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张忠谋“裸退”:实行“三不”政策,慢慢放手想未来

87岁的科技教父主持正式交棒前最后一场法说会, 依旧挺直腰杆,谈笑风生; 下台前,轻轻一句I will miss you,洒脱道别。一手打造了台积电的张忠谋选择“裸退”,落实“三不”政策,独创接班“双首长制”,在这最后一段时间的任期里,他是如何思考自己及台积电的未来?本文综合了张忠谋面对《天下》、《今周刊》采访时的回答,聆听张忠谋的“裸退”心声......

预计在今年6月退休的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1月18日下午出现在台北远东饭店,最后一次主持法人说明会。他在台上的身影,比过去每一次法说,都显得轻松自在,多数问题都交给共同执行长刘德音与魏哲家回答。看得出,他已逐渐放手公司的日常业务。

张忠谋也在所有问答结束之后,以英文说了一段感性的结语。“我主持这个会议将近30年了,我很享受这段美好的时光。我希望你们也有一段美好时光。我会想念大家,非常感谢。”

退休“三不”——不任董事、不任顾问、不任荣董

张忠谋在生涯高峰,毅然选择“裸退”,挥别毕生心血,更是开台湾企业风气之先。他在《天下》专访时强调,退休后不做任何跟公司有关的事情,“不担任董事,不担任顾问,也不担任荣誉董事长,都不担任了。”

因为他观察,在美国以及台湾企业界,不少优秀企业家交棒后,对于权力仍是恋恋不舍。“这样对公司不好的,对舍不得放弃的人,也不好,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张忠谋表示自己坚持裸退,并不是有树立什么典范的野心,只是因为觉得这样做,对公司好,对接班人好,对他自己也好。假如名义上,把权力和头衔都给接班人,事实上背后还有个人指指点点,那是很讨厌的事。

他规划由现在两位共同执行长刘德音、魏哲家(见下表),分别接任董事长与总裁,独创企业接班的“双首长制”。

esmc02011420

张忠谋表示自己这段时间还是台积电董事长,但“每天都在想未来”,规划很多事情,外界可以用“慢慢放手”来形容。这段时间比较特别的事,就是会告诉他的接班人“我是怎么做的,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的考虑点是什么”,至于接不接受在于对方。

有人收购台积电?——价钱好就卖

被问到台积电对国内产业扮演重大角色,但公司外资持股却高达八成,若将来私募基金或其他势力锁定台积电收购该怎么办?对此,张忠谋却语出惊人地表示:“假如价钱好的话,就卖给他。”但他也指出,以台积电目前市值,单一势力想收购台积电不太可能。

张忠谋指出,死守一家公司是台湾一种“不好的文化”,并表示将来如果收购价格给得够好的话,卖出台积电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他也表示,目前台积电的股价在200多元,假设将来有人出价每股300元,那么收购市值就达到8兆台币,是历史新高,考虑到收购市值,收购台积电虽然理论上可能,“但不是一个现实的论述”。

张忠谋点出,外资更可能透过收购百分之五的股票,进入台积电董事会,但是对于这点,公司也能透过缩小董事会规模因应,张忠谋表示外资需要买到百分之十,才有可能获得一席董事,但这并不符合成本考虑。

担心未来台积电方向会走歪吗?——企业不会永久繁荣发达

访问中提到张忠谋是否担心,台积电持股分散造成公司失去目标方向,对此他表示台积电本身拥有很好的商业模式,只专注于半导体制程所以可以持续创新。

但他也表示,其实不用把企业当作永久都会很繁荣发达,不是这样子的,像RCA(美国无线电公司)老早就销声灭迹了,“台积电再过20年我想应该没有问题。假如过50年,我想台积电一定还会存在的。但不一定一直保持成长就是了。”

有什么事情放不下吗?——没什么放不下的

最后被问到离开台积电后是否会有放不下的地方,张忠谋则豁达地表示:“我没有什么放不下。”

在主持完最后一次法说会后,夫人张淑芬问,是不是有点感伤?张忠谋表示,在这种事情上自认自己比较西方,认为每件事情都有它的阶段性,完成了就OK,没有什么恋恋不舍,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眷恋,至少比东方少很多。就像面对死亡,东方就是哭哭啼啼,但是在西方,(死亡)就是这么一回事,虽不会去鼓励要很快乐,但也绝对不是很悲伤的事,这就是阶段性,人士走完,阶段完成了,就bye bye,不必哭哭啼啼。

“对死亡都如此了,死亡是时候一到,一切都完了;那退休后还有很多时间,很多事情呀。那么,我对法说会say goodbye,有什么值得悲伤呢,也许是值得高兴。”

本文综合自天下杂志、今周刊、联合新闻报道

二维码

Edit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