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打乐办——他们在争什么?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但磐石不会……

最近,乐视成了一块牛哄哄的当红炸子鸡,站在舆论中心和当年的小米一样。联想、华为前手机团队骨干成员纷纷出走加盟乐视,互联网生态企业(多元跨界)的疯狂挖角对人才资源的掠夺,这样颠覆三观的野蛮打法,冲击老牌制造商一直遵循的传统游戏规则。

在这疯狂的时代,科技企业的强势往往昙花一现,随即消逝在时间的大潮里被下一个挑战者替代。即便拥有他人无法COPY的核心竞争力,英特尔、高通、IBM、思科、爱立信、微软这些全球科技巨擘最近几年的日子也不好过,苹果、谷歌、FB、亚马逊早已成为科技新贵。作为中国科技产业龙头的华为是否也面临转型挑战?“狼性文化”、“军事化管理”这些工程师文化面对新时代是否需要新的内涵?毕竟,从1000亿联接到1000亿美元,全球数字化转型路线有多大的阻碍并未可知,更加汹涌的狂风暴雨肯定不少。虽然华为否认最高经营层EMT成立“打乐办”,但是这样保守的企业精神明显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远不如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在其中学习进取向上,如华为终端之于小米模式。

因为华为“打乐办”事件,在手机圈里掀起了一场关于乐视、华为两种不同商业模式的讨论,其中一些微博大V的理性观点摘录如下:

__潘九堂:__中国最高科技、最赚钱和最分钱的华为的奋斗者文化,却抵挡不住A股创业板上市公司的财富和自由诱惑,除华为自身的管理和文化原因外,是不是我们的产业政策、金融体系甚至整个国家的激励体制出了什么问题?你公司比华为还硬还能赚钱和分钱吗,你如何面对互联网加资本的冲击?

__孙昌旭:__每一个获得巨大成功的企业在资本的原始积累阶段都充满着血腥和不堪回首的往事。数一数我们所知道的目前中国的几大巨头,甚至包括一些美国公司也是这样。然而,10年20年以后,当这些成功者,站在领奖台上聚光灯下,他们又似乎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来讽刺那些新进入的,不论技术还是商业模式创新者。去乐视的人都是由于对A股财务自由的向往,我不太认同。应该是对互联网、新经济带来的巨大的想象空间的认同。而在华为工作十几年以上的员工,他们现在基本上一眼可以看见自己的未来了,这才是出走的根本原因。

__it老记冀勇庆:__华为对于资本运作一向都不感冒,但是老冀在这里谈的并不是资本运作,而是组织变革和员工激励。特别是员工激励,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已经从华为过去多年的竞争优势,转变成明显的软肋了。对此,华为人不可不察。老冀认为最迟到明年华为就必须再次进行组织变革。向着千亿美元营收目标前进的华为,应该将公司一分为二,裂变成两家独立的子公司,一家主打泛企业市场,另一家主攻消费者市场。

__Kevin王的日记本:__08年华为终端本来是要卖的,结果谈着谈着金融危机来了,投行也没钱买了。消费者BG如果将来单独上市,其他BG的人肯定有意见,谁不想股票兑现。大神对海思的喜欢绝对大于终端,当初对余承东的要求就是要盈利其他不管。华为将来要做1000亿美金,没消费者BG肯定不行。云管端战略已经制定,不管大神喜欢不喜欢,终端的重要性越来越大。原来华为的文化是低调做事,现在满天的手机广告,连大神都频频露脸在机场和食堂。华为最牛的还是执行力,大神和小徐总制定的战略能执行下去。个人还是喜欢原来低调的华为,不管怎样华为都是中国最牛的高科技企业。

总之,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但磐石不会。

Write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推荐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