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儿童手表遭遇洗牌,谁能黑马逆袭?

2015年上半年,中国儿童手表市场遭遇爆发式成长,销量猛增至2014年的8倍。同时约有600~700家企业在做儿童手表,主要集中在深圳,目前在渠道处挤压的库存非常多……

2015年上半年,中国儿童手表市场遭遇爆发式成长,销量猛增至2014年的8倍。同时约有600~700家企业在做儿童手表,主要集中在深圳。除了传统电教出身的品牌如步步高小天才、手机穿戴产品出身的品牌阿巴町、卫小宝、华为等;还有大量的互联网品牌加入其中,如360、搜狗、百度、腾讯、乐视等。但是到了2015年的10月之后,儿童手表市场整体出货量却遭遇整体下滑,最高幅度下滑70%。

根据笔者从渠道商获得的消息来看,目前在渠道处挤压的库存非常多,有大量的儿童手表并未到消费者手中去。该渠道商反馈,这种现象出现主要是因为在儿童手表产业的前期鱼龙混杂,很多厂商没有研发能力,直接套用公版公模就在出货。如果儿童手表不在个人体验和产品个性上进一步下功夫,这块市场很难撬动。

近日,上海艺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吴彬接受了笔者的采访。作为前华为终端架构设计部的负责人,吴彬组织和参与了P6到Mate7等多款明星产品的设计。超过17年的工作经验,吴彬拥有丰富的硬件设计及管理经验。针对市场入场者太多这个话题,吴彬认为在经历这波洗牌之后,真正有实力的公司会保留下来,未来能够把软硬件结合做好的公司将会具有竞争优势。

以下为本次对话的精彩节选:

“京东几百款儿童手表浑水摸鱼,父母挑花了眼”

Q:您在华为多年,为什么选择离开华为终端?

A:到了今年,华为手机业务已经成为国产手机排名第一。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已经很成功了,留在华为,不再是创业,而是守业。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还是喜欢做一些创新性的东西,不喜欢按部就班的做事。很多人说世界很大,想出去看一看。我在华为工作17年,岁数已经不年轻了,如果再不出来看看,可能就没机会了,就温水煮青蛙了。近几年,整个社会变化很大,特别是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对于还有梦想的人而言,是个窗口期。

Q:为什么会选择儿童手表作为创业方向?

A:我们认为手机是红海,竞争很激烈,差异化很难做。穿戴类产品相对来说还是一个蓝海。另外,也因为我们都是父母,小孩基本上都在小学、幼儿园阶段,我们认为儿童手表是刚需,竞争环境相对较好。所以我们决定切入这个市场。

Q:儿童手表这一波洗牌的原因是什么?

A:首先是可穿戴设备的需求点比较离散,不像手机的功能需求很集中,通信、娱乐、社交、上网、照相等都是基本的功能需求。以儿童手表为例,既有父母的需求,也有儿童的需求,这两个需求往往是矛盾的。

其次是可穿戴设备的体验还不好,因为智能穿戴的门槛其实要高于手机,对于体积、功耗的要求更高,因此在硬件设计上更加复杂。其实智能手机的引爆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开始体验也不好,直到iphone发布,Android出现,加上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导致智能手机对人的生活刚需紧密结合,这才真正引爆了智能手机的需求。儿童手表的体验增强需要元器件、芯片、整个产业链,包括应用、电池技术、整机设计的整体提升。

还有一个问题是产品同质化,很多家直接拿公板来做。很多很差的产品也在浑水摸鱼,对于父母来说也是挑花了眼,京东上几百款儿童手表,不知道选哪一个。其实去年很多小公司今年都已经洗牌洗的差不多了。

“硬件总是会越来越便宜,内容则不会”

Q:您觉得价格在儿童手表竞争中起到多大作用?

A:当你产品没有满足刚需,产品同质化的时候,用户就看价格。

大家都觉得iphone是好东西,但没有人会在意iphone卖得贵。但是一般的千元机,都没什么差异化,这时候大家反而开始讨论性价比了。

在智能穿戴上,拼价格是可以上量,但是想做出一个爆款的产品,一定不能拼价格,要以服务和体验为主。我们作为新品牌,一开始也不会追求很高的利润,我们会以合适的价格售卖。目前的儿童手表从300多到900多都有,杂牌太多,成本差异很大。我们认为随着产品质量的提升均价会往上走,但目前的最高价已经很高了。

简单的拼价格,其实最后就是拼谁有更多的钱来维持与竞争对手的消耗,这种方式不可持续。我觉得乐视的做法可以借鉴,因为在硬件不断降价的同时,内容和版权在不断的涨价。硬件的价格总是会越来越便宜的,而且会随着时间而贬值,但内容不会。当硬件的差异化越来越小的时候,内容的差异化是一直存在的。看完《太阳的后裔》,再看《欢乐颂》,不断会有新的内容出现,永远不会失去新鲜感。

Q:内容也会成为儿童手表的护城河么?

