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中日台联建大型存储工厂复仇三星美光

据日媒报道称,中国将主导大规模半导体生产项目建设,合肥市政府将整合台湾、日本的技术人员以及中国的资金,形成“中日台联盟”,于次世代内存领域上对抗三星电子。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原尔必达存储器公司社长坂本幸雄成立的半导体设计公司兆基科技(Sino King Technology)将在中国主导大规模半导体生产项目。

据悉,兆基科技将在工厂设备引进和生产计划制定方面起到核心作用。已签署由安徽省合肥市政府出资约合8000亿日元的协议,力争2018年下半年投入运行。

新成立的是按直径300毫米硅晶圆计算月产量达到10万枚的最先进工厂。将量产由兆基科技设计和开发的耗电量降低的新一代半导体内存。规模与原尔必达的旗舰工厂广岛工厂相同,预计成为中国国内最大规模。

据悉,目前已与合肥市政府正式签署工厂建设合同,兆基科技将全面启动招聘。将以半导体设计技术人员为中心,在日本国内新招聘100人左右。

上述新工厂将生产由 Sino 所设计研发、具备低耗电力的次世代内存(DRAM),目标为在2018年下半启用量产,以12寸晶圆换算的月产能达10万片,产能规模同于“旧”尔必达时代的旗舰工厂“广岛工厂”,预估将成为中国最大规模的DRAM厂;因看好物联网(IoT)商机,故 Sino 已开始研发使用于家电等 IoT 产品所必需的低耗电力DRAM技术,而目前DRAM市场虽由三星、SK Hynix 以及美光三强寡占,不过 Sino 计划以省电为武器,抢攻该市场。

日经指出,上述新厂将由日本人负责芯片设计、台湾人负责量产技术,工厂营运则将由合肥市政府预计在近期内设立的新公司以晶圆代工厂(Foundry)的形式负责,也就是将整合台湾、日本的技术人员以及中国的资金,形成“中日台联盟”,于次世代内存领域上对抗三星电子。

Edit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价格转跌为升,存储产业是否已度过“寒冬”?

    近年来,市场对存储的需求减缓,存储芯片巨头宣布减产和减投,以期降低亏损,改变市场供需情况。今年8月,日本开始限制韩国半导体材料,给中国存储市场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同时,存储芯片的“国产替代”之风兴起,存储产业链企业需要怎么做才能抓住机遇?

  • 中国内存产业真的能实现自给自足吗?

    中国一直希望本土内存产业能走进主流市场。为此,中国必须采取什么行动?中国的积极投入将会对全球内存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 存储不赚钱?主控厂面临挑战!看供应链企业如何破局

    近年来,市场对存储的需求减缓,让很多厂商都受到了冲击。不过,今年下半年存储器件价格出现回稳的迹象,业内一些厂商表示,希望稳定的趋势能够顺利延续到2020年。存储器价格下跌,给产业链厂商都产生了相应的影响,包括主控芯片厂商。

  • 不掌握技术将无法生存,存储企业转型迫在眉睫

    “中国很多的存储企业在供货方面以贸易性为主,不追求好的质量,在产品方面是为了做而跟进,在价格方面是为了出货。我们很难判断中国品牌会有怎样的定位。”在近日的中国闪存市场峰会(CFMS 2019)上,江波龙电子董事长蔡华波先生深刻地分析了现阶段中国存储市场存在的一些问题。

  • 假冒SD卡90%来自中国,SD-3C着手维权行动

    目前全球市场上销售的SD存储卡中,大约有60~70%获得了SD 3C的授权。这意味着该市场中至少有30%的产品是侵权/假冒产品,“在30%的侵权/假冒产品中,来自中国的占90%,因为中国有很多制造商;10%来自印度,主要是一些贸易商。”SD 3C总裁指出……

  • 今年存储器资本支出大幅衰退,下滑至416亿美元

    过去两年,存储器芯片是驱动半导体产业资本支出强劲增长的驱动因素。随着存储器产业的升级换代与产能扩张计划都已经完成或接近尾声,预计今年DRAM和NAND Flash资本支出共416亿美元,较去年大幅减少104亿美元……

相关推荐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