序。正如该公司在声明所写道:“由于价格侵蚀和行业产能扩张,公司不再具有光明的前景,负债累累,不得不申请破产程序。”2018年,SMA不仅没把中国区市场做大,反而退出了该市场。2018年下半年,SMA决定重组和处置中国区业务,时任SMA中国区总裁的张勇收购了相关业务,并将其更名为爱士惟(Aiswe,,即上图位列第九,2023年年底该公司终止了科创板IPO)。翌年7月,欧洲另一巨头ABB首次对外宣布,将向Fimer出售其旗下光伏逆变器业务,这也意味着前者将彻底退出该领域。而在2018年,SMA、ABB还是分别位列全球光伏逆变器第三、五位。nO2esmc

此外,在逆变器主控芯片方面,中国本土供应链的影响力也在迅速提升。根据CPIA统计,2022年中国逆变器主控制芯片在地化供应率约 18%,随着本土控制芯片厂商的不断发展,2030年中国逆变器主控制芯片在地化供应率或将提升至66.2%。(注*:逆变器主控制芯片在地化供应率指的是使用本土产主控制芯片的逆变器占出货至本土所有逆变器总量的比例)nO2esmc

nO2esmc

nO2esmc

2022-2030年中国逆变器控制芯片在地化供应率变化趋势nO2esmc

本土风电市场外资影响力不在,中企大举走向海外

在风电领域,中国作为全球风电最大的单一市场,不仅为本土风电供应链发展创造了有利契机,还为参与全球竞争提供肥沃土壤。据Wood Mackenzie报告指出,2022年中国本土的风力涡轮机原始设备制造商金风科技以新增装机容量12.5 GW的规模,超过维斯塔斯(Vestas,容量为11.8 GW)为市场第一名。这是自2015 年以来,这家丹麦风电厂商首次丢失市场龙头宝座。紧随其后的,依旧为传统的西方领导厂商 GE、 西门子歌美飒 (Siemens Gamesa,SGRE),这两家分别以10.1 GW 、9.3GW的装机容量分列第三、第四。nO2esmc

nO2esmc

尽管在过去一年,金风科技市场份额跃居全球第一,但这家中国厂商的91%的新增产能都安装在本土市场。相对而言,西方大型的风机制造厂商在中国以为的市场依旧占据领导地位,nO2esmc

比如在中国以外,维斯塔斯连续第七年保持领先地位,紧随其后的是GE和SGRE。 上述三家,连同Nordex 和 Enercon,这5家西方厂商,在除中国以外的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占据92%的新安装量。nO2esmc

不过,Wood Mackenzie也指出,由于前所未有的供应链中断、原材料成本增加、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可靠性问题,所有西方涡轮机制造商都宣布利润率为负或较低。由于根深蒂固的立场、能源安全问题和有利于国内供应的保护主义政策,美国和欧洲的传统西方市场仍然是这些西方产生的大本营。而当这些厂商开始注重大本营市场利润之时,中国本土行业将密切关注新兴市场,在向中东、非洲和东欧蓬勃发展,同时在拉丁美洲和亚太其他地区,他们还将与这些西方厂商展开激烈竞争。长期来看,受益于本土规模和出口的增长,中国厂商预计将保持全球风机市场55%以上的份额。nO2esmc

nO2esmc

欧洲立法推动新能源本地供应链建设

为了扭转不利局面,欧盟不仅公布了其绿色交协议工业计划(GDIP),并将《关键原材料法案(CRMA)》和《净零工业法案(NZIA)》列为其工业计划的核心内容。nO2esmc

2023年1月,欧盟主席Von der Leyen宣布了欧洲绿色协议工业计划。它规定了欧盟将如何通过投资清洁技术继续引领气候中立的道路。nO2esmc

3月16日,欧委会提出了《净零工业法案》。此法案是绿色协议工业计划支柱的一部分,旨在建立可预测和简化的监管环境,促进对实现欧盟气候中和目标至关重要的产品产能的投资。 该法案所涉及的8类关键净零技术包括太阳能光伏和光热、陆上和海上可再生能源、电池/储能、热泵和地热能、电解槽和燃料电池、沼气/生物甲烷、碳捕获与封存(CCS)、电网技术。nO2esmc

nO2esmc

12月1日,在美国财政部和国税局(IRS)发布了关于《通货膨胀削减法案》(IRA)清洁能源汽车条款的建议指导后,12日,欧洲议会谈判代表与理事会达成了一项非正式协议——通过了《关键原材料法案》。该法案旨在促进研究、开发替代材料以及更环保的采矿和生产方法,使欧盟更具竞争力和自主权。该法案提出,到2030年,欧盟每年内部关键原材料自给率至少达到10%,关键原材料的加工率至少达40%,关键原材料回收率要达15%。来自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任何加工阶段的战略原材料年消费量不应超过欧盟的65%。nO2esmc

据欧盟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占据全球稀土产量的86%,而欧盟的重稀土元素完全(100%)从中国进口。此外,欧盟还有98%的硼进口自土耳其,71%的铂进口自南非。欧盟称,尽管中国仍然是其主要供应国,但一些原材料是从欧盟内部采购。例如,炼焦煤(coking coal)和铜(copper)来自波兰,砷(arsenic)来自比利时,铪(hafnium)来自法国,锶(strontium)来自西班牙,镍(nickel)来自芬兰。nO2esmc

中企赴欧投资,欧洲却担心本地企业“流失”

