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欧美开源社区抱怨中国贡献少,掌门人说这是偏见

2019年3月,Calista Redmond女士被任命为RISC-V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负责执行董事会的2020发展计划,并推动全球RISC-V生态系统的市场增长和采用。日前,她在北京接受了《国际电子商情》的专访,这也是继RISC-V基金会中国顾问委员会主席方之熙博士之后,短期内第二位接受媒体采访的基金会高层人士。领导层频繁的现身,既表明了RISC-V基金会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也展示出了RISC-V生态的蓬勃生机……

乐峰.jpg

RISC-V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Calista Redmond

碎片化可能是开源架构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对RISC-V来说,尽管现在还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您对此是如何看待的?

按各自想要的应用需求去随意添加指令,这种做法从理论上来讲是可以的,但并不一定是最好的。有三点需要用户认真的加以考虑:第一,标准的扩张指令集。只要开发者符合这个标准,所有支持的标准扩张指令集都是通用和兼容的。第二,如果用户认为自己的想法非常有价值,那么RISC-V指令集里是预留了这部分空间的,它允许用户定义属于自己的价值高地,这与标准指令集不冲突;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你愿意更多人来分享,那么就可以向RISC-V基金会提出申请,只要得到会员单位的一致认可,那就可以作为一种标准的扩展。

您有着多年的开源社区运营经验,在您看来,目前RISC-V的生态系统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在RISC-V生态系统目前面临的几个关键问题中,最重要的就是阶段化过程。RISC-V毕竟还处于起步阶段,很多人都在持观望态度,都在等别人迈出第一步,因为投入与回报是否成正比还尚未可知。但实际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有优势的,只是说现在的优势还很难定义。RISC-V基金会的作用,就是希望能够将大家的顾虑降到最低,不再是单独一家企业去面对困难,而是大家协同努力,共同解决问题。

作为一个指令集,它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软硬件的接口。所以,在清晰的定义了软硬件接口的情况下,保证软件兼容性的重要性要远远高于硬件的可实现性。所以,RISC-V基金会一方面在芯片和平台两个层面不断进行新标准的定义,另一方面也在考虑与关键的操作系统公司合作,提升软件的兼容性水平。

与Arm/X86架构相比,您更看好RISC-V在哪些领域的应用前景?

RISC-V指令集之所以从设计之初就采用模块化理念,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在不同的应用领域中得到不同程度的优化与支持。也就是说,除了满足系统软件兼容性所需要的最基本的指令外,其它与本应用无关的指令是可以直接去掉的。从而不会像Arm和X86架构那样,指令集本身是固定的,不可更改的,无论应用在哪个领域,都必须全部实现。

低功耗、人工智能、以及对性能有一定要求的应用领域,比如嵌入式、物联网、边缘计算等,对RISC-V架构来说都是合适的。现在只是起点,我们已经考虑到了不同领域的不同需求,并正在有针对性的展开工作。

尽管现在还处于生态系统的早期,但RISC-V基金会有没有规划出一个比较明确的商业模式?

目前RISC-V基金会的成员主要分为两大类,大多数是现在已经拥有相关业务的。对他们来说,RISC-V基金会的态度是降低成本,支持开放,允许创新。对于初创公司,希望RISC-V能够作为他们的起步基础,帮助其在初始设计阶段能够快速起步,同时通过软件兼容性使他们在上下游间获得一些客户。

在基金会里,“给予”和“接受”是一个互通的过程。目前中国区会员在基金会里的活跃程度如何?有传言称相比世界其他国家,中国区用户“给予”的少,“接受”的多,这是实际情况吗?是否会影响到中国区的发展?

欧洲、美国、中国、印度都在非常积极地参与,也有各自不同的侧重点,而且无论是中国还是印度,都在从国家层面帮助RISC-V发展成为具备国际领先水平的指令集。从我的角度来说,不太适合去评估或者比较各区域的发展状况。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中国市场对RISC-V有着浓厚的兴趣,发展势头也非常快。

没有人强迫基金会成员一定要分享自己的内容,但允许使用其他成员的成果分享,从而简化和加速开发速度,降低开发成本。从基金会的角度来说,我们是鼓励分享的。因为分享之后,会员收到的是名誉、设计经验和最新的科技成果。此外,在这一过程中,会员之间还可以通过合作来取长补短。

再次强调,贡献,不是成员单位必须要求的。这就好比是一场篮球比赛,球员和观众都非常重要。对基金会来说,如果会员没有技术上的直接贡献,但是他会影响市场的接受程度,扩大RISC-V的技术影响力,从这一点来说也是有意义的。

客户对于具体使用哪种内核可能不会特别在意,他们在意的是生态系统的丰富程度、易用性、设计门槛的高低。所以,基金会今年在这些方面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推广活动?

生态系统的需求来自各个方面。从基金会的角度来说,我们首先需要确认相关需求是不是广泛的,具有代表性的,然后组织成员一起共同讨论来确定,比如6月份就会在苏黎士召开大会讨论相关问题;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并不是一定要定义这个生态系统中有什么,而是要倾听会员们的需求,然后组织他们一起贡献。

原创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邵乐峰
ASPENCORE中国区首席分析师。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推荐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