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东南亚MOSFET产能“渐冻”,国内厂商争取“试用”机会

功率半导体行业壁垒较高,在高端功率器件领域,几乎是欧美、日本龙头厂商的天下。根据IHS统计,Infineon、ON、ST、三菱电机、Toshiba是全球前五的功率半导体供应商,市场占比共达到42.6%,而前十大供应商的占比达到60.6%。

  随着全球疫情蔓延到东南亚国家,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越南、新加坡、泰国等国家相继采取了“封国”、“封城”的举措。因东南亚是国际IDM半导体原厂的制造基地,如Intel、TI、ON、ST、NXP、Infineon等,其中不乏功率器件大厂。MOSFET作为功率器件市占比最大(40%)的细分品类,东南亚“封国”是否对其供需带来波动?JzOesmc

  需求端不旺,MOSFET涨价乏力

  MOSFET(金属-氧化物半导体场效应晶体管),具有“输入阻抗高、噪声低、热稳定性好、抗辐射能力强、制造工艺简单”等特点,可广泛应用于数字电路和模拟电路,如开关电源、镇流器、高频感应加热等领域。JzOesmc

  据《国际电子商情》了解,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初期MOSFET出现了短暂的缺货和涨价,但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需求端后劲不足,使得MOSFET价格重新趋于稳定。截至目前,高端MOSFET因英飞凌(Infineon)、安森美(ON)、意法半导体(ST)等IDM大厂主力产能位于东南亚国家而出现供应不足、交期延长。JzOesmc

  目前,高端MOSFET交期仍高达15-30周,而中低端MOSFET交期相对稳定,在4-8周左右。根据富昌电子(Future Electronics)2020年Q1市场行情报告显示,不考虑任何运输延误的前提下,分立器件Q1交期普遍受到影响,平均交期与上季度相比拉长4周左右,价格也将随市场状况做出调整。JzOesmc

JzOesmc
JzOesmc

  “节后大陆复工延迟、物流管控和订单积压等因素,对我们的产能和交期造成了一定影响,但目前情况已经逐步好转,交期仍维持在4-8周左右。”深圳基本半导体有限公司总经理和巍巍表示。JzOesmc

  目前,行业内碳化硅(SiC)肖特基二极管和碳化硅(SiC)MOSFET产品供货都相对正常,并没有出现严重缺货的情况。JzOesmc

  “新冠疫情带给供应链非常大的挑战。”和巍巍告诉《国际电子商情》记者,截至目前,最大的挑战是终端需求减弱,尤其是国外疫情发展势头迅猛,多国经济和生产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中国企业出口订单大幅缩减甚至订单取消的情况频发,对以出口为主的企业影响非常大。当然因疫情造成的晶圆产能紧缺、缺工荒、物流运输等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供应链体系。JzOesmc

JzOesmc

深圳基本半导体有限公司总经理和巍巍JzOesmc

  新冠疫情打乱了电子供应链的节奏,业界对“疫情是否会重塑供应链格局”表示担忧。和巍巍坦言,新冠疫情势必会影响未来的全球供应链格局。对企业来说,“分布式”供应链将取代“集中式”供应链,“多元”供应商将取代“单一”供应商。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已发展成为全球供应链中心。在后疫情时代,基于供应链安全、国家竞争等因素的考量,美、欧、日、印等国会逐渐重塑本国核心电子产业的供应链体系。JzOesmc

  竞争格局:仍以美日为主导

  从全球的竞争格局来看,MOSFET市场份额几乎都掌握在国际大厂手中,其中Infineon于2015年收购美国IR后成为行业NO.1,ON Semi于2016年9月完成对Fairchild的收购后,市占率跃升为全球第二。JzOesmc

  其余按销售额排名为Renesas、Toshiba、AOS、ST、Vishay、Nexperia、MagnaChip等等。韩系主要代表企业有MagnaChip、KEC、AUK、森名浩、信安、KIA;中国台湾的代表企业是ANPEC、CET以及友顺UTC等。JzOesmc

  业内人士都知道,功率半导体行业壁垒较高,在高端功率器件领域,几乎是欧美、日本龙头厂商的天下。根据IHS统计,Infineon、ON、ST、三菱电机、Toshiba是全球前五的功率半导体供应商,市场占比共达到42.6%,而前十大供应商的占比达到60.6%。JzOesmc

  单从需求端来看,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功率半导体消费国。根据Yole数据,中国功率半导体市场空间占全球的39%,位居全球第一位。而在中国MOSFET市场中,市占率排名前三的分别是Infineon、ON和华润微,市占率分别为28.4%、16.9%和 8.7%,华润微是唯一市占率进入国内市场前五的中国企业。JzOesmc

