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国产FPGA有戏了,中资并购Lattice再次提交美国政府过审

中国目前还未掌握的核心技术有哪些?国内IC从业者基本都知道,高端FPGA器件完全依赖进口,国内替代几乎为零,国家投入数百亿资金的仿制品出不了实验室,只能在体系内流通。国家投入大量资源去发展集成电路,FPGA这一关必须咬牙挺过去,FPGA在网络安全、人工智能、航天航空、工业和医疗市场愈发重要,国内和国外厂商的FPGA产品差距至少在5-10年以上,一旦出现国外供应商断供、禁运事件,后果将不堪设想。国内资本目前的做法是,并购整合一家国外原厂,快速获得技术专利和市场客户。不过,这一做法已经引起美国政府部门的警惕,失败风险加大。

据外媒报道称,去年11月同意以13亿美元收购美国芯片公司莱迪思半导体(Lattice)的并购基金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再度向美国政府提出交易审批申请。消息人士表示,再度将交易提交CFIUS审批,又给了该机构长达75天的时间来完成国家安全方面的审查,并同并购双方讨论可能存在的问题。krVesmc

莱迪思半导体总部位于俄勒冈州的波特兰,生产名为“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s)”的可编程芯片,企业可将自己的程序植入这类芯片以实现不同的用途。莱迪思半导体并不向美方出售芯片,不过其两大竞争对手--赛灵思(Xilinx)(XLNX.O)和英特尔(INTC.O)旗下的Altera生产的芯片却被使用在非民用科技领域。krVesmc

Canyon Bridge和莱迪思半导体原本表示,预计交易将在今年年初完成,协议规定,并购完成后Lattice作为Canyon Bridge的子公司独立运营。此事随后遭到超过20位美国国会议员的联合阻挠。CFIUS认为,Canyon Bridge的资金来源有问题,于是推迟了审批。krVesmc

外媒称,再次将交易案提交给美国政府审批是因为,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任两个多月后,多个政府部门的高级职位仍有空缺,导致CFIUS快速审批并购案的能力下降。krVesmc

Canyon Bridge和紫光,中资魅影浮现

Canyon Bridge是一个去年成立、有中国背景的全球私募股权基金,主要资金来自北京国新基金,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硅谷。Canyon Bridge的已公开的两个创始合伙人Ray Bingham和Benjamin Chow(周斌),曾任北京国新基金董事总经理,并任北京领投资本合伙人等职务,Ray Bingham现任赛普拉斯半导体(CY.US)的执行总裁。而Canyon Bridge的高级顾问则是前中芯国际CEO王宁国。krVesmc

根据莱迪思半导体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供的文件显示,Canyon Bridge唯一的投资人是China Venture Capital Fund Co Ltd的一家子公司。据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的网站显示,China Venture Capital Fund是其旗下基金。krVesmc

国新基金是一家2010年12月22日成立的资产经营与管理公司,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直接监管。该公司主要用于国资委授权的从事中央企业产业布局优化、国有资产经营与管理、 国有资本运营的控股经营平台,可以看出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国资委。公开消息可知,目前已获得国新基金投资的项目包括中国电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改制项目、参与设立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公司、滴滴出行A-17轮融资、上海阿波罗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新三板挂牌企业)定向增发、澜起私有化股权投资项目和中石化销售公司改制重组等。krVesmc

收购Lattice背后也浮现紫光集团魅影,紫光曾在公开市场多次购买Lattice的股份,一度持有8.65%股份。日前,紫光集团刚刚获得国家开发银行、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提供的1500亿元的投融资支持,用于发展人工智能和集成电路,其背后意义不言而喻。krVesmc

收购Lattice,建立中国FPGA正向生态

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领域越来越受到关注时,并行运算需求渐起,FPGA能见度也跟着升高,除了英特尔重金买Altera(Intel PSG)、微软在自家云端数据中心导入FPGA抢着布局。krVesmc

实际上,FPGA门槛极高,中高端市场由Xilinx和Intel PSG(原Altera)把持,它们都与全球最先进的Foundry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展开技术和工艺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产品毛利率高并价格昂贵。对大客户而言,缺点是价格贵,优点是高速/高可靠性,能够支持开发各类应用。krVesmc

Lattice不如Microsemi有背景,后者在特殊应用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作为同一时期起步的Lattice,早已放弃和Xilinx和Intel PSG非民用和企业市场,远离主流市场,转向消费级市场,也取得不错效果。比如,今年苹果iPhone 7里甚至也采用了Lattice的FPGA芯片,HTC的VR产品中同样也采用了Lattice的产品。不过,受制于市场用量小、产品廉价,严重依赖大客户,营收和业绩一直难有起色。krVesmc

国外,也有一些新兴的FPGA厂商Achronix Semiconductor及MathStar,背后有大型原厂和规模大客户支持,直奔高端市场而去。Lattice是最好的选择,老玩家有IP核有技术积累,又无相关背景,还称霸低端市场,符合中国一贯的从低端向高端突破的产业方向。krVesmc

国内方面,也涌出一大波FPGA厂商,海归队如京微雅格,国家队如同创国芯,正规军如高云FPGA等,大都实力太过弱小,产品竞争力不明显。大部分国产FPGA都用原厂的EDA工具逆向开发,自己做正向EDA攻关的京微雅格团队濒临倒闭。不过,国内一批新军利用原厂IP核构架逆向EDA工具开发的FPGA产品,因为价格低廉受到欢迎,在消费级市场和车用半导体领域,蚕食MCU和DSP的市场。krVesmc

2017-ESM-1krVesmc

Edit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推荐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