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拿大芯片行业近况及发展趋势

本文是三部曲系列中的第一部:加拿大的芯片设计与芯片制造。

专家们认为,加拿大的芯片业务正蓄势待发,这很大程度上可能依赖于与美国的联盟。o3Aesmc

加拿大的半导体产业已经发展了几十年,但与其他芯片强国相比还存在一些差距。其中的部分原因是:百年电信巨头(北电网络)的倒闭,半导体全球化及向其他地区的芯片外包业务,这致使加拿大的半导体扩张之路在千禧年之初就遇到了阻碍。o3Aesmc

加拿大半导体委员会常务董事Paul Slaby在接受《国际电子商情》姊妹刊《EE Times》的独家专访时表示,加拿大正面临着巨大的半导体机遇。这位行业资深人士曾在贝尔北方研究中心(Bell Northern Research)和北电网络公司(Nortel)工作,他为电信应用开发了多代硅技术(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在电信领域有着悠久的历史)。o3Aesmc

加拿大在半导体领域有着悠久的历史,具备晶圆厂、研发设施、封装和装配业务及测试公司的垂直整合能力。o3Aesmc

Slaby表示,所有这些能力都很好地适应了IDM模式。“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这个系统在加拿大一直运行良好。”o3Aesmc

芯片快速发展的时代促成了微电子战略联盟(SMC)的成立,这是加拿大联邦政府为成员提供资金的一项举措。SMC的成员公司大多是本土企业,任何获得资助的项目都要求至少有两家公司进行合作。o3Aesmc

世纪之交的衰退

据《加拿大IT世界》报道, SMC在21世纪之初并入加拿大信息技术协会,后续经过10年的发展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在这10年间,SMC促成了许多新公司的诞生,包括温哥华的PMC Sierra(现为Microsemi的一部分),以及从新桥网络公司(Newbridge Networks)分拆出来的腾华半导体(Tundra Semiconductor),后者于2009年被IDT以1.2亿加元资金收购,日本瑞萨电子在019年收购了IDT。o3Aesmc

总之,加拿大曾在半导体领域获得过成功,但在半导体全球化的进程中,许多本土成功案例被国外企业吸收,很多职能被外包给亚洲国家。o3Aesmc

这意味着,大多数加拿大的芯片公司变成了国外芯片公司的分支机构。Slaby对此评价道:“身体在这里,但心脏、大脑和灵魂却在别处。”o3Aesmc

需要更开阔的前景

加拿大芯片行业丧失了雄心和斗志,导致生态系统变得软弱无力。未来可否重振雄风,取决于它能否集中优势、趁热打铁,尤其是在美国出台《芯片法案》并加强本土半导体生产能力的情况下。o3Aesmc

在TechInsights副主席G. Dan Hutcheson看来,如果加拿大想在半导体领域再次取得成功,就需要制定并坚持一个愿景。他回忆起上世纪80年代,政府为振兴芯片行业所做的努力,当时电信行业正从模拟向数字过渡。o3Aesmc

Hutcheson表示,加拿大具备发展全球芯片业务的潜力和条件,IBM在魁北克省布罗蒙市的封装能力,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但加拿大的本土芯片产业规模很小,且相对集中在东部地区,而全球大部分芯片产业都集中在包括硅谷和台湾在内的环太平洋地区。o3Aesmc

他还指出,加拿大在发展半导体产业方面缺乏重点。过去二十年里,加拿大政府官员虽然对发展芯片业务表现出兴趣,但是始终没有形成必要的势头。o3Aesmc

热情与专注并存

CMC Microsystems首席执行官Gord Harling看好加拿大芯片行业的发展,他深知有必要制定一个注重加拿大优势的愿景。o3Aesmc

近几年来,Harling一直在推动制定一个强有力的重点领域,以指导加拿大对芯片制造领域的投资。o3Aesmc

他的“FABrIC提案”概述了加拿大制造业的主要优势,以及应如何进行战略投资来扩大规模。o3Aesmc

重点领域包括:o3Aesmc

  • 化合物半导体,由GaN Systems等公司在渥太华制造,该公司最近被英飞凌科技收购;
  • MEMS,其生产地集中在布罗蒙特;
  • 光电子产品,由埃德蒙顿的应用纳米工具等公司制造;
  • 超导电路,相关企业集中在魁北克。

Harling说,以上技术与医疗保健和汽车等重要经济命脉行业相互交融,它们具有很高的商业化潜力,可应用于物联网设备的制造。o3Aesmc

此外,他也并不太担心人才流失的问题,因为每年都有很多毕业生进入加拿大工业领域,其中很多是选择留在加拿大的留学生。o3Aesmc

Harling说:“我们每年增加近1,000个人才,至少在硬件设计领域,我们的人才是在增加的。”o3Aesmc

关注美国佛蒙特州和纽约州

Harling认为,从地理位置上看,加拿大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与美国佛蒙特州和纽约州的合作潜力巨大。o3Aesmc

