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火红的超高清视频,冷清的高清直播星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发布《超高清视频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提出按照“4K先行、兼顾8K”的总体技术路线,大力推进超高清视频产业发展和相关领域的应用,这为超高清视频产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行动计划》提出了到2022年我国超高清视频产业的发展目标:在政策引导和各方资源积极投入下,产业总体规模有望超过4万亿元,超高清视频用户数达到2亿,4K产业生态体系基本完善,8K关键技术产品研发和产业化取得突破,形成技术、产品、服务和应用协调发展的良好格局。

全国标,真4K

为了把握超高清产业发展机遇,支持自主信源编码标准推广,我国已明确将自主研发的第二代数字音视频技术标准AVS2作为4K超高清电视唯一的信源视频编码格式,在接收解码方面则建议机顶盒“采用AVS2等标准”。而在将信息安全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在广播电视中引入国密等加密算法也是大势所趋。

图片.jpg

国科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多媒体事业部总经理鲁欣荣

国科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多媒体事业部总经理鲁欣荣在接受《国际电子商情》采访时表示,作为国科微面向超高清市场推出的第一款重磅芯片,GK6323已经成功实现了对AVS2和国密SM2/SM3/SM4加解密算法的双支持。他认为,AVS2和H.265是两种业界非常优秀的编解码标准,均能大幅压缩码流,有效解决了超高清画质和音质对带宽越来越强烈的需求。但从2017年开始,H.265联盟开始收取高额授权费用,从而对整条产业链上的玩家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因此,AVS2标准的适时出台,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相关厂商的焦虑情绪,国内生态系统也一改往日等政策、靠扶持的做法,无论是运营商体系还是直播体系在一年内基本实现了国标的切换,这种节奏在以往是不多见的。尽管在使用过程中还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相信只要加以时日,AVS2标准就会得到业界的肯定。

“虽然全球最大的机顶盒/机顶盒芯片厂商都在中国,但我们要清醒地意识到,现在全球的竞争维度已经从产品变成了标准之争。”鲁欣荣说,中国已经逐渐拥有了包括卫星传输、地面传输、音视频编解码以及加解密在内的一系列自主标准,在安全可靠的道路上越走越稳,国内芯片厂商可以凭借标准替换进入到了新的产业链条之中,为运营商提供更多的创新方案,可以说遇到了很好的发展机遇。

当前,广电正在制定针对8K的新一代视频编解码标准AVS3.0,国科微积极参与了标准制定工作。同时,8K解码显示和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进入预研阶段。

大浪淘沙下的机顶盒芯片厂商

鲁欣荣不认为电信运营商、广电运营商和互联网厂商对客厅日益激烈的争夺战,会削弱电视的魅力。在他看来,尽管电视的便捷性目前被一些移动设备所取代,但无论是从屏幕尺寸还是清晰度来看,电视都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尤其是在视觉体验一步步从模拟-标清-1080P高清-4K/8K超高清的演进过程中,电视的不可替代性更是给整个产业带来了足够强的乐观心态。

他也不否认机顶盒行业近几年的确出现了大洗牌的趋势,相关芯片企业越来越少,只有MTK、华为海思、国科微、Amlogic等少数玩家选择坚守。这种局面一是可以理解为在竞争过程中实现了优胜劣汰,生存下来的厂商有着足够强的技术底蕴。当然,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为,机顶盒行业利润越来越薄,很多国内外厂商选择了退出。

“产业环境没那么拥挤了,但市场容量也萎缩了,对于我们这些还活着的芯片厂商来说,单靠卖芯片是很难生存的,那么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鲁欣荣说,国科微的整体竞争策略是希望能够提供一些新的模式和方法,让机顶盒厂商、运营商能在使用产品的过程中挣到钱,走良性化发展之路。也就是说,坚持用解决方案体系来突出性价比、软件、安全等方面的优势,继而实现系统化竞争。

然而,超高清机顶盒部署下去了,4K电视买回家了,普通消费者当前却受到片源内容所限,还不能踏踏实实的看上4K内容,这既是鲁欣荣心中的隐忧,也是当前制约我国超高清产业发展的瓶颈之一。不过,按照《行动计划》,我国超高清视频产业,包括前端设备和核心器件的产业化、4K/8K终端产品普及、标准体系建设、4K频道和内容供给、超高清视频用户规模、行业应用推广等,将以2020年和2022年为节点,实现“两步走”的战略目标。

同时,《行动计划》还从突破核心关键器件、推动重点产品产业化、提升网络传输能力、丰富超高清电视节目供给、加快行业创新应用和加强支撑服务保障等6大方面提出了产业发展的重点任务。业内预计,2019年,围绕超高清视频产业的制作采集、制作、传输、运营、终端呈现、行业应用等领域,将有更多关键技术标准出台,加快推动超高清视频端到端技术标准体系逐步完善。

高清直播星,为啥这么难?

随着农村扶贫的精准推进,电视服务平等化正受到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正联手央视解决直播星节目源高清化的问题,推动市场向新一代直播星升级过渡。国科微新一代面向直播星高清市场的GK6202S芯片,集成了AVS编解码、音频、ABS-S、卫星中道/信道等全国标技术,不仅能够满足广大农村用户对高清视觉体验的需求,还支持国家对安全定位、发展自主操作系统TVOS的要求。

然而两年多来,国家直播星高清化进程缓慢,没有明确的推动时间点和成型的技术体系。

“直播星是一项惠民工程,老百姓的需求就在那里,看得见,摸得着,不能让城市居民享受4K高清的同时,却让1亿多直播星用户停留在标清阶段,这有违电视服务平等化的初衷。”鲁欣荣呼吁当前的监管体制要与时俱进。因为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速,人员流动的频率和范围远远超过十年前的标准,如果仍然将用户变更定位视作违法,那直播星用户将呈现雪崩似的流失。

缓慢进程带来的另一大弊端是非法卫星接收机的泛滥与失控。由于高清直播星在等政策,标清直播星又人为设定了很多限制,导致很多用户购买非法卫星接受设备,据称现在非法卫星用户接近2000万,今年年底将轻松突破3000万,市场规模远超现有直播星市场规模。

另一方面,相关政策的不完善,给企业的运营也带来了挑战。一颗芯片的研发费用投入动辄就会达到5000万甚至上亿元人民币,推出来之后两三年内却无法投入商用,企业的经营自然缺乏持续性。

“其实不管是机顶盒还是直播星,这个市场永远需要有企业去做。尤其是直播星,它是国家广电体系中的重要一环,是国家未来真正所需要的,国科微作为国家重点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没有理由选择放弃。”鲁欣荣说。

原创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邵乐峰
ASPENCORE中国区首席分析师。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推荐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