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金立董事长刘立荣:我不会跑路 必要时可放弃控制权

在手机市场的“悲观时刻”,金立公司在这个寒冬中遭遇生死劫难。因为资金链问题被曝出,引发供应链企业以及金融机构等债权方挤兑,多家上游供应链公司受到影响。

金立的资金缺口有多大?如何推动债务问题的解决?拖欠债务能否偿还?1月30日,金立董事长刘立荣接受了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旋涡之中的他情绪尚比较乐观:“金立的生产和销售逐渐恢复了正常,我不会跑路,债务一定会一步步偿还。”这位“手机行业围棋下得最好”的企业家近期可能没时间下棋了,他正忙于寻求出售银行股权和物业资产,同时引入战略投资者来解除此次危机。

多家上市公司受影响

2017年,金立手机出货约3000万部,排在中国市场第七位。手机制造行业普遍利润较低,一旦出现问题,利润薄弱、抗风险能力差的供应链环节容易引发连锁反应,在2015年手机供应链就曾爆发出大批工厂倒闭,福昌电子、东莞京驰、深圳鸿楷兴等一批代工厂破产,影响了上游数百家小公司。

截至目前,维科精华可能是已经曝出的受到金立影响最大的上市公司。由于金立方面拖欠维科电池应收货款8409.99万元,可能导致维科精华2017年业绩继续亏损,面临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此外,尚有欧菲科技、深天马等供应商对金立有较大额度应收账款,江粉磁材旗下东方亮彩也在受影响之列。

昨日(1月30日),欧菲科技发布业绩预告,对部分客户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损失3亿元。该客户疑为金立。

据工商资料,金立旗下子公司同样出现了账款违约的问题。2017年,金立旗下的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3处房产被抵押,并且2次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被强制执行,被最高法列入失信公司名单。

金立没有公布短期内存在多大资金缺口,但从供应商追诉的债务上对比,金立面临的问题比乐视的问题要乐观。

资金链问题因投资超限

1月30日,证券时报记者通过社交软件采访了金立总裁刘立荣,作为持有金立最重要平台金立通信41.4%的最大股东,刘立荣首次对金立资金链危机作了回应。

对外界流传金立的资金链危机主因是他本人赌博输掉几亿元,刘立荣称:“那些都只是市场传闻。”他说,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和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费用接近100亿元,对金立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导致货款周转困难,在拖欠货款后被供货商申请资产保全。

从动态来看,金立确实面临着不小的财务压力。位于前海的金立大厦正在投入建设之中,2017年7月金立还宣布将在重庆投入50亿元建设生产基地。此外,金立在2017年还连续对南粤银行等做了财务投资。

随着欧菲科技、深天马A等公司申请资产保全,部分银行也向法院起诉冻结金立公司资产以及刘立荣个人资产。1月9日,因为中信银行东莞分行向法院诉讼,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刘立荣所持有的金立通信的41.4%股份被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冻结,限制时间为2018年1月10日~2020年1月9日。而在东莞法院之后,深圳法院也申请了轮候冻结,冻结时间为3年。

目前金立持有微众银行股权、南粤银行股权以及在正在建设中的位于深圳前海的金立大厦等重要资产都处在资产冻结中。另外,因对部分账款承担连带责任,刘立荣及其妻子名下的个人资产也被供应商申请了财产保全。

欧菲科技断供影响回款

金立资金链问题在2017年12月开始爆发出来,欧菲科技股价率先受到影响。去年12月14日,欧菲科技召开了投资者电话会议提到,欧菲科技对金立手机的应收账款约6亿元,并已经申请了财产保全,抵押物包括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元。

在刘立荣看来,欧菲科技的断供对金立的影响是最大的。“在生死关头曾向欧菲科技高层求助,解除微众银行股权以外的其他资产保全,并全面恢复供货。”刘立荣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欧菲科技曾向金立提出将微众银行股权转让给欧菲科技,因为欧菲科技断供对生产影响很大,当时金立同意了全面配合转让微众银行股权,并向银监会递交了《关于请求将微众银行股权转让给欧菲光公司的报告》,此后欧菲光恢复了供货,但微众银行的股权转让未获银监会批准,此后欧菲光再次断供。”

刘立荣没有向记者透露目前金立存在多大的资金缺口,但是他提到因供应商断供导致短期偿债压力很大。“整个资金链危机的过程中,只有欧菲科技一家重要供应商停止供货,受其影响2017年12月和今年1月份货款回笼下降较大,欧菲科技断供45天影响了至少30亿元货款回笼,欧菲科技同时申请保全了我和我太太名下的个人资产。”

刘立荣对欧菲科技的态度显然是不满的,他表示,金立目前生产和销售处于基本正常状态,员工工资已经正常发放,内部较为稳定。“目前公司在做出售资产的工作,一边偿债一边生产。公司正在寻找出售资产来渡过这次危机,但是欧菲科技的债务目前不会处理了。”

寻求战略投资者

按照刘立荣的计划,金立将分三个步骤来解决资金链问题:“首先,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市场在就有未来;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刘立荣对记者表示:“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已经有进展,目前整体方案在谈判中,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在记者追问是否会放弃金立控制权时,刘立荣表示:“必要时可以。”

金立也在寻找微众银行股权和金立大厦等资产的接手方。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微众银行发起成立股东之一,金立曾出资9000万元获得微众银行3%的股份。此外,金立在深圳前海合作区妈湾片区拥有一处在建金立大厦物业,根据前海管理局官网信息,金立大厦为1栋地上23层、地下3层,占地5776.77平方米大楼,总建筑面积54118平方米,项目总投资12.35亿元,接近竣工。此外,金立通信在2017年6月12.8亿元投资南粤银行,获得了9.49%的股权。

刘立荣表示,如果把持有的微众银行股份和金立大厦资产出售,预计可以回笼70亿元资金,此外南粤银行股权估值接近20亿元,这些钱可以解决当前的资金缺口问题。但是微众银行的股权的转让需要银监会审批通过,而金立大厦资产在欧菲科技、深天马A等申请财产保全后处在冻结状态,南粤银行股权在上海唐神广告公司申请财产保全后冻结。受限于此,资产出售的时间上难以把握。

“我不会跑路,债务会一步步偿还,金立对解决这次危机是有信心的,希望能有一个宽松的环境来解决问题。”刘立荣最后称。这或许也是他希望通过记者对金立债权人的表态。

本文转载自证券时报

二维码

Edit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