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是知识移转还是IP剽窃?

当双方关系良好时,美其名是为了协助新兴经济体发展知识或技术移转,很可能到了情况混乱时,一切都变调了……

这个标题看起来似乎有点讽刺意味。但我并非试图暗示知识移转和IP剽窃这二者是一体的两面,也不表示IP剽窃可以被接受。

然而,由于美国政府最近指控台湾联华电子(UMC)和大陆DRAM制造商福建晋华(Fujian Jinhua)涉嫌共谋窃取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的IP,让我联想到了两件事:软件和工程委外产业,以及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关系。

其关联性在于:当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关系良好时,就会出现各种关于技术移转、知识交流以及双边贸易关系等糖衣包裹的措辞。

当成本得以大幅降低时,各种工程和制造服务的外包和境外委外(offshoring)等活动总是络绎不绝。当美国和英国开始自称为「知识经济」(knowledge economy),中国、印度和远东的许多地区就被视为世界的制造中心。当时,为了复制并满足对于质量、标准和规范的要求,各种相关的制程、技术和系统都必须陆续到位。

而在那之后,中国和印度凭借着自身的力量,逐渐发展成为更强大的经济体——有许多研究都指出未来20-30年的世界强权将从西方转向东方。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基础设施的改善以及政府为提振经济而采取的行动,情势开始发生转变。

以印度为例。从1980年代开始,美国和欧洲的企业和科技公司大量地延揽印度的软件工程师,德州仪器(TI)甚至最早在印度班加罗尔建立据点。印度培养了许多计算机科学和电子专业人才,但他们的受雇薪资通常比美国软件开发人员或工程师更低90%。

这不仅催生了巨大的外包产业,并为Infosys、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Wipro、HCL Technologies和Tech Mahindra等公司带来巨大的成长。当时,甚至在西雅图附近散步,你都会看到许多来自印度的工程师,他们都由这些外包公司(有时就像大型职业介绍所)部署或派遣至美国工作。

而当印度开始繁荣、工资不断上涨,外包公司开始致力于多元化以维持其重要性。特别是在美国和英国已经开始限制工作签证的核发。我曾经有机会与几家英国新创公司谈起,由于英国当地的嵌入式软件工程师短缺严重,不但很难招聘到人才,而且也无法取得从印度招聘合适人员的签证。(再加上因为英国脱欧之故,许多东欧的软件和硬件工程师对于在英国工作的未来不确定性,使得如今人才招募更困难。)

除了工作签证的限制,过去几年来,美国一直采取各种行动以鼓励国内制造,而随后就任的川普总统(President Trump)更大力鼓吹「美国制造」(Made in America)的产品。

因此,外包至印度,或是在美国或英国等地招聘印度人才资源,就变得不再那么具有吸引力了。接着,就像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一样,在印度也开始流行起成立新创公司。许多曾经在美国或欧洲因合约工作过的人开始利用其于海外获得的知识与经验,在印度或其所在的国家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许多通常是在印度建立开发中心)。

即使是美国和欧洲的技术创投公司(VC)如今也在印度扎根,为这些新创公司创办人提供资金——其中有些新创公司的创办人就是所谓的「海归派」(foreign returns)。包括Sequoia Capital和Accel Partners等VC已经在印度营运一段时间了。

其结果是许多曾经在印度以外地区学习制程或从事技术相关工作的人,纷纷回到印度扎根发展,其中有些人还发展得很成功,而且,印度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中国的情况也是如此——曾经在硅谷累积工作经验的人回到中国和台湾后,现在正经营着自己一手创办的半导体或技术新创公司。

1.jpg

政府关系

现在来谈谈政府之间的关系。在全球化时代,大多数的政府都鼓励各种双边贸易活动。在经济繁荣时期,政府和监管机构都不会过度关注境外委外或外包,因为这些都只是促进良好贸易关系的一部份。政府员工也会竞相向其主管或政治领导人展示这些活动对于双边协议有多么重要。

最终,总统和总理都需要建立一些口碑或政绩,以展现国家如何在其领导下稳健地发展,以及他们是多么优秀的国际政治家。

此外,对于所谓「新兴经济体」或发展中国家,西方经济体的领导人似乎总会抱持着某种优越感。这使得他们很喜欢讨论如何用他们的知识、制程或技术移转来「帮助」这些新兴经济体或发展中国家。

因此,当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关系良好时,一切都很美好。然而,一旦关系恶化了,就像目前卡在美中之间的贸易战一样,所有曾经美好的想法都会消失殆尽。无论是知识移转、IP窃取还是创新,其界线如今已变得模糊了。

当然,IP剽窃的行为可能存在,但在美好时光,它可能只是知识移转的一部份或知识交流计划的另一种说法。我并不是说目前的起诉书是知识移转计划的一部份。但重点是,它看起来就像是更大政治版图的一部份,因此你要如何给它贴标签或实际真相究竟是什么,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无关紧要了。

从我的立场来看,这就是一个政治问题。在关系良好时,我们可以称之为知识移转;而当事情变得没那么美好或者对政治领导人造成不便时,这条界线当然也就跟着模糊了。

编译:Susan Hong

(参考原文:Knowledge Transfer, or IP Theft?,by Nitin Dahad)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