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供应商踩雷金立危机:欧菲应收6亿、深天马坏账1.76亿,维科恐退市……

虽然金立董事长刘立荣已出面回应资金链危机,表示会一步步偿还债务,但近期多家A股公司曝出受到金立资金链危机的影响,继欧菲科技对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损失3亿元后,昨日(2月5日)晚间,深天马A发布公告称计提约1.86亿元资产减值准备,影响2017年度净利润1.86亿元,其中单项计提的1.76亿元坏账应为踩雷金立资金链危机所致......

深天马A:计提坏账1.76亿元

2月5日晚间深天马A公告显示,公司对单项金额重大,单独进行减值测试计提坏账准备约1.76亿元(未经审计),主要为个别客户未能按照与公司约定的付款日履行付款义务。公司已及时积极通过合法合规的手段采取了资产保全等应对措施。

此前金立董事长刘立荣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天马A已经申请对金立采取资产保全措施,申请保全资产约1.75亿元。对照来看,深天马A单项计提的1.76亿元坏账应为踩雷金立资金链危机所致。

据悉,深天马A是金立重要的手机显示屏供应商之一。2017年金立推出了八款全面屏手机,覆盖高、中、低档全线产品,金立公开表示其产品屏幕主要来自三星和天马。

根据深天马A发布《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在2017年1月1日,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约20亿元(经审计),坏账准备金额为4205.68万元(经审计)。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5.58亿元(未经审计),坏账准备金额为2.28亿元(未经审计)。

公告还表示,本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额是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的结果,最终计提金额以及对公司损益的影响将以年度审计确认后的结果为准,尚需提交公司董事会审议,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带来重大影响。

在金立曝出资金链问题后,1月20日,有投资者在互动易平台向深天马A提问“公司对金立的应收账款有多大规模?金立是否有欠款?有无财产保全措施?”深天马A回复表示:“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情况一切正常,并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公司没有指出是否受到金立的影响。

欧菲科技:计提坏账3亿元

1月30日晚间,欧菲科技发布业绩修正公告,表示2017年公司净利润下调至10亿元-11.5亿元,同比增长幅度40%-60%。而在2017年10月23日晚间披露的2017年三季报中,欧菲光曾预告公司全年实现净利润为12.9亿元至15.8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为80%至120%。

对于此次业绩下修,欧菲科技给出的解释是基于谨慎性原则,对部分客户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损失3亿元所致。对此,有市场人士就指出该部分坏账有可能是受“金立事件”影响。

作为金立手机“S10”摄像头模组的独家供应商,欧菲科技与金立之间的业务关系不言自明,而去年12月14日,市场传闻欧菲科技对金立的应收账款因后者可能破产或将出现损失,公司股价当日盘中受此影响几乎跌停。

尽管欧菲科技反应迅速,当日午间紧急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说明公司来自于金立手机的营收占比很小,不足10%;而且对金立手机约6亿元的应收账款已经申请了财产保全,相关抵押物总体估值超过20亿元,但仍未能扭转当日股价大幅下跌的颓势,最终收盘跌幅超过7%。

如果最终欧菲科技实际业绩落于预告区间下限附近,也就意味着整个第四季度公司“白忙活一场”。

不过,对于欧菲科技,金立方面似乎也有所不满,“整个资金链危机的过程中,只有欧菲科技一家重要供应商停止供货,受其影响2017年12月和今年1月份货款回笼下降较大,欧菲科技断供45天影响了至少30亿元货款回笼,欧菲科技同时申请保全了我和我太太名下的个人资产。”刘立荣指出,欧菲科技的断供对金立影响甚大。

维科精华:面临退市危机

维科精华应该是目前被曝受金立影响最大的供应商。1月26日,维科精华(600152)公告,由于子公司维科电池第一大客户金立拖欠应收货款8409.99万元,公司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1月26日,维科精华发布公告预计2017年度公司净利润约在-3710万至4700万元,公司或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正是踩上了金立资金链危机的雷,因金立拖欠了维科电池应收货款8409.99万元,维科精华的命运也突然前途未卜。

esmc02061328

据维科精华公告,维科电池2017年度预计产生净利润约5997万元,但因维科电池遭到金立拖欠8409.99万元应收货款,如最终无法收回,最大程度可能导致维科电池亏损2413万元。因为维科精华在2016年已经发生亏损,若今年仍录得亏损,维科精华股票将被“戴帽”。

