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电子产业链:疫情之殇,何时痊愈?

电子产业链:疫情之殇,何时痊愈?

从新冠病毒疫情爆发至今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现在是个来评估产业受损深度与广度的好时机;而大多数半导体供应商都想问的一个问题是:全球市场需求以及供应链的复原需要花多长的时间?

蔓延全球的新冠病毒(Covid-19)究竟对电子产业产生了多严重的冲击?从疫情爆发至今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现在是个来评估产业受损深度与广度的好时机;而大多数半导体供应商都想问的一个问题是:全球市场需求以及供应链的复原需要花多长的时间?SAsesmc

为此《EE Times》专门请教了总部位于法国的市场研究机构Yole Développement分析师Eric Mounier,以及该机构专长宏观经济研究的经济学家Guillaume Assogba。根据他们的概略评估,半导体产业到目前为止都挺过了疫情的冲击。SAsesmc

Yole的专家们认为,有鉴于电子技术无所不在地被应用于众多装置中,涵盖工业、医疗与通讯等领域的产品,大多数半导体元件──包括DRAM、NAND快闪记忆体、CMOS影像感测器、生物微机电(Bio MEMS),以及高性能运算、云端与游戏应用的硬体──在疫情中受到的影响都“很小或几乎是零”。SAsesmc

SAsesmc

各类电子元件在新冠病毒疫情中受到的影响有限 (图片来源:Yole Développement)SAsesmc

但有一个无法避免的现实:疫情毁灭了全球的旅行需求。这使得交通──包括民用航空以及汽车领域──市场陷入瘫痪,锁定此类应用的电子元件受到了严重冲击,而且该市场看来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市场对于雷达、先进驾驶辅助系统(ADAS)应用的感测与运算元件、砷化镓(GaAs)元件(6吋晶圆),以及应用处理元件的需求明显减缓。SAsesmc

不过,只看个别技术或元件市场的分析,可能会忽略了宏观经济可能带来的潜在庞大影响。 Yole的经济学家Assogba指出,不只是电子产业,还有其他领域的经济学家都在努力预测整个市场将会如何从这此衰退中复苏。我们已经听到有些学者指出,新冠病毒疫情带来的景气变化将是V型、U型、W型或L型…这些预测只有一个结论:没有人真正知道未来会如何。SAsesmc

为何预测如此困难? Assogba认为,这或许是因为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同时经历过供给端与需求端的双重打击;“供给端与需求端在经济上同时面临负面冲击”,使得传统的供需曲线出现变动,这种均衡的转移迫使所有人进入一个全球市场的未知领域。SAsesmc

Assogba指出,若将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的模型套用在这次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上,可能会发生误导;因为上一次衰退来自于需求端的冲击,但是在供应端并没有太大的改变。SAsesmc

传统经济学难以解释的情况

在正常时期,市场会意识到消费者与生产者剩余(producer surplus)之间的现行平衡。 Asogba解释,消费者剩余(consumer surplus)是指消费者所愿意支付的价格以及实际支付价格的差距;在供需曲线中,那是均衡价格与需求曲线之间的区域。生产者剩余是企业实际被支付的价格以及理想销售价格之间的差距,在供需曲线中是均衡价格与供应曲线之间的区域。SAsesmc

但目前的市场情况是,大家曾经在经济学中学过的供需均衡模型已经改变了。在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中,生产者以较高的价格销售产品,但是销售量大量减少,这导致生产者创造的财富大幅缩水。在此同时消费者也承受了巨大的损失,因为他们付出更多钱购买数量大幅减少的货品。SAsesmc

经济学家们坦承,他们对于这种供给端与需求端同时受到冲击的情况所知有限。透过追踪全世界的国内生产毛额(GDP)与国际货币基金(IMF)对主要经济体的原始统计数字,Yole分享了以下的图表,清楚显示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全球都即将面临经济衰退;中国似乎受到的冲击最小,但此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GDP仍然呈现下滑。SAsesmc

SAsesmc

全球各大经济体都在新冠病毒疫情中受到冲击 (图片来源:Yole Développement)SAsesmc

Yole认为2020年“大概会是这几十年来经济成长表现最糟的一年”;尽管上面的图表涵盖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Assogba表示就算追溯到50年前,“我们也不曾经历过像现在这样需求端与供给端同时受到负面冲击的情况”。SAsesmc

滚雪球效应

Yole的Mounier并指出,新冠病毒疫情本身并未对全球经济带来伤害,而是其他──相继爆发的──因素造成了“滚雪球效应”。这些因素包括中美贸易战(2018年1月爆发),俄罗斯与沙乌地阿拉伯发起的原油价格冲击(2020年第一季),从1月开始世界各国陆续展开的全面性或区域性封城行动,以及2020年第二季出现的历史性经济衰退。SAsesmc

SAsesmc

陆续爆发的经济冲击因素产生滚雪球效应 (图片来源:Yole Développement)SAsesmc

Yole警告,各种负面事件的综合会带来更糟的结果。举例来说,中美贸易冲突现在已经升级到经济冷战的等级,所带来的经济/金融危机无疑将延烧至2021与2022年;全世界将会看到区域供应链开始重组,而且此趋势预期将持续数年。SAsesmc

产业供应链的重组

新冠病毒的爆发让电子产业相关利益者带来相当程度的忧虑。一开始在2月份,业者关注的焦点是关键原材料与零组件供应受到的短期冲击,而他们的不安持续升高,并对中国作为某部分关键原料与零组件领导来源(有些案例甚至是唯一来源)的长期供应能力产生质疑。SAsesmc

