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让工程师难忘的Top 10博物馆...

作者Aubrey Kagan在他的工程师生涯中,已经游遍了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他在文中介绍他最难忘的Top 10旅游景点,你去过了哪些地方?还有哪些地方最令您难忘?

 最近,EEWeb编辑Max Maxfield要我写一篇「值得工程师关注/造访的事件/博物馆」相关部落格文章。

为什么是我呢?好吧,正如Max所解释的,「这很适合你,因为你看起来已经去过大多数地方了。」一开始,我觉得这并不容易,毕竟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有些博物馆也可能不值得专程造访,不过,如果你恰好有机会到附近的话…

虽然我有幸亲身经歴了许多令人难忘的地方,还有很多地方却还没机会去过。最后,我决定把重点放在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机构,而不是记录一些知道而且想去的地点。

我要介绍的这十大值得工程师造访的景点,并未按任何特定顺序——这要排名也太困难了。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地方是很久以前去过的,如今当然多少都发生了变化!

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

我最近才刚从希腊旅行回来,所以这是目前在我脑海中印象最深刻的。在雅典时,我参观了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National Archaeological Museum of Greece)。虽然它的规模(展示面积)比罗浮宫(Louvre)或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更小,但从展示内容来看,它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博物馆之一。

这座博物馆收藏了迈锡尼文明的一些重大发现,主要是由德国考古业余爱好者Heinrich Schliemann发现,包括阿伽门农(Agamemnon)的死亡面具,以及青铜和大理石的惊人雕塑。但这不是我想说重点。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有两个房间专门用于展示「安提基特拉」(Antikythera)机制——这是古希腊时期为了计算天体在天空中的位置而设计的青铜机器,算是一种类比电脑。其展示包括3D电影以及该机制的现代重建。

20181012NT01-museum_P1.jpg古希腊时期的Antikythera机制重建(来源:Aubrey Kagan)

其所展示的是原始机制的三个主要部分。尽管实际机构似乎只有1公分厚,但其表面刻度清晰可见,看起来也很坚固,如下图所示。

20181012NT01-museum_P2原始Antikythera机制的三个较大部份。你还可以在中间片段看到指针(来源:Aubrey Kagan)

在我读过的相关书籍中提到,希腊人并不懂这类齿轮机制,而且要到中世纪西方文明渗透后才开始接触到这方面的知识。

但是,这种Antikythera机制看起来非常复杂,而另一项大约在同一时代的医疗器械展示则是一个明显使用蜗杆传动的扩张器,如下图所示。因此,在希腊文明之后,这些齿轮的知识显然已经消失了。

20181012NT01-museum_P3位于中央的古代医疗器械上清楚可见其蜗杆传动机制(来源:Aubrey Kagan)

佛罗伦斯科学史博物馆

我从小在罗德西亚(1980年后更名辛巴威)出生、长大以及接受教育,后来在以色列取得电气工程学士,接着才在南非取得MBA学位。由于以色列距离欧洲不远,因此从大学时期开始就经常到欧洲旅行。但当时我从未真正关注过这些科学导向的博物馆,基本上只是依据一本50年前的旅游指南——《一天5美元玩欧洲》(Europe on Five Dollars a Day)去玩。没错,我确实有点年纪了!

大约在1982年,我和我太太又去了一次佛罗伦斯。谈到艺术,我完全不想掩饰自己的庸俗,因此,当我太太去参观乌菲兹美术馆(Uffizi)时,我决定避开这些路线,直接来到科学史博物馆(现更名为伽俐略博物馆) 。

虽然这座博物馆很小,但像牛顿摆(Newton's Cradle)这样的展示也令人着迷。现在,这些装置都变成了玩具,但最初可是用于验证物理原理的。还有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人体剖面(也可能是雕塑),明显可看出是来自实物的精心复制品。但真正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看到放在一个罐子里面的伽利略(Galileo)的手指(没错,那正是他的手指)。从那以后,我就迷上了科学博物馆。