目前,维科电池近日已向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起诉交易金立通信旗下两子公司违约。公告显示,金立通信持股100%的金卓通信和持股92%的金铭电子是维科电池2015年度和2016年度的第一大客户。金卓通信和金铭电子长期向维科电池采购手机电池,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金卓通信向维科电池采购的未付款金额共计3533.37万元,金铭电子向维科电池未付款金额共计4876.62万元。

2018年1月8日,金立通信、刘立荣出具《担保函》两份,承诺对金卓通信和金铭电子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维科电池认为,金卓通信和金铭电子应及时足额支付货款,金立通信和刘立荣根据《担保函》应对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证券时报记者从维科精华董秘办获悉,该公司预约在4月12日发布2017年年报,如果金立方面能在此之前偿还应付货款,维科精华仍能避免“戴帽”。2017年财年已过,若等不到金立方面的货款,戴帽或难以避免,目前公司方面正积极诉讼。

维科精华重组报告书显示,维科电池2014年前五名客户中,联想为第一大客户,公司来自联想的营收占到总营收的33%,来自金立营收占比约15%;此后来自金立的营收比重逐渐升高,至2015年金立成为维科电池第一大客户,营收占比提升到16%;2016年随着金立手机出货量提升,维科电池来自金立营收由1.5亿元增至3.4亿元,营收占比提升至26%,同期来自第二大客户罗马仕科技的营收为1.7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13%。可见,金立目前在维科电池业务中占到权重比较大。

esmc02061353

其他:影响有限?

在金立董事长刘立荣持股41.1%被冻结的消息传出后,瑞信曾发表研究报告称,旦金立陷入财政危机,将影响大陆和台湾两地的手机零件供应链。

瑞信推算欧菲科技在金立的占比最多,其他主要供应商也被牵涉,但相信影响有限,包括天马微电子、信利及长盈精密,而舜宇光学及瑞声科技主要针对领先品牌,同时在乐视发生债务问题后有较好的信贷控制,预计影响非常微弱。

该行也表示,金立资金链危机对台湾企业的应收账问题应该不大,因当中大多涉及预制组件,故非直接与金立往来,当中或影响敦泰科技及瀚宇彩晶股份,但可被内地其他智能手机生产商的市占率增加而抵销。

目前,长盈精密、联发科、敦泰均已间接或直接回应了是否受金立事件影响问题。

1月18日,长盈精密在股吧上回应股民关于金立是否为公司主要客户时表示:“金立非公司主要客户,近三年与公司业务往来极少,占公司营收比重极小。”该回应间接表示其受金立资金链危机影响不大。

至于台系厂商方面,除了上述瑞信所提到的敦泰科技及瀚宇彩晶股份外,金立供应商还包括联咏、联发科等IC厂商以及大联大、文晔等分销商。

联发科方面表示,此为单一客户事宜不便评论,不过此事件对财务不至造成影响。

据手机供应链业者透露,台厂供货大陆厂商多数采用代理商交货方式,也就是交芯片给代理商,再由代理商出货,因此终端客户若财务上发生问题,风险将由代理商承担,对台厂取得货款不会有太大影响。

另一种情形则是台厂确认收到现金款项,才交货给陆厂客户,此举可确保IC设计厂收帐稳定,据悉联发科就是采此方式,不过联发科对实际收款模式低调没有响应。

据悉,联发科手机芯片出货金立比重并不高,营收比重约在5%内,且联发科的供货收款模式采最保守安全原则,因此此事件并不对联发科造成影响。

触控芯片厂敦泰则指出,金立营收比重已经很低,不到 1%,且公司是透过代理商出货,采现金收付,因此对敦泰而言出货就已收到货款,代理商与客户之间的问题,则由代理商处理,敦泰与金立的接触,仅在于出货后的后续工程支持上。