  从应用领域来看,自2020年开始,Infineon、ST等大厂开始将MOSFET产能转至高毛利的5G基站和新能源汽车领域;台系厂商如杰力、尼克松等将重心放到PC及服务器上;大陆厂商在稳固家电、电动自行车、平衡车等中低压MOSFET市场的同时,不断向高压、大功率技术迈进,并在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宽禁带半导体材料,SiC、NaN等)技术上面取得突破。JzOesmc

  2020年2月与3月,中国大陆功率半导体上市公司——扬杰科技与捷捷微电相继牵手中芯集成电路制造(绍兴)有限公司(简称“SMEC”)开展战略合作,进军高端MOSFET、IGBT的研发和生产,欲抓住替代进口存量市场,力争将产品应用深入5G、汽车电子、光伏、物联网、工业控制和智能电子化等新需求。JzOesmc

  作为国产SiC功率器件的领导者,基本半导体坚持自主创新,灵活应对市场变化。目前基本半导体自主研发的SiC肖特基二极管和碳化硅MOSFET等产品已经在多个行业的标杆客户量产,公司对2020年的营收预期保持乐观态度。JzOesmc

  业内人士均晓,欧美日的功率半导体厂商大多采用IDM模式,有完整的晶圆厂、芯片制造厂和封装厂,垂直整合优势明显,对成本和质量控制能力很强,且以高端产品为主;中国大陆厂商大多也是IDM模式,但产品以低端二极管和低压MOSFET为主,实力相对较弱;中国台湾以Fabless模式为主,主要负责芯片制造和封装。JzOesmc

  相比国际巨头,中国大陆厂商在市场规模上仍有差距,不过大陆在中低压MOSFET领域替换进口品牌潜力很大,如士兰微、华润微(中航)、华微、扬杰电子、新洁能、华晶微等正在努力进入一线阵列,特别是当前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而中国作为目前最安全的制造基地和消费市场,无疑给本土MOSFET厂商带来一定的替代机会。JzOesmc

  华西证券也认为,依靠国内的终端消费需求催化,包括新能源汽车、消费类电子(家电)、工业等多领域的加速进口替代,相关功率半导体器件厂商有望充分受益。JzOesmc

  国产MOSFET争取“试用”机会

  “对中国企业来说,挑战和机遇并存。”和巍巍表示,一方面部分产业会逐渐外迁,并面临发达国家更加严厉的技术封锁,冲击国内就业市场和外贸市场,但同时给国产自主化带来很大的发展空间,国家不断加大投入,出台各项扶持政策,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提升,国内科技自主化进程将加快。JzOesmc

  在MOSFET国产化方面,国金证券研究所分析认为,三大原因促使国内厂商有在功率半导体领域逐步实现替代。JzOesmc

  (1)下游厂商为保障供应链安全,给予国内企业更多机会参与同台竞技。功率器件在下游产成品中成本占比较低,但是对产品性能和耐用性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下游厂商缺乏动力替换供应商。即使产品性能一致,国内厂商也缺乏机会进入供应链。而在保证供应链安全的前提下,国内厂商有更多机会参与送样,实现供应链的突破。JzOesmc

  (2)国内企业与国际一流技术水平差距缩小。因为模拟电路设计和工艺制程更新速度相对较慢,所以国内厂商有机会拉近与一流水平的差距,以 BCD 工艺制程为例,目前量产的最先进工艺是130nm的第六代工艺,而以华润微为例,目前其180nm工艺已量产,并且正在研发110-180nm先进模拟BCD技术。JzOesmc

  (3)国内企业更贴近用户,便于配合客户做定制化开发。由于国际功率半导体企业大部分研发部门在海外,部分客户的定制化需求不能得到及时的满足。而国内功率企业研发团队更贴近客户,能更方便地满足客户针对不同场景的定制化需求。在二极管、低压 MOSFET、晶闸管等领域,本土厂商已经开始进口替代,但市场份额占比仍然较低,未来有望依靠上述优势提升市占率。而在高压MOSFET 和IGBT器件等中高端领域,目前部分企业已经实现突破,未来市占率的提升需要依靠制造工艺的不断升级和设计水平的提高。JzOesmc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王琼芳
有着十多年半导体行业工作经验,主要负责《国际电子商情》杂志/网站/微信等平台的内容运营,擅长行业深度报道与产业趋势分析,重点关注半导体IC及分销与供应链。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在线研讨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