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英伟达若重金买下ARM,会有好结果吗?

最近一段时间,英伟达(Nvidia)打算以超过320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代价,从软银(Softbank)手中收购Arm的消息已经半导体产业界引发热议。与英伟达认为的“双赢”结果不同,一些产业人士认为,结合目前国际贸易形式来看,英伟达和ARM收购很难有结果,前者此时高调收购并非明智之举...

最近一段时间,英伟达(Nvidia)打算以超过320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代价,从软银(Softbank)手中收购Arm的消息引发热议。包括《彭博社》、《金融时报》等媒体都确认了这一消息并非空穴来风。WDPesmc

虽然后收购案最后是否会成真还无法得知,《EE Times》从科技领域观察人士得到的评论则是:对这桩交易对于当前产业而言,积极意义不大。WDPesmc

产业人士普遍看坏合并交易

简而言之,Nvidia与Arm合并案很难有结果,要谈这桩交易可能带来的正面效益就更困难,遑论“协同效应”或是“双赢”。两家公司的合并,并不利于当前的中美贸易形式,甚至可能因此带来“灾难性”后果。WDPesmc

提及潜在的负面影响,市场研究机构The Linley Group的分析师Mike Demler认为,“可能导致人心叛离,越来越多Arm的客户会转投RISC-V阵营。”WDPesmc

另一家市场研究机构Tirias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师Kevin Krewell则在接受《EE Times》访问时直指,“这会是黄仁勋(Jensen Huang)担任Nvidia首席执行官以来最鲁莽(audacious)的行动。”WDPesmc

而《EE Times》前任全球总编辑Bolaji Ojo也在他的专栏文章中表示,Nvidia收购Arm的计划,其实并没有考虑到伴随而来的后果。WDPesmc

“障碍太多了…”Demler表示,光是政府主管机关的批准程序还有客户的反应就可以想象其困难程度。WDPesmc

Krewell举例指出,高通(Qualcomm)与恩智浦(NXP)在2018年宣布的合并案最后就因为中方阻挠而破局:“要排除各国政府法规障碍会是艰难的挑战;”他补充指出,“这还有可能让Nvidia直接面对美国政府瞄准华为(Huawei)以及其他Arm中国授权客户的炮火。”WDPesmc

谁想变成炮灰?而若交易成真,最大的危机会是Nvidia为整个Arm生态系统带来的不确定性。Krewell 指出,Arm的授权客户──包括苹果(Apple)、Qualcomm、博通(Broadcom)、NXP、意法半导体(STMicroelectronics)与联发科(MediaTek)等大厂──会“很在意,”因为Nvidia是他们的竞争对手。他补充,Arm微控制器(Cortex-M核心)的使用者“可能会觉得Nvidia不再投资,”这将导致他们未来的生意受损。WDPesmc

Demler也同意以上说法:“这两家公司将如何缓解这样的疑虑会是最大的问题,”如果Nvidia是认真想维持Arm的IP业务,“就必须与该处理器核心授权业务相隔一臂之遥。”WDPesmc

如何去证明这桩交易的合理性?

而如果你站在Nvidia这边,被要求要为执行这桩收购提出合理性的辩护,你会怎么说?答案可能有以下两种:WDPesmc

  • 这桩交易是由Nvidia可取得的潜在优势所驱动,因为如此一来在其生态系统中将同时拥有GPU与CPU平台。
  • Nvidia打算多角化经营,如此就拥有了IP授权业务。

不久前Demler曾在他的推特(Twitter)页面发文指出:“IP授权业务并不适合Nvida,但想象一下,CUDA平台的GPU运算方案加上Arm的CPU核心,会等于x86的劲敌;”所以这意味Nvidia将与英特尔(Intel)正面宣战?他表示,“不是这样,Arm与Intel处理器之间的战争并非新鲜事,”他曾经想过若Arm CPU与Nvidia GPU结合将会带来的潜在优势,“这代表着他们将拥有省电效能领先的CPU平台、领先的GPU与AI训练平台。”WDPesmc

Demler指出,黄仁勋常常提到他们的GPU有许多超越摩尔定律的进展,以及它们如何加速新运算典范的转移;“而且在经过几年的尝试之后,Arm的授权客户终于在进军传统x86阵营的市场上有一些斩获,例如高性能运算(HPC)与PC应用领域。”WDPesmc