一个新兴趋势是供应链将越来越区域化甚至本地化,目标是让关键原材料零组件的取得不那么受到政治或经济因素的阻碍,以及气候变迁或更多传染疾病的影响。SAsesmc

在此同时,疫情提醒了北美国家领导人需要将半导体产业放在离家更近的地方;这在新冠病毒爆发以及中美贸易战升级之前,是一个基本上被忽略的议题。美国的政治人物、官僚与游说团体都开始认真探讨这个议题,并推动了像是CHIPS等法案的提出;无论这些觉醒是否真的能催生振兴美国本土半导体产业的行动计画,但已经为此目标播种。SAsesmc

汽车领域

最后谈谈汽车产业,这是在全球经济体系中受灾最严重的领域之一;新冠病毒对汽车产业带来了严重的打击,有更多的变化即将发生,同时有非常高的不确定性。SAsesmc

如同《EE Times》的专栏作者、汽车产业资深分析师Egil Juliussen所言:“全球汽车销售额有如山崩,而且会保持在近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低点,取决于不同区域市场的情况”; 他引述IHS Markit的最新预测报告指出,2020年汽车销售量估计将达到22%的史上最大跌幅、来到6,960万辆,该数字在2019年为8,940万辆。SAsesmc

他预期,下滑的汽车销售量与营收将导致车厂的研发资出显著降低;这将导致有更多自动驾驶车辆技术新创公司(如果他们没消失)被大型业者并购。SAsesmc

近期车用领域的相关讯息包括Nvidia与Mercedes-Benz结盟,自驾车技术新创Zoox被Amazon收购,Uber买下美国送餐服务业者Postmates,TuSimple与UPS、McLane共同推出自驾车货运服务,以及Ford将ADAS技术开发全数押注于Mobileye。在传统上喜欢自己搞自己的、不喜欢与其他人合作的车厂们,开始与其他科技业者甚至同业发展更紧密的伙伴关系。SAsesmc

尽管自驾车的梦想不至于完全破灭,新冠病毒疫情还是让很多自驾车开发计画延迟;然而Juliussen表示,特定的自驾车领域,例如人行道货运自驾车(sidewalk AVs)与道路货运自驾车(road goods AVs),可能在疫情中反而有更好的发展。SAsesmc

在此同时,预期车厂对于ADAS的关注会比自驾车更多,对电动车(EV)技术的开发也会优先于自驾车。总而言之,汽车市场的完全恢复可能还得花几年的时间。SAsesmc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SM姐妹媒体EETimesSAsesmc

(参考链接: Covid Economy: How Damaged Are We?  编译:Judith Cheng   责编 :Elaine Lin )SAsesmc

原创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Junko Yoshida
ASPENCORE全球联席总编辑,首席国际特派记者。曾任把口记者(beat reporter)和EE Times主编的Junko Yoshida现在把更多时间用来报道全球电子行业,尤其关注中国。 她的关注重点一直是新兴技术和商业模式,新一代消费电子产品往往诞生于此。 她现在正在增加对中国半导体制造商的报道,撰写关于晶圆厂和无晶圆厂制造商的规划。 此外,她还为EE Times的Designlines栏目提供汽车、物联网和无线/网络服务相关内容。 自1990年以来,她一直在为EE Times提供内容。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 拆解华为5G基站:美国零部件占成本近3成

    自美国政府9月15日强化供应链的限制后,华为无法再取得由美国技术制造,或依赖美国设备生产的零部件,包括台积电等关键半导体企业均停止向华为供货。除了直接导致华为手机未来无法使用自研高端麒麟处理器外,也对全球份额第一的通信基站产生了影响...

  • 代工产能吃紧,IC设计厂商跟进涨价15%

    由于8英寸晶圆代工产能吃紧持续 ,且继华为之后,中芯也遭美制裁加重业界担忧,供应链“涨声”不断。国际电子商情从台媒获悉,半导体涨价风已从晶圆代工吹向上游IC设计。继8月底传出华为主动加价一成向面板触控驱动IC厂商拉货后,日前敦泰、联咏再传调价成功消息,素有IC设计“二哥”美名的联咏涨幅高达10-15%,打响十月芯片涨价第一枪...

  • 超大规模收购案不断,揭秘美企疯狂“买买买”的背后...

    2020年见证了非比寻常的半导体行业,一场旷日持久的疫情不但遮掩了全球半导体的持续下滑,也冲淡了中美科技冷战的硝烟。与之同步进行,一个被掩盖的现象下半年开始浮出水面,那就是半导体行业的一连串并购活动,动辄数百亿的并购大案,正在对半导体行业,甚至是全球高科技行业的都带去了无法估量的影响...

  • 2020年新形势下,元器件电商如何演绎“变”与“不变”?

    据《国际电子商情》了解,2020年上半年电子产业链尽管受新冠疫情的冲击较大,但是元器件电商平台反而受惠疫情期间“非接触经济”而业绩表现良好。

  • 中国大陆晶圆代工份额大涨,今年可望拿下全球22%市占

    随着“华为禁令”正式起效,台积电对华为海思的出货在9月中旬按下“暂停”键,与此同时,代工市场的不确定性开始显现...

  • 半导体行业并购的“水”究竟有多深?

    半导体行业的并购究竟有多“壕”?相信大家都对近期英伟达拟以400亿美元并购Arm的消息津津乐道,但这都不如前几年高通、恩智浦、博通之间的“博弈”来得震撼。2016年10月,高通宣布拟以超过4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恩智浦;2017年11月,博通宣布拟以13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高通。虽然如今三者谁都没能吞并谁,但是当时高通、博通给出的价格,在业界的确引爆了不小的热度。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在线研讨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