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法人被抓,账户冻结,年富供应链陷合同诈骗案

宁波东力发布公告称:就公司被合同诈骗一案,当地公安局已立案侦查,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目前李文国被抓,年富供应链账户被冻结......

7月1日晚,宁波东力发布公告称:就公司被合同诈骗一案,当地公安局已立案侦查,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针对年富供应链目前的涉案金额、涉案的具体合同,公告并未提及,但提到了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年富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简称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而年富供应链不仅仅是宁波东力刚收购不到1年的公司,还是上市公司2017年、2018年上半年重要的利润来源。

年富供应链方面相关工作人员不欲多谈,仅向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当天,宁波东力股票跌停,公司也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说明此案的情况等。

7月5日,宁波东力公告自曝称,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涉嫌在与公司签订并履行购买资产协议和业绩补偿协议的过程中,隐瞒年富供应链实际经营情况,财务不真实,以达到骗取公司股份及现金对价的目的,目前李文国被抓,年富供应链账户被冻结。

收购年富供应链未满一年

宁波东力成功收购年富供应链还不满一年时间。宁波东力2017年7月15日披露,收购年富供应链的计划已获证监会批复,7月18日披露,100%股权过户手续及相关工商登记完成。8月开始,年富供应链并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

同时,此次并购宁波东力和交易对手方还签订了相关业绩承诺和补偿约定协议,宁波东力的交易对手方承诺年富供应链2017~2019年扣非净利润不得低于2.2亿元、3.2亿元、4亿元。年富供应链2017年实现扣非净利润为2.26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2.63%。

宁波东力的主营业务主要为装备制造业务,并购年富供应链后,让上市公司新增了供应链管理服务业板块。同时,宁波东力的2017年财报业绩也非常亮眼:宁波东力2017年营业收入128.70亿元,同比增长2399.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9亿元,同比增长1277.33%。

此外,4月26日披露的一季报中,宁波东力预测,公司2018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0亿元~1.40亿元,上年同期为1507.66万元,同比增长630%~830%。宁波东力表示,做出上述预测,是基于以下原因:装备制造业销售收入大幅增长;年富供应链自2017年8月纳入公司合并报表。

宁波东力还披露,年富供应链获得了2016年度深圳市技术先进型服务企业认定,荣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274名,深圳百强企业名单第22名。另据年富供应链官网公布,2018年6月5日,年富供应链还与圆通速递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金融、贸易、物流、关务等多方面展开合作,构建集商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于一体的产业生态供应链。

nf

应收账款余额较大受到深交所关注

根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宁波东力在供应链管理服务业的营业收入达121.24亿元,占上市公司营收的94.20%,而另一主业装备制造业的营收为7.29亿元。但是从两个行业公布的毛利率来看,供应链管理服务业虽然营收占比高,但毛利率仅为2.07%,而装备制造业的毛利率则有24.74%。

与高营收对应的,是宁波东力2017年供应链业务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37.8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23.07%,公司针对供应链业务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为4214.42万元, 整体计提比例为1.10%。

此事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宁波东力方面则就应收账款余额较大的原因给出回应称,是年富供应链主要采用交易类模式提供供应链管理服务所致。公司在交易类业务中,根据客户(上游生产商或下游采购商)需求,买断销售商品,并以实际销售价格向客户开具增值税发票并形成应收账款,但同时需要支付采购商品的货款并形成应付账款,由于交易类业务包含货值,因此应收账款的金额较大,大部分应收账款与应付账款、应付票据相对应,其覆盖比例较高。

关于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是否合理,宁波东力也在回应深交所问询函中表示,公司供应链业务应收账款规模较大且占总资产比例较高 是由于公司业务模式所致,与同行业公司的情况基本一致;公司供应链业务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充分,计提比例合理,计提比例在所处行业中较为谨慎。

而针对此次宁波东力被合同诈骗一案,是否会影响宁波东力的半年报业绩,以及是否会对年富供应链2018年业绩承诺带来不利影响等问题,宁波东力方面仍未做出相关回应。

而关于此次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年富供应链目前的涉案金额、涉案的具体合同,记者致电年富供应链方面,相关工作人员不愿多谈,仅向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宁波东力正冻结账户,扣押货物,出面协商

7月5日有记者前往年富供应链所在地,门口挂着“宁波东力恶意欺诈客户!扣货!卷款”的横幅,现场挤满了年富供应链的客户,一片混乱,街道办和民警在现场维持秩序。

宁波东力已于6月28日(周四)控制李文国,冻结了年富供应链的银行账户;当晚来到深圳,次日拿走了公司业务合同和公司公章,控制了公司。7月2日开始,宁波东力扣押了年富供应链深圳仓、香港仓的货物,扣押货物主要为手机、主板、电子元件等。

在街道办和客户协商过程中,有客户提到宁波东力方面已经表态,所欠客户公司的账款可能不再归还,若客户需要提货,需先将所欠年富供应链的账款还清。

此举引发客户强烈不满。一家遵义市的科技公司在年富供应链香港仓库有461箱主板库存,价值几百万美元,并且年富供应链欠其应付退税款近6000万元。而在会议室内,宁波东力只有一个法务和律师在与年富供应链的客户协商,并且该法务表示自己无法作出决策,也不太懂业务。

宁波东力上周五来到年富办公室后,不仅拿走了公司业务合同和公章,还将公司门锁换掉,员工出门前需要搜身,并且通知员工清算账目。

(国际电子商情微信众公号ID:esmcol,本文综合每日经济新闻,新浪网等)

二维码

Edit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