因此他的结论是:“把所有的竞争、法规审查、与技术障碍先放一边,从策略的观点上来看,Arm能助力Nvidia打造更强的运算平台,奠基于两者技术的结合;Arm在IP授权方面的专长也有助于该平台持续扩展。”WDPesmc

Krewell也有类似的看法,表示如果交易成真,将会“让Nvidia掌握地球上最普遍应用的处理器指令集,让该公司能将其AI核心与CUDA生态系统导入Arm的生态系统。”WDPesmc

很难确定的是,Nvidia是否认真想要经营IP授权业务?Krewell认为,从理论上来说,收购Arm能让Nvida透过IP业务多元化经营,例如Qualcomm的事业结构──Qualcomm旗下有QCT (Qualcomm CDMA Technologies)负责半导体业务,IP授权业务则是由QTL (Qualcomm Technology Licensing)负责。WDPesmc

Demler指出,Nvidia确实曾考虑过经营IP授权业务,早在2013年该公司就透露布有意授权其Kepler GPU核心,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WDPesmc

“…不久前,我们只制造并销售GPU芯片,虽然是全球最快的。在五年前,我们推出了Tegra系统单芯片,最近推出的GRID是能支持云端游戏与其他具备丰富绘图内容串流的完整平台,还有SHIELD可携式游戏机的问世。但这对于打造芯片或系统以满足不断扩展之市场的每一部份并不切实际,采用新的业务方法将能让我们着墨各种装置。因此我们的下一步是授权我们的GPU核心,以及视觉运算专利阵容给装置制造商,以支持市场的大部分需求。”WDPesmc

Demler表示,当时他曾说过,“Nvidia低估了重新设计内部使用核心、以供外部客户使用的困难度;事实上,除了曾经授权早期GPU核心给Sony应用于PlayStation 3游戏机,他们从来没有真正授权任何GPU核心给其他客户。”WDPesmc

他补充指出:“从2013年以来,Nvidia曾经开放NVDLA的授权,可以说是该公司试图扩展平台版图的先例;”NVDLA即Nvidia深度学习加速器(Deep Learning Accelerator),是一个免费的开放式架构,旨在为设计深度学习推论加速器推动标准方法。WDPesmc

还记得MIPS吗?

然而要成功营运IP授权业务比想象要困难得多,需要拥有一两家重量级大客户,并花费时间与精力围绕处理器核心建立周边生态系统。Arm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是半导体产业界最成功的IP供应商之一,但是它的同业MIPS就命运坎坷,今年稍早从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手中收购MIPS的Wave Computing才宣布声请破产保护。WDPesmc

MIPS最早是一家计算机公司,设计自有处理器,在1988年上市;其架构很快被Silicon Graphics (后来更名为SGI),并于1992年被这家计算机公司收购。Krewell表示,SGI收购MIPS是为了确保能取得未来每一代MIPS处理器的供应来源,也是为了满足SGI与当时的太阳计算机(Sun,拥有SPARC处理器)以及DEC (拥有Alpha处理器)之市场竞争需求。WDPesmc

SGI曾经是MIPS的大客户,后来变成后者的母公司。但这并没有为MIPS带来什么好处,该公司的命运在1998年发生大转变,因为SGI决定要在工作站产品上改用Intel的Itanium处理器,并将MIPS分拆为IP授权公司;在2000年,SGI透过将MIPS所有股份分配给股东的方式,让该公司独立。WDPesmc

所以Nvidia-Arm的故事接下来会如何发展?Krewell表示:“我们才刚开始习惯Nvidia变成一家AI公司,如果他们收购了Arm,就会变成一家最大的IP供应商;”虽然Arm能否在Nvidia的经营下顺利存活是另一个大问题,他指出,“我还是比较想看到Arm上市、再度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或者是有一个由多家企业组成的联盟能投资Arm、让所有股东们都有参与经营的权利。资本愿意筹钱买下Arm也是有可能的。”WDPesmc

原文发表于ASPENCORE旗下ESM姐妹媒体EETimes    编译:Judith Cheng   责编:Elaine LinWDPesmc

(参考原文 :Nvidia-Arm Deal Would Be a Technology ‘Disaster’,By Junko Yoshida  )WDPesmc

原创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Junko Yoshida
ASPENCORE全球联席总编辑,首席国际特派记者。曾任把口记者(beat reporter)和EE Times主编的Junko Yoshida现在把更多时间用来报道全球电子行业,尤其关注中国。 她的关注重点一直是新兴技术和商业模式,新一代消费电子产品往往诞生于此。 她现在正在增加对中国半导体制造商的报道,撰写关于晶圆厂和无晶圆厂制造商的规划。 此外,她还为EE Times的Designlines栏目提供汽车、物联网和无线/网络服务相关内容。 自1990年以来,她一直在为EE Times提供内容。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 海信拟出资10亿美元收购西门子交通系统部门

    国际电子商情17日讯 有报道引述知情人士称,中国家电厂商海信拟出资近10亿美元,收购西门子交通信号灯和其他道路交通控制系统业务...