一方面出于市场策略考虑,同时有意识的迎合相关法规进行布局,近年来中国新能源汽车供应链不断加强在欧洲地区设点和扩张。nO2esmc

2022年4月,宁德时代位于德国图林根州的首个海外工厂正式获得生产许可,产能为8GWh。9月,该厂商在欧洲的第二座工厂在匈牙利德布勒森市启动。同年9月,蜂巢能源公布了在德国勃兰登堡州建造电池包工厂的计划。近期,中国新能源汽车比亚迪巨头宣布,将在匈牙利建设其在欧洲的首个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此前在2023慕尼黑国际车展期间,比亚迪方面表示,预计到2030年,其将在欧洲的市占率提高至10%,年销量约80万辆,进入电动汽车品牌前三。nO2esmc

此外,在电池材料方面,上海璞泰此前也曾宣布在瑞典投资建厂,宁波杉杉也释放出将在芬兰投资的意愿。nO2esmc

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大力投资北美

今年1月,本田汽车考虑在加拿大投资140亿美元建造电动汽车工厂。此前,另一日系汽车巨头丰田汽车曾于2023年11月宣布,将向其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在建电池工厂追加80亿美元投资,以支持电动汽车和混动汽车所需电池产能的扩张。加上除此前已宣布的2条产线,丰田汽车新工厂电池产线将达到10条。nO2esmc

12月底,LG化学(LG Chem)在美国最大正极材料工厂于田纳西州开建。该工厂占地总面积约170万平方米,第一阶段拟投资约2万亿韩元建设年产6万吨的正极材料项目,年产量约可为60万辆高性能纯电动汽车(续航里程500公里)电池提供所需的正极材料。根据规划,该工厂将于2026年开始正式量产NCMA(镍钴锰铝)正极材料,LG化学计划将通过新一代正极材料等构建多元化产品组合,并根据客户需求增长不断扩大生产规模。2022年,该厂商与通用汽车签订了95万吨正极材料长期供应协议。2023年10月,其又与丰田汽车签订了2.9万亿韩元的北美正极材料供应协议。nO2esmc

另外,LG化学还希望通过田纳西正极材料工厂帮助客户获得IRA的电动汽车补贴。田纳西工厂将使用LG化学与高丽锌业合资公司 KPC在蔚山生产的前驱体等,通过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国家或地区企业可获得相关材料和前驱体的稳定供应。nO2esmc

欧洲企业赴美寻“补贴”

面对美方补贴诱惑,欧洲新能源企业纷纷表示出强烈意愿。nO2esmc

2022年10月,NorSun曾宣称,将在美国建造5GW工厂的扩建计划的筹备和工作进展顺利。为此,NorSun将在美国建立一个法律实体,以便其与分包商或合作伙伴签订合同以及在处理各种申请和事宜中发挥核心作用。2023年8月,NorSun 宣布已筹集 9000 万挪威克朗的新股本,为美国和欧洲雄心勃勃的增长项目的进一步开发提供资金。 Statkraft Ventures(4000 万挪威克朗)和 Årdal Energi(1000 万挪威克朗)成为新股东。 剩余资本由前三大主要股东 Nysnø Klimainvesteringer、Scatec Innovation 和 ABN AMRO Sustainable Impact Fund,以及公司管理层和一些小股东认购。nO2esmc

此外,在2023年2月,NorSun还和Meyer Burger Technology AG已签订硅片供应协议,从而加强了欧洲太阳能供应链的独立性。根据Meyer Burger的增长计划,该合同规定,随着NorSun晶圆产能的扩大,采购量将不断增加。2022年9月,NorSun与北美光伏组件制造领导者Silfab Solar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以提供西方生产的清洁硅片。nO2esmc

此前,SMA也曾表示将扩大在美国的生产,预计于2025年开始生产。SMA正在与多个州和潜在的合作伙伴合作,以评估最具战略意义的制造地点和方法。选址预计在2024年上半年进行。SMA计划在新基地每年提供3.5GW的产能,并有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扩大。该项目预计将在头三年创造多达200个新工作岗位。nO2esmc

“美国是一个关键市场, IRA为长期增长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SMA首席执行官jrgen Reinert表示:,“通过这一举措,我们将大大加强我们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并为SMA的未来增长奠定基础。nO2esmc

欧洲担心企业外流

今年1月8日, 德国向欧委会提交了一项总额为9.02(7亿为直接拨款,2.02亿为提供担保)亿欧元的国家援助计划,支持瑞典北方伏特公司在该国北部海德市建设电动车电池工厂。按规划,此电池工厂年产能将达60吉瓦时,将于2026年投产。相关款项将在2025年12月31日前发放。据悉,如果资金援助计划不被获批,该公司将会通过美国《通胀削减法案》获特别支持,并有望赴美建厂。nO2esmc

虽然欧洲不断效法美国推出的政策扶持和资金补贴,但是实际效果仍显不足。nO2esmc

比如,当面对3690亿美元法案中的激励措施,澳大利亚电池材料(石墨)生产商Novonix计划专注于美国市场,而欧盟和英国市场却未能受到太多关注。nO2esmc

前特斯拉工程师、Novonix负责人Chris Burns在不久前英媒采访时表示,美国的《通货膨胀削减法案》正在吸引欧洲生产厂商撤出。“我们一直在考虑向欧洲扩张,但融资成为最大的挑战。” Burns称,“我们的重点是交付河滨工厂(位于田纳西州,其计划在此生产石墨),并在北美启动下一个工厂。”报道称,Novonix 的目标是在田纳西州 Riverside 每年生产 2万吨石墨,未来在北美产能有望扩张至每年15万吨。该公司的幕后投资者包括韩国电池制造商LG新能源(LG Energy Solutions)和美国炼油集团 Phillips 66。nO2esmc

而对于是否会在欧洲投资设厂,Burns表示,“Novonix 可能会在本十年晚些时候开始制定欧洲工厂的计划,但这将取决于汽车制造商和电池制造商的购买意愿。”nO2esmc

责编:Clover.li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夏曾德
夏曾德,《国际电子商情》副主分析师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在线研讨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