他说:“合作并不总是那么容易实现,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人们在加拿大和美国都有工厂。”o3Aesmc

例如,除了在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设有多个加拿大办事处外,CMC还在纽约州奥尔巴尼市开设了美国办事处。o3Aesmc

Harling说,CMC向南扩张的关键点在于集中优势,因为奥尔巴尼拥有加拿大公司不具备的纳米技术制造能力。o3Aesmc

因此,加拿大政府官员要下决心投资半导体产业,不能被下一个新奇事物分散注意力。他认为,政府官员往往厌恶风险,一旦事情稍有不如计划的迹象就会退缩。“他们对失败过敏!”o3Aesmc

推动美国《芯片法案》出台的地缘政治风向,在某种程度上也在激发加拿大将芯片行业作为重点来发展。o3Aesmc

人们强烈希望建立一个包括安大略省、魁北克省和纽约州在内的北美半导体走廊。由于英特尔、美光,以及格罗方德最近的投资,纽约州已经成为一个半导体活动中心。o3Aesmc

这条走廊将成为芯片产业的共生关系,相当于汽车产业在安大略省温莎和底特律的共生关系。o3Aesmc

当地的地理位置很重要

多伦多是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大量与人工智能(AI)相关的设计和开发企业聚集于此,而布罗蒙则是IBM、Teledyne和CM2I的所在地。这条北美半导体走廊还可以扩展成一个三角形,包括安大略省的滑铁卢和俄亥俄州在内。o3Aesmc

NanoLED制造商NS Nanotech最近扩大了自己在加拿大的业务范围,以便更好地利用与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的历史渊源,使其成为北美半导体走廊的一部分。o3Aesmc

此前,NS Nanotech在美国中西部开展业务,后来公司决定进军蒙特利尔,NS Nanotech联合创始人Seth Coe-Sullivan透露,他与加拿大的市政府和省政府都进行了沟通。o3Aesmc

Coe-Sullivan说,在芯片行业,当地的生态系统非常重要。“如果我想在安娜堡(密歇根州)招聘员工,这与许多大公司聚集的洛杉矶或旧金山大不相同。”o3Aesmc

他补充表示,蒙特利尔是一个强大的芯片产业技术集群。麦吉尔大学是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它拥有世界一流的半导体研究项目,以及一批拥有良好课程的小型学校。他还透露说,蒙特利尔让公司研发资金更有效率,还为其提供获得政府补贴的机会。o3Aesmc

多伦多——正在崛起的“明星”

与此同时,多伦多正在成为芯片设计和AI芯片的中心。o3Aesmc

人工智能初创公司Untether AI产品副总裁Robert Beachler从软件和应用程序接口的角度,将多伦多和加拿大描述为一颗“闪亮的明星”。o3Aesmc

加拿大联邦政府和安大略省政府为初创企业提供的支持令他惊喜不已。这种支持包括为Untether AI这样的公司,提供了与其他地区的人会面的机会。例如,该公司最近以展商的身份出现在德国举办的贸易展上的安大略省贸易委员会展馆内。Beachler说:“加拿大政府帮助培养初创企业和创新。”o3Aesmc

Alphawave首席技术官Tony Chan Carusone说,加拿大的成本结构较低,这是公司选择在该国发展业务的重要原因,因为硅谷发展业务的成本很高。o3Aesmc

“许多跨国公司选择在多伦多地区发展设计业务,”他说,“这是我们的最大优势。”o3Aesmc

加拿大芯片行业的强项

Carusone还指出,化合物半导体和封装是加拿大芯片制造的强项,IBM等公司的现有设施将成为加拿大扩大制造能力的跳板。o3Aesmc

还有一些大公司和初创企业专注于AI技术,包括GPU和相关连接技术,以实现运行AI模型的并行处理。o3Aesmc

另外,加拿大还是光子互连和相关领域的发源地。o3Aesmc

加拿大针对初创企业有税收减免政策,设计公司在税收减免政策的支持下蓬勃发展。Alphawave从一家只有100名员工的初创公司,发展成为一家拥有1,000名员工的公司,不过并非所有初创公司能实现如此的规模扩张。o3Aesmc

Carusone补充说:“现在有机会建立某种投资机制,使更多公司能够弥补这一差距。”o3Aesmc

本文翻译自《国际电子商情》姊妹刊EETimes,原文标题:How Canada’s Chip Sector Could Get Its Groove Backo3Aesmc

责编:Clover.li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在线研讨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