A:如果儿童手表只是打电话和定位,这个没有门槛。我们理解的护城河分几个维度:

第一个从硬件角度,现在可穿戴的设计难度是比手机高的。我们的研发团队都具有较深厚的从业经验,在硬件设计、软件设计、综合性能、质量、通信信号等方面的研发实力,我们相信比国内其他研发团队要高。

另外从供应链角度来看,我们还是积累了不少人脉。别人可能以现在的量去跟供应商谈什么都谈不到,但是我们去谈可能就没什么问题。

第二个从内容角度来看,因为我们跟乐视、喜马拉雅、蜜芽等内容提供商合作,所以我们在儿童内容方面也有很多的优势。比如故事、音乐、教育类的音视频。喜马拉雅的音频资源目前是NO.1的,蜜芽是母婴社区做得很好,乐视的儿童视频生态做得很好。过去的儿童手表主要从父母需求出发,认为儿童手表就是满足定位功能。但是真正使用儿童手表的儿童的需求没有人来满足。必须让儿童自己喜欢戴这个手表,这样的产品才有价值。

我们希望在合适的价格下,提供相对同类产品更好的用户体验,让小孩子自己喜欢戴。

Q:内容增加了,儿童手表的产品形态是否会改变?

A:我们的第一代产品是没有屏幕的,当时更多考虑父母和老师的需求,小孩可能就是看看时间。

第二代产品对小孩的需求考虑多一点,因为现在的父母更加开放,还是愿意听小孩的想法的。
小孩有很多不同的需求,有的说要听歌、社交、交朋友,这种需求通常只有手机能满足。小孩需要手机,但是家长不能允许,所以就需要这样一个手表满足他的部分需求。而且手表贴近人体,可以有各种传感器,可以进行身体健康的监视。

在设计第一代产品时,我们担心小孩的视力受到影响,所以k1是指针表盘的,没有屏幕。下一代产品我们规划了内容,必须采用电子屏,但为了保护视力,我们从屏幕上做到最优。当然这也给我们带来挑战,因为高清屏对于功耗、设计带来新的挑战,成本也会提升。但是在硬件上会带来差异化和门槛。

“以技术优势打造竞争力,新品将面世”

Q:您觉得跟竞争对手比,艺时的优势和劣势在哪里?

A:因为我们的产品是可以打电话的,所以现在主要走手机渠道。营商渠道是我们的优势,从第一款产品开始,与运营商的合作就很紧密。通信渠道很熟悉,但在教育书店、机场等非IT渠道我们还是不太熟。比如小天才是将产品卖给书店的。关于未来的渠道版图,我们将与“LePar”展开更全面的合作。

当然我们是新公司,在营销、品牌方面有所欠缺,需要补足这个短板。竞争对手虽然研发一般,但是他们对营销的投入很大,小天才、阿巴町、糖猫、360都是互联网公司,都有大量的投入宣传、推广。我们认为,在产品同质化的时代,竞争的核心在推广,但是当产品的差异化很明显的时候,产品本身就是最好的推广。

在技术上我们的优势还是很大的,这在我们即将发布的第二代产品上将会得到体现,相信可以满足大家的期待。

“以软硬结合的方式,改善人们的生活”

Q:您希望艺时发展成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A:仅儿童手表行业来看,去年卖得最好的,第一是小天才,第二是360,第三是阿巴町,第四是糖猫。今年我们希望能够进入一线梯队。

我们的想法是以团队的硬件实力加上跟乐视的合作,做互联网新势力。我们团队部分人来自华为,我们认为华为是成功的公司,华为的风格是面向客户,而不是只

做一个中间环节。我们的能力模型和风格也是直接面向客户,我们不适合做卖水的,而是适合做卖金矿的。

单纯做硬件或单纯做软件,都很难颠覆现有的巨头。所以乐视希望用软硬件结合的方式来颠覆传统产业,我们也希望做硬件以及互联网创新的公司。我们也在规划其它的产品,比如运动人群,儿童产品只是目前漏出的冰山一角,未来我们会做广义的智能硬件。从大的趋势看,未来的机会点是如何改善人的生活,这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使命。

Write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推荐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