  • 又一起并购大案!瑞萨将以49亿欧元收购Dialog

    国际电子商情9日讯,瑞萨电子(Renesas)8日晚发布声明,已经同意以49亿欧元(约380亿元人民币)的代价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商Dialog ...

  • 重磅!法国泰雷兹拟以56亿美元收购SIM卡制造商金雅拓

    据路透社消息称,法国泰雷兹(Thales)集团表示将以48亿欧元(约5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荷兰著名SIM卡制造商金雅拓(Gemalto),这一金额超过了不久之前另一家法国公司源讯(Atos)的收购要约报价。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收购声明并未提及金雅拓已经陷入困境的芯片卡业务,泰雷兹更看重的是金雅拓的数字安全能力。

  • 刚刚,苹果向iPhone X激光芯片供应商Finisar投资3.9亿美

    苹果旗下“先进制造基金”(Advanced Manufacturing Fund)12月13日宣布向 iPhone X 和AirPods 的激光芯片供应商 Finisar 再次投资 3.9 亿美元。该投资基金在今年早些时候曾向康宁注资2亿美元,后者为iPhone和其他苹果产品制造玻璃。

  • 博通公布11人名单清洗高通董事会:迈出敌意收购第一步

    北京时间12月4日晚间消息,博通公司(Broadcom)周一宣布,已经通知高通公司,博通将提名11位董事候选人,旨在取代高通董事会所有成员。此举意味着博通已经迈出了敌意收购高通的第一步。

  • 这个低调的马来西亚华人是半导体行业最凶猛的大鳄

    博通拟议千亿美元收购高通!这个消息震惊了整个科技行业,而这起或将颠覆半导体行业格局的天价收购计划背后,则是一个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64岁老人,他就是博通有限的CEO Hock E. Tan,这个不愿抛头露面的“高龄”老人,是近年来全球半导体行业最为凶猛的并购操盘手.......

  • 终于嫁了!东芝签署半导体业务股权转让协议

    9月28日,东芝在官网发表消息,已经与日美韩联盟为东芝记忆体交易案而成立股份公司Pangea签约,完成股权出售。

  • 每股20美金,黑石正式完成对环球资源收购

    环球资源 Global Sources Ltd. 于8月28日 宣布Blackstone附属基金按照之前宣布的合并协议的规定,通过合并方式完成对公司收购。

  • 终抱得美人归!西部数据174亿美元收购东芝芯片业务

    路透社援引多位知情人士的消息,随着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 Corp)首席执行官在东京完成为时长久和具有争议的双方谈判之后,这家美国公司领导的一个财团已就收购东芝公司旗下价值为174亿美元的芯片业务接近达成协议。该项消息预计在本周四(8/31)正式对外公布。

  • 6G研究应该未雨绸缪

    由于5G还处于开发和部署阶段,现在规划新一代无线通信技术似乎还为时过早。实现无处不在的6G在技术、监管、地域和教育等方面还有重重挑战。然而,考虑到当前一代技术设定的宏伟目标,现在就开始准备应对这些挑战并非操之过急。

  • 宽禁带功率半导体的竞争格局及趋势分析

    随着各国相继明确“碳中和”目标,宽禁带功率半导体在消费电子、汽车电子、工业自动化、5G通信等领域将迎来前所有未的黄金发展期。作为宽禁带半导体中率先落地的材料,SiC(碳化硅)、GaN(氮化镓)的市场现状如何?本文从SiC、GaN产业链出发,梳理并分析了相关企业的融资进度、竞争格局及发展趋势。

  • 出货衰退,报价下滑,2021年Q4整体DRAM产值季减5.8%

    国际电子商情22日讯 据TrendForce日前一份调查显示 ,疫情致使众多终端装置如智能手机、服务器、PC至利基型消费性电子产品零组件供应受阻,间接导致采购端对于相对长料的存储器拉货意愿下滑,其中尤以DRAM库存超过10周以上的PC OEMs业者态度最为明显。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在线研讨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