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日系MLCC 2500颗料号明年3月截单,国巨预计MLCC缺货到2019年

国巨董座陈泰铭昨(5)日表示,积层陶瓷电容(MLCC)产业长期不健康,导致日、韩、台三地大厂自发性节制扩产,而车电价格是一般3C产品的3~4倍,日商不会再回头扩产中阶品,重蹈投资无法回收的窘境。影响所及,MLCC供需缺口不仅无法弥平,到2019年都无解。

国巨董座陈泰铭昨(5)日表示,积层陶瓷电容(MLCC)产业长期不健康,导致日、韩、台三地大厂自发性节制扩产,而车电价格是一般3C产品的3~4倍,日商不会再回头扩产中阶品,重蹈投资无法回收的窘境。影响所及,MLCC供需缺口不仅无法弥平,到2019年都无解。

陈泰铭在去年股东常会后,释出MLCC库存水位腰斩的看法,结果MLCC足足缺货超过一年,到今年前5月,国巨的MLCC订单出货比超过2倍,电阻更超过3倍,迄今都还处于配货状态,昨日股东会后,陈泰铭再预言,MLCC供需缺口到2019年仍然无解。

陈泰铭分析,汽车从传统燃料引擎转向油电混合车、电动车,对MLCC需求推动的效果不是10%、15%,而是几倍在翻升,这些价格是一般3C产品的3~4倍。而从日商村田的产品组成来看,高阶对中高阶是7比3,高阶是主要获利来源,中高阶则处于亏损边缘。由于产业不健康,中高阶领域大家都不赚钱,不是只有日商转车用、工规,国巨也在转,日商转出去的产能,是否会回头扩充中阶产品,再回到低毛利率时代?陈泰铭认为日商不会重蹈投资无法回收的窘境,这都是一种自律性的产能节制。

国巨陈泰铭:涨价让电容电阻回归比较健康状态

陈泰铭也表示,高容、小尺寸与中阶品使用的设备、材料差距不大,差别在于制程、粉末调配上,日商有自己的配方,脚步比较快,理论上高阶的毛利率比中高阶高30%,假设高阶品价格是100,中高阶电容理论上要有60~70的行情,然而产业的不健康,导致价格只剩下10,大家都做得很辛苦,如今也只回到20~30,略为比较健康的状态。

至于电阻,国巨过去面临每年20%以上的砍价压力,利润杀到连红色供应链都觉得无利可图,这波也一样,虽然没有杀手级应用,但是每个装置的应用、新功能升级,导致MLCC用量大增,电阻需求也上来,只是上来的比率没有MLCC大,然而电阻长期没有扩产,供应厂家少,随着用量拉升,电阻产业才刚回到比较健康的状态。

日系大厂部分料号明年3月停止接单,除小型化外,台厂承接转单效应

日系某大厂日前传出减产计划,约有2,500个积层陶瓷电容(MLCC)料号将在明年3月停止接单,2020年3月不再出货,这些减产的料号约占该日商产能的25~30%。国巨董座陈泰铭表示,扣除约20%转向小型化,外溢的订单将转来台湾,且部分规格只有国巨有能力承接。

日系指标性大厂月产能约1,200~1,300亿颗,陈泰铭表示,包含TDK、村田等日商都在转产能,其中一家日商日前发通知给客户,约有2,500个料号在2019年3月停止接单,2020年3月不再出货。日商藉由此策略,游说客户从传统型MLCC转向小型化,估计小型化的比率不会超过20%,转换需要认证、整个印刷电路板(PCB)重来,「如果这么容易,缺货情况不会拖这么久」!

陈泰铭认为,这些减产的料号约占该日商产能30%,扣除小型化的比率之后,外溢的订单会转到台湾,有些料号如X5R的0402、01005只有国巨可以承接。

陈泰铭说,外界仅聚焦涨价,这只是供需短期现象,国巨拥有全球最广的通路,客户结构、产品组合与同业截然不同,目前欧美高阶、工规的比率拉升,高阶订单占比达40%,陆资客户的高阶订单占比也超过50%,这才是国巨毛利率长期高于同业的主因。

这一波缺料,国巨的EMS客户误以为国巨将货源优先供应给陆资经销商,陈泰铭驳斥,国巨长期以来经销、直销比率没有太大变化,欧美客户採直销、经销并行。亚洲以直销为主、陆资以经销为主,客户涵盖比特大陆、华为、比亚迪、小米等主流企业。

国巨日前宣布以新台币220亿元收购美国天线大厂Pulse,陈泰铭表示,在特斯拉(Tesla)、Google、思科(Cisco)、Amazon的BOM(物料清单)表中,到处可见Pulse的影子,国巨并购Pulse是要跳脱纯做OEM的格局,国巨要打世界杯,就要从欧美主流市场的Design in(设计导入)做起。

二维码

Edit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