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美国新一轮出口管制,拟限制AI、芯片、量子传感、机器人、面印和声纹技术等

日前,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BIS)出台了一份针对关键技术和相关产品的出口管制框架,同时将开始对这些新兴技术的出口管制面向公众征询意见。考虑的管制涉及14个领域,包括生物技术,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定位导航,微处理器技术等。

日前,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BIS)出台了一份针对关键技术和相关产品的出口管制框架,同时将开始对这些新兴技术的出口管制面向公众征询意见。征询意见的开始时间是美国当地11月19日,为期一个月。此次征求意见将令商务部和其他机构审查和评估新兴技术,以更新出口管制清单。

BIS主要通过商务管制清单对具体出口商品进行监管。凡是在管制清单上拥有出口管制分类编码(Export Control Classification Number, ECCN),且未得到豁免的商品出口均受出口管制。

考虑的管制涉及14个领域,包括生物技术,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定位导航,微处理器技术等。

1、生物技术,例如纳米生物学;合成生物学;基因组和基因工程;神经科学。

2、人工智能(AI)和机器学习技术,例如: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例如,脑模拟、时间序列预测、分类);进化和遗传计算(例如遗传算法、遗传编程);强化学习;计算机视觉(例如,物体识别、图像理解);
专家系统(例如决策支持系统,教学系统);语音和音频处理(例如,语音识别和制作);自然语言处理(例如机器翻译);规划(例如,调度、博弈);音频和视频处理技术(例如,语音克隆、deepfakes);AI云技术;AI芯片组。

3、定位、导航和定时(PNT)技术。

4、微处理器技术,例如:片上系统(SoC);片上堆栈存储器。

5,先进的计算技术,例如:以内存为中心的逻辑(Memory-centric logic)。

6、数据分析技术,例如:可视化;自动分析算法;语境感知计算。

7、量子信息和传感技术,例如:量子计算;量子加密;量子传感。

8、物流技术,例如:移动电力系统;建模和模拟系统;资产总体可见度;基于配送的物流系统(DBLS)。

9、增材制造(例如3D打印)。

10、机器人,例如:微型无人机和微型机器人系统;集群技术;自组装机器人;分子机器人;机器人编译器;智能微尘。

11、脑机接口,例如:神经控制接口;意识-机器接口;直接神经接口;脑-机接口。

12、高超音速空气动力学,例如:飞行控制算法;推进技术;热保护系统;专用材料(用于结构、传感器等)。

13、先进材料,例如:自适应伪装;功能性纺织品(例如先进的纤维和织物技术);生物材料。

14、先进的监控技术,例如:面印和声纹技术。

商务部在前期通知中说,审查新兴和基础技术的过程中,会考虑这些技术在国外发展的情况,出口管制可能会对美国这类技术发展产生的影响,以及出口管制在限制这些新兴技术向国外扩散的效力。

按照《出口管理条例》的规定,除了公开发行的技术与软件、人文与非科技的出版物、以及部分受其他机构管辖的商品(如军品、核原料等),所有美国境内的货物、美国境外由美国生产的货物、利用美国原材料、技术等生产的他国货物,均在《出口管理条例》监管的范围内。其核心内容是限制或禁止任何人或公司与特定国家或特定公司进行和管制物品相关的交易。“出口许可证”是EAR管控出口商品的主要手段。出口企业主要通过以下四个维度对于是否需要申请许可、申请何种许可进行判断:出口货物类别、出口目的地国、出口货物最终用户和出口货物最终用途。

BIS.jpeg

而从高技术出口的结构上看,美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结构与世界平均水平较为相似,主要集中在航空航天、电子产品、信息和通信技术三大领域,占比均超过10%。其中,航空航天在美国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中的比重超过高达45.7%,超过世界平均的37.3%。但信息与通信技术产品对华出口占高技术出口的比重仅为12.7%,远低于全球平均的26.7%,而且该项产品进口今年来也呈现出了下降趋势。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在这一领域积累了一定程度上的国际竞争力,美国反而对中国有大量的进口,这一领域美国2017年从中国进口比重占到美国从中国进口高科技产品总额的60%。因此,信息与通信技术也是此次贸易战美国对华加征关税的一个重要类别。

为了估计管制措施对于美国对华出口的影响,我们先计算美国对华10项ATP产品的出口占对华总出口的比重,如果这一比重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则代表该类产品受出口管制措施的影响较小;而低于平均水平的,则代表受管制措施影响较大,我们用全球平均水平来衡量没有出口管制措施下该产品应有的出口占比。

BIS2.jpeg

上表中我们可以发现,中国在生物技术、信息通信技术和武器领域的进口占比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我们假定这三个行业的占比数据与全球平均水平持平,作为剔除管制的结果,发现这样可以将中国对美国高技术产品进口占比上升至30.8%,对应下来可使我国每年对美国的进口额增加60亿美元左右,但这相对1000多亿的对美年进口额,和3000亿美元的中美贸易差额,影响仍然不大,难以起到扭转贸易逆差的作用。

部分内容来自中信建投证券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