英国牛津的多座博物馆

尽管英国牛津(Oxford, England)拥有多座独立的博物馆,但该镇本身就是一座博物馆。当你走在街道上,就会看到到处都是纪念碑——像是Robert Boyle曾在此工作、Roger Bannister在此打破4分钟-英哩纪录等等,以及谢尔登剧院(heldonian Theater)与博德利图书馆(Bodleian Library)等歴史性建筑物等等。

牛津的主要博物馆是艾许莫林(Ashmolean)博物馆,我很高兴在此看到一些古怪的东西,例如Guy Fawkes的灯笼和查理一世(King Charles I)时期检察官所戴的铁帽。

科学史博物馆收藏了大量科学仪器,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星盘系列,以及精彩的蒸汽庞克(Steampunk)艺术展示。

其中我认为收藏最古怪的是皮特河博物馆(Pitt Rivers Museum)。曾经有人告诉我,参观这个博物馆就像是在探索怪叔叔的阁楼。收藏在玻璃橱柜中的古董都伴随着固定在底座的简短打字描述,然后你会发现在自己生活中的一些奇怪元素。此外,其中还展示了一台HP35计算机。

荷兰埃舍尔博物馆

位于荷兰海牙的埃舍尔博物馆曾经是荷兰女王的各季行宫,现在已经被改建为收藏版画艺术家MC Escher的作品。除了MC Escher的创作之外,还有对于构成他艺术基础场所的解释,以及他尝试和描述的无限概念。此外还有几间展示屋——包括「错觉屋」(Ames room),可让您体验Escher实验的错视幻觉。

由于这里从海牙到布鲁塞尔很近,我认为应该再顺道参观位于布鲁塞尔的马格利特(Magritte)博物馆。对于一个像我一样有着奇怪工程思维的人来说,应该也会觉得收藏的Magritte作品很有趣。

纽约莫斯曼锁具博物馆

纽约市不乏博物馆和文艺活动。但我设法说服我太太一起参观位于第五大道(5th Avenue)附近的莫斯曼锁具博物馆(Mossman Lock Collection),它不仅描述了锁具的发展历史,还介绍用于解锁的技术,以及解锁这些技术的对策。

美国西部片中的歹徒都知道只要将火药倒入锁中即可破坏它,但至今一切已经发生变化了,而且现代的装置似乎变得更坚不可摧——这就是挑战。顺便提醒一下,如果和你一起旅行的人对技术没什么兴趣的话,我建议你自己去参观这家博物馆。(我太太很快就觉得无趣了!)

美国国家航太博物馆及Paul E. Garber厂区

当然,美国国家航空航太博物馆(Smithsonian Air and Space Museum)是伟大的博物馆之一,但其位于华盛顿特区之外的保罗·盖博厂区(Paul E. Garber Facility)有着更大量的航空航太装置收藏。不过在参访前必须先预约,就会有一位导览员引导你参观。因为这里有太多收藏会吸引你的注意,让你不时停下脚步来观赏。

我发现那里展示了一架奇怪的飞机,是由美国George Armstrong Custer将军的孙子为军方开发(但未成功)。在我们到访时,他们正在修复艾诺拉·盖(Enola Gay)号轰炸机。

安大略省科学中心

加拿大多伦多安大略省科学中心(Ontario Science Centre)是世界上最早的互动科学博物馆之一。IMAX电影院旁边有一台退役的Canadarm太空梭遥控机械手臂,我想是来自亚特兰提斯(Atlantis)太空梭。我曾经应征过IMAX的工作,但并未录取。然而,我曾经为国际太空站(ISS)上使用的Canadarm下一代遥控机械手臂工作,每次去IMAX看电影时,我都会跟朋友们描述其不同的部份和动作。