而台湾IC分销商则透露,先前确实有代理IC设计厂产品对金立出货,但目前几乎无业务往来。

据媒体报道,江粉磁材旗下东方亮彩也受到了金立事件影响,该公司尚未就此事作出回应。不过,金立是东方亮彩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去年金立辟谣高管赌博输钱新闻晒出的刘立荣与供应商及银行相关人士的合影,照片中就包括东方亮彩。

至于信利,金立是其双摄头的主要客户之一,据悉金立在2017年5月发布的一款搭载4摄像头手机产品,信利是主要供应商。目前信利也未就金立事件回应,中金在线认为影响有限,“首先金立手机销量本身不算大,预计 2017年全球销量 3000-4000万部之间,且金立手机占公司收入比例较小;第二在经历乐视手机事件后,公司对客户账款管理更为谨慎。”

但不得不说,信利在2017年计提乐视坏账影响5亿多港元,如今若再受金立坏账影响,那就太悲催了......

金立现状:欠款或达百亿

今年1月16日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被爆41.4%股权被冻结之后,金立多起的诉讼和债权纠纷案件浮出水面。一名供应链人士向媒体透露,金立对外欠款可达到百亿,其中拖欠银行86亿、拖欠供应商40多亿元。

通过公开资料查询发现,刘立荣多个公司陷入抵押或合同纠纷中:金铭电子2017年已有3个动产抵押,债务期限到2019年2月25日,抵押权人浙江浙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0.66%的东莞市金众电子有4个动产抵押,债务期限2019年8月19日,抵押权人远东国际租赁有限公司;金利科技有限公司也遭到了多个人民法院的股权冻结;刘立荣本身持有金立公司41.4%的股权也被进行了轮候冻结;

金立持有的微众银行股权、南粤银行股权以及在正在建设中的位于深圳前海的金立大厦等重要资产都处在资产冻结中。另外,因对部分账款承担连带责任,刘立荣及其妻子名下的个人资产也被供应商申请了财产保全。

除此之外,刘立荣以及其各公司也在2017年1月份陷入了多起诉讼。

esmc02061327

不过,金立董事长刘立荣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也承认了金立的资金链危机,并透露正在积极解决问题。刘立荣表示:“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已经有进展,目前整体方案在谈判中,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在记者追问是否会放弃金立控制权时,刘立荣表示:“必要时可以。”

按照刘立荣的计划,金立将分三个步骤来解决资金链问题:“首先,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市场在就有未来;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金立也在寻找微众银行股权和金立大厦等资产的接手方。

工商资料显示,金立目前持股广东南粤银行9.39%的股权,认缴金额为6.99亿元。据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微众银行发起成立股东之一,金立曾出资9000万元获得微众银行3%的股份。此外,金立在深圳前海合作区妈湾片区拥有一处在建金立大厦物业,根据前海管理局官网信息,金立大厦为1栋地上23层、地下3层,占地5776.77平方米大楼,总建筑面积54118平方米,项目总投资12.35亿元,接近竣工。

刘立荣表示,如果把持有的微众银行股份和金立大厦资产出售,预计可以回笼70亿元资金,此外南粤银行股权估值接近20亿元,这些钱可以解决当前的资金缺口问题。但是微众银行的股权的转让需要银监会审批通过,而金立大厦资产在欧菲科技、深天马A等申请财产保全后处在冻结状态,南粤银行股权在上海唐神广告公司申请财产保全后冻结。受限于此,资产出售的时间上难以把握。

至于公司运营方面,刘立荣表示金立的生产和销售逐渐恢复了正常,员工工资也正常发放,内部较为稳定。媒体从金立内部人员了解到,之前拖欠的员工工资已经发放,金立工厂目前也一切运作正常。

此外,金立还在重组印度团队。金立全球销售总监David Chang表示,“我们正在重组印度团队,而且在不久之后将在该地区实行全然不同的商业模式。我们对于金立在印度市场取得的地位也深感激动,并愿向所有金立忠实用户承诺金立不会离开印度市场。”

“我不会跑路,债务会一步步偿还,金立对解决这次危机是有信心的,希望能有一个宽松的环境来解决问题。”刘立荣表示。

本文综合自国际电子商情、证券时报·e公司、界面、鉅亨网、网易科技报道

二维码

Edit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