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圆桌论坛:“新基建+内循环”真机遇何在?

圆桌论坛:“新基建+内循环”真机遇何在?

 2020年8月6日,由Aspencore主办的“第二届(2020)国际电子产业链资源对接大会”在深圳科兴科学园顺利举办!

      在主题为“新基建+内循环:真机遇何在?”的圆桌论坛环节,深圳新一代信息与通信产业集群促进机构负责人毕亚雷先生、中国信通院广州分院副院长朱金周博士、华为企业业务全球Marketing副总裁李俊朋先生、涂鸦智能中国区KA负责人刘昊鹏先生以及力合微电子总经理刘鲲先生发表了精彩的观点。emWesmc

  “新基建”将最大利好“数字经济”

  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是推动“新基建”“内循环”的外部因素之一。在谈到“新基建+内循环”大环境下的成长空间之前,有嘉宾先分享了疫情带给行业的实际影响。emWesmc

  毕亚雷先生表示疫情下的机器人行业反倒是亮点频传。他表示,疫情让深圳机器人协会下面的500多家企业分成了两大航道,一大航道是,300-400家工业机器人企业中的100多家转产做了口罩机;第二大航道是,疫情催生的“非接触经济”给服务机器人带来了机遇,如雷神山、火神山医院为病人送取生活用品的服务机器人,一些相关企业的业绩翻了8-10倍。emWesmc

emWesmc

深圳新一代信息与通信产业集群促进机构负责人毕亚雷先生emWesmc

  “新基建”是提振国家经济发展的一项有力的政策。“新基建”的7大项目将多维度、深层次深耕国内应用需求,以内需拉动国家经济的腾飞。值得一提的是,“新基建”带给产业最大的机会是数字经济。emWesmc

emWesmc

中国信通院广州分院副院长朱金周博士emWesmc

  朱金周博士表示,目前全国数字经济占中国GDP的比重已超过40%以上,广东省超过45%,且每年都在递增。广东省的数字经济规模在2019年就已超过13%,已超过GDP的增速。据中国信通院测算,数字经济规模的发展将连续十多年保持高速增长态势。emWesmc

  据《国际电子商情》了解,目前,基于对产业发展大势的准确判断,信通院广州分院在省工信厅的支持下正在筹备广东省数字经济协会,希望通过协会将各种资源集聚起来,为行业、政府及各界提供服务和支撑。emWesmc

  除此,华为和牛津经济研究院也提供了一个研究数据:目前数字经济约占全球GDP的比重达10%以上,预计到2025年该比重将提升到25%,市场前景非常可观。emWesmc

emWesmc

华为企业业务全球Marketing副总裁李俊朋先生emWesmc

  李俊朋先生将“数字经济”再分为两类:“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指BAT、华为等数字信息产业巨头本身输出的经济量;而产业数字化,指传统各行业走上数字化转型道路。他预计2025年以后,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比例为1:3,“产业数字化”会是最大的蓝海。emWesmc

  “对企业来说,新基建和数字化更像是一个投资。国家通过这种投资带动产业技术的发展,最终落地的都会是一个个物联网的应用,这是相关企业绝佳的发展机会。”刘鲲先生表示。emWesmc

  以智能电表为例,2008年国家电网开始建设智能电网,4-5亿只电表的规模和超快的市场增速,带动了芯片、方案及智能电表终端等所有相关链条中企业受益。emWesmc

  刘鲲除了看好智能电网,还看好智慧城市下智慧照明的发展,如路灯控制等,将拉动芯片、模块及软件企业受益。除此,他还看好智慧能效管理的发展前景,比如对用电企业的监控,对校园、园区、楼宇的能效管理等,市场需求非常多。emWesmc

  内外交困,“内循环”被提上日程

  “内循环”的概念尽管在十多年前就被提出来了,但真正在国内成为热门词还是近期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当前国际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不稳定和不确定性较大,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是中长期的,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并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emWesmc

  “内循环”狭义上指的是从产品的设计研发、到生产制造,再到应用消费,都在一个国家内部完成的全封闭式的系统结构。emWesmc

  “内循环”之所以在当下的时间点爆红,更多是受到大的国际贸易环境、地缘政治、疫情等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内循环早在发达国家内部和发达国家之间存在,中国近期强调“内循环”有特殊的涵义。emWesmc

  李俊朋表示:“当前国际形势发生了变化,我们必须加强内循环。目前国内ICT产业发展势头非常良好,但对于企业专业性的需求,比如交换机、路由器等通用设备需求量难避会下降,但这种下降反而是一个机会,因为大家可能更关注成本和性价比。”emWesmc

emWesmc

涂鸦智能中国区KA负责人刘昊鹏先生emWesmc

  刘昊鹏先生则从物联网的发展分别对“新基建”和“内循环”分享了观点。emWesmc

  首先,他认为“新基建”给物联网带来很大的机遇。到现在为止疫情催生了两个趋势,首先是各种技术标准(Wi-Fi 6、蓝牙5.1)的统一,逐步完成了多品牌、多厂家之间的互联互通,并正通过“新基建”往更好的方向走。emWesmc

  其次是“内循环”。国家推动内循环,为企业的商业落地提供了快捷通道。从2014年、2015年物联网开始被民众知晓,到2018年、2019年逐步落地,“内循环”都给了很大的助力。emWesmc

  细分行业如何实施“新基建+内循环”落地与变革?

  谈及各大细分行业如何实施“新基建+内循环”的落地与变革时,毕亚雷表示,一是创新,二是跨界。“我们发现跨界合作要比同行合作好很多。之前提及的‘集群’作用,指的就是跨领域、跨区域、跨行业。”emWesmc

  朱金周同样认为推动“新基建”要顺势而为,一定要做到“产业集群+产业链创新”,他认为现在不是单打独斗的时代,靠某一个企业的创新难成大事,一定要发挥群聚作用。emWesmc

  事实上,受年初爆发的疫情影响,政府也考虑为企业做更多事情。“我们原来在省工信厅的支持下,也做产业链对接工作,比如把人工智能产品服务、解决方案推送给陶瓷、玻璃、纺织等传统行业。我们把传统企业和互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结合起来协同创新,共同推进产业发展。”朱金周说。emWesmc

emWesmc

力合微电子总经理刘鲲先生emWesmc

  刘鲲先生也有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今天国家面临两方面的压力,一是疫情和外部贸易环境造成经济上的压力,二是核心技术提升的压力。采取“新基建+内循环”策略拉动国家经济发展,正可谓对症下药。emWesmc

  在刘鲲看来,提升核心技术实际上就是做标准,不管是底层的通信标准,还是上层标准、规范、协议等都有必要去做。emWesmc

  “内循环+新基建”离不开国家的投入,这是正向且有意义的。刘鲲坦言,正因为国家电网公司一直以来对产业大量的投入,才拉动了整个电力行业在电力物联网的发展,如此以来,一系列电力线载波通信技术、芯片应用才得以实现,也才有了今天电力线通信领域的全球领先地位。emWesmc

  朱金周先生最后表示,推动“内循环”的关键是如何将“被动”转为“主动”,怎么提升自己的消费结构,进而带动产品结构升级。内循环如果最后形成低端产品大行其道一定是失败的。他强调“内循环”并不是闭关锁国,从严格意义上说,它是“内循环”和“外循环”双管齐下的完美结合。emWesmc

原创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王琼芳
国际电子商情主分析师。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在线研讨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