费城富兰克林研究所

大多数的互动科学博物馆都很棒,虽然去过很多个,但有些记忆开始模糊了。南非约翰尼斯堡的科学探索中心(The Sci_Bono Discovery Centre)位于一个改造后的发电厂(充满了大型发电机),但我发现不太记得波士顿科学博物馆(Museum of Science in Boston)、芝加哥科学和工业博物馆(Museum of Science and Industry)或费城富兰克林研究所(Franklin Institute)的展示重点。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曾经在富兰克林研究所骑天空脚踏车(SkyBike)。工程师们都知道,从重量和位置来看,这种走在钢丝上的脚踏车不可能倾斜或摔落,但是当自已在安全网上方不停地摇晃时,还是很难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20181012NT01-museum_P4我在费城富兰克林研究所骑天空脚踏车(来源:Aubrey Kagan)

英国伦敦索恩博物馆

英国伦敦索恩博物馆(Sir John Soane's Museum)基本上是维多利亚时代上层阶级的房子,可能建于19世纪。博物馆中有许多约翰·索恩爵士(Sir John Soane)收藏的古董,并展示了罗马、希腊和埃及的文物,但这些对我好像没什么重大意义。

我比较感兴趣的是版画家Hogarth的八幅画作——《浪子的歴程》(A Rake's Progress)。这些画作被隐藏在一系列的滑动面板上,每小时缓缓移出一些面板。如果够幸运遇到导览员,可以听听他介绍这一连串的故事场景。

你看过1960年的电影《伦敦劫案》(The Day They Robbed the Bank of England)吗?片中描述劫匪(其实是爱尔兰共和军政治犯份子)闯入索恩博物馆并复制英格兰银行的平面图,以达到其邪恶目标。电影中的场景应该就是在索恩博物馆拍摄的,因为它看起来完全一样。在我参观这座博物馆时,还没有想到这部电影,很巧地就在我参观博物馆的那趟旅程回到家后一周,TBS刚好播了这部电影。

英国国家电脑运算博物馆

如果要排名的话,在我心目中,英国布莱切利公园(Bletchley Park)及其国家电脑运算博物馆(The National Museum of Computing)应该算是最重要的。这两座博物馆位在相同的地理位置,但必须分别买两张门票。此外,与英国大多数博物馆不同的是,这两座博物馆都不是政府营运机构,因此都不是免费的。

布莱切利公园是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的建筑,当时在此解码了德国军队的讯息。德军当持采用的就是NEMA密码机Enigma来编码其讯息。

到了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国政府莫名其妙地(至少对我来说)命令彻底销毁所有使用的设备。这表示我们无法看到原始的密码机器;然而,这里展示了一款号称「炸弹机」(Bombe)的解码机器复制品,这是一台电磁式的机器,经由许多密码组合来破解编码讯息。工作人员每天都会进行一次或两次的炸弹机操作展示。其中继电器和马达发出的咔嗒声令人真的感到振奋。

同期间被摧毁的还有有史以来的第一台电脑——「巨人」(Colossus),由Tommy Flowers在1943年设计。(遗憾的是,没有多少人知道Tommy在运算和解码方面的贡献)。在英国国家电脑运算博物馆中,也展示了Colossus电脑的复制品,虽然它比Bombe安静许多,但看到这台最古老的电脑仍然让人十分兴奋。

我小时候曾经制作过二战飞机的Airfix塑料飞机模型(我想应该就像是美国模型玩具制造商Revell的飞机模型吧!)。在这些博物馆的展示柜周围散落着许多这些飞机模型,我年轻时对于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这些飞机曾经有非常怀旧的感觉。

这些都是我以一个工程师的立场,分享了曾经去过并留下深刻印象的博物馆。对于电子工程师来说,每个人喜欢的博物馆都不相同。如果是这样,请在评论中与我们分享令你印象深刻或值得一游的工程相关博物馆。

编译:Susan Hong

(参考原文:My 10 Most Memorable Touring Spots as an Engineer,by Aubrey Kagan)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