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陈大同谈中国半导体产业:现在的过热与之前的冷清比,是好事

近日,展讯联合创始人、北京清芯华创投资公司投委会主席陈大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了其对中国半导体的看法,他表示模仿只是中国半导体的过渡,只有创新才能走得更远,并指出现在半导体发展实际上又有点过热了,但和前面那种冷清的局面比,总归是件非常好的事......

陈大同现任展讯联合创始人、北京清芯华创投资公司投委会主席,其于1977年高考恢复之际考入清华大学,是国内首批半导体专业的博士生,其后于1989年留学美国就读伊利诺斯大学和斯坦福大学。1995年和2001年,陈大同分别在美国和中国参与创办了Omnivision(豪威科技)和展讯通信,前者致力于CMOS图像传感器芯片,后者研发出了自主知识产权的手机基带芯片,均一度成为全球同行业的引领者。2008年,展讯在美国上市后,他投身风投,领导了一系列集成电路领域的投资。

从1978年开始进入半导体专业学习到现今,陈大同见证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成长以及所处世界地位的变革。在他看来,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从早期的自力更生、政府主导逐步发展成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模式,产业基金的运作撬动了更大的资本力量,而良好的市场和政策环境带动了海归与国内技术人才集聚的产业现状。

陈大同向媒体澎湃新闻表示,中国半导体产业从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初开始萌芽,然而因文革及闭关锁国 ,逐渐与国际先进水平拉开了距离,时至1980年初,中国半导体产业距国际水平已经差得非常远。

第二阶段从1980年代末开始到整个1990年代,政府想通过国家意志引进国外技术来做。当时有两个国家项目,一个是“908工程”,引进六吋生产线;另一个叫做“909工程”,引进当时最先进的八吋生产线。但是最后证明这不是一个成功的模式,因为它还是一个完全国有的、没什么激励机制的模式,需要国家不断输血。

第三个阶段从2000年开始一直到2013年,这个阶段发生了几件标志性事件。2000年的时候发生了两件最重要的事;一是真正跟世界接轨的合资半导体代工厂中芯国际和宏力建立;二是国家当时的信产部下发“18号文件”(《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这份文件的号召作用使得不少海外精英回国创办设计公司。此外,从本世纪初开始特别是2005年以后,硅谷VC(风险投资)开始向国内投资了,这促使更多留学人员回流。

在这个阶段,半导体企业雨后春笋般冒出,以民营企业为主,并发展迅速,至2013年前,在设计、封装,包括设备跟材料,各个行业都有一些自发的企业,等于有了一个自发的产业基础。

在陈大同看来,2013年至今,中国半导体产业算是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国家开始出手协调资源,组织攻关,并决定把集成电路当作一个国家战略来发展,2014年发布了《纲要》,随后成立领导小组、大基金,“许多不敢做、不能做的事全都能做了,而且半导体发展成为热点,实际上又有点过热了,但和前面那种冷清的局面比,总归是件非常好的事。”

陈大同指出,在国内,任何一个产业都会有几个阶段,最早是没有,一穷二白,突然有一家起来起了示范作用,呼啦一下,后面跟着全起来了,马上过热。但是计划经济跟市场经济不同,计划经济靠计划,没有过热,也没有发展;市场经济下,大家都会上,过热之后大家各自拼,最后剩下一些特别有生命力的、真正做的好的企业。用市场的方式进行淘汰,再通过重组并购,产业才能逐渐成熟,剩下的都是生命力非常强的龙头企业。

他认为半导体有几个特点跟原来不一样。首先,半导体是明星当中的明星,高科技当中的高科技,是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当中最重视的一块。此外,这几年国家投资体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在2013年之前国家资本和社会资本没有任何交集,而国家资本的投资效率非常低。从2013年开始,政府尝试一种以国家引导加市场运作相结合的方式。

同时,陈大同也表示,十多年前大概有80%以上的半导体公司都是海归创业,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国内的工程师都培养起来了,也都见过创业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是以国内人才的创业为主。

面对目前中国半导体产业主要依靠进口的现状,陈大同表示,依赖或者模仿只是一个过渡阶段,但是真正要生存下来,要发展好,一定要有自己的创新。创新一般是从小的、适合本地功能的微创新开始。开始的时候模仿,就跟学画画似的,先临摹人家的,但是到一定阶段一定要创新,谁创新得好谁能走得更远。现在,不少国内半导体公司已经开始有了创新产品,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

在他看来,美国硅谷半导体产业衰败的原因很值得我们借鉴。陈大同认为硅谷半导体产业衰败最大的原因是由于美国的产业虚化,电视、冰箱、手机等制造业全搬到亚洲、搬到中国来了。客户搬走了,芯片公司也无法存活。过去几年之内,欧美大公司合并趋势明显,几十家大公司最后只剩几家了,硅谷那种模式已经进行不下去了,只得靠合并来跟中国抗衡。

陈大同还提到了另一个非常有借鉴意义的国家日本。“日本在20年前特别厉害,现在它的半导体产业几乎全军覆没,是因为20年前日本的电子产品遍布天下,索尼、松下等五大品牌统治全球,所以它的芯片厂商供应给本国的电子产品厂商就行,但现在那些电子产品绝大部分被韩国和中国台湾、中国大陆三方打没了,客户没了,造成日本整个半导体产业的全军覆没。”

陈大同认为,短期最厉害的是韩国,韩国的发展模式是可以借鉴的。“为了做存储器,韩国三星公司前面大概10年一直是亏损的,背后其实有国家大量的支持,做起来后三星就天下无敌,把欧美企业打败,把日本企业打败,垄断全球。”

本文整理自澎拜新闻报道

二维码

Edit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