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圆桌论坛:东方芯港探索与实践思考

圆桌论坛:东方芯港探索与实践思考

9月15日,由临港集团主办、ASPENCORE承办的“第二届中国(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半导体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在上海临港举行。

主题为“东方芯港探索与实践思考”的圆桌论坛,由Aspencore亚太区总经理、亚太区总分析师Yorbe Zhang主持,临港新片区管委会陆瑜、上海临港产业区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麟、上海新昇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炜、格科微电子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赵立新、上海鼎泰匠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田春江参与了探讨。2U5esmc

以下是5位重量级嘉宾的观点实录:2U5esmc

临港新片区管委会 陆瑜2U5esmc

2U5esmc

集成电路产业是临港要重点发展的四大核心产业之一。而临港新片区的定位也已明确,打造集成电路综合型产业基地,是集制造、装备材料、封装测试、芯片设计于一体的创新基地。2U5esmc

围绕这一目标,临港新片区制定了2025年规划,即2025年其集成电路产业规模要达到1000亿。如果将这一目标对标上海市2025年规划,即集成电路产业规模约5000亿,那么临港新片区的集成电路产业规模约占到上海全市的20%。至于2021年临港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在众多企业支持下还是刚刚起步,今年目标是100亿,五年时间这一千亿基本上都是增量。2U5esmc

从增量角度来讲,临港新片区将会成为上海未来集成电路产业增量,占到40%。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临港会成为未来上海集成电路产业新的发展中心和引擎。2U5esmc

至于集成电路综合性基地的具体内涵,我们理解两个关键字,一个是全――全产业链。打造全产业链已经成为临港一个特色化、差异化的定位。特别是集聚一批制造业企业之后,通过制造带动装备和材料的集聚,带动封测以及上下游企业集聚,效益非常好。未来当随便哪一个产业链上环节企业到临港都能在这找到上下游合作伙伴,这是一个很好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2U5esmc

第二个关键字是尖,就是一把尖刀,突破外部封锁和限制。临港新片区特别注重支持龙头型企业,领军型企业去做可以突破封锁的一些关键核心环节产品和技术。这是我们临港的核心定位。2U5esmc

事实上,近年来东方芯港集聚产业和规模不小了,大框架已经搭起来了。一个年轻的集群,大家要一起努力做很多事情。我们作为管委会,对自己提了一个要求,希望能够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最懂集成电路产业的政府,未来致力于帮助企业提升硬实力和软实力。2U5esmc

上海临港产业区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王麟2U5esmc

2U5esmc

集成电路产业是一个高度细分化产业,需要全球协同发展。当下国际环境微妙,特别是中美之间关系,但如果不积极参与,各自闭门造车,实际上会影响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虽然难度很大,但是随着技术提升,我相信中国半导体还是有机会,同时也有必要参与到国际行业标准制定当中去。2U5esmc

至于供需紧张问题,全体晶圆供需持续紧张,各国对半导体的重视度上升到一个空前的高度,都在倡导晶圆本土化。在中国本土,越来越多的地区通过建设产业园来推动本土半导体产业链的协同发展,临港新片区正是其中之一。2U5esmc

我觉得对于推动集成电路产业,东方芯港要毫不犹豫的,未来的临港不仅是上海,还是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先行者和排头兵。临港拥有上海本地的丰富资源,比如资金、人才集聚,还有广阔的市场空间。产业有规模,一定要集聚,临港经过这两年发展落地的晶圆产能达到50万片,两年就赶超了浦东张江。2U5esmc

临港新片区肯定会抓住重大历史机遇跟窗口时机,快速把产业规模做大,因为只有规模才有机会。上海临港产业区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会积极配合政府做好载体跟后续的服务,客户来马上能找到合适的地方,马上找到好的政策配套,快速出产品、全力搞创新。2U5esmc

上海新昇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炜2U5esmc

2U5esmc

众所周知,上海是首位度比较高的城市,也是集成电路的高地。临港新片区具有非常好的条件,全面抗起上海集成电路发展的大旗是完全有必要的。2U5esmc

临港抗起发展大旗,就要从零起步。其重点是把已经成熟的经验和模式不断扩散,并且逐一调整、提高。我认为应该聚居一批头部企业在临港,这是比较好的。2U5esmc

新昇半导体是做硅片出身的,我个人差不多做了20年。之前曾经考虑过在2012年-2013年左右布局硅基氮化镓,很可惜的是那个时候应用热潮没有起来,我们最后也没有完全坚持下去。从现在来看,第三代半导体越来越热,临港应该超前布局一些内容,这是非常前瞻的布局。2U5esmc

最后,即便现在全球经贸情况不是那么美妙,但本土半导体企业还是要加强国际化,不断走向全球市场。2U5esmc

格科微电子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赵立新2U5esmc

2U5esmc

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历程与海外非常不一样。最初在文化革命前完全是被国外封锁的,改革开放以后才逐步开放。但不管是人的观念、资金、技术积累等方面都很匮乏,是逐渐从最底层发展起来的。2U5esmc

中国半导体产业与海外的第二个不同,是除了华为以外,没有更多国际一流的巨头企业。同时技术储备也不够,回来了一些海外人员,都是从最基本做的起。资本投入只是这两年才开始的事情,实际上也还远远不够,投资项目的层次比较低或规模比较小。2U5esmc

当然,中国半导体产业的优势在于是拥有大量的非常优秀的工程人员,同时具备非常全面的产业链,以及很有活力的本土市场。2U5esmc

所以,我非常认同临港定位。抓住有规模制造企业进来,我觉得这是临港做的非常好的地方,这是一个核心点。供应商和客户就在一起,还有EDA,如果你的制造有相当规模,就会像磁石一样吸引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过来,市场也会做一个正确的选择。我相信随着制造规模做大以后,设备企业、材料企业,甚至是封装企业,包括设计企业都会逐步地来到临港,使得临港成为一个全方位的产业集群。2U5esmc

格科微电子希望能够在临港这片热情的土地上,做出世界上最优秀的传感器,做出最好的产品。2U5esmc

上海鼎泰匠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田春江2U5esmc

2U5esmc

我认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下一个风口应该是集中力量发展IDM类型的公司,这是一个绝对要集中力量做的事情。因为只有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才能够集中力量把中国竞争力达到最大化,大家能够共存。2U5esmc

“智造”,不是低水平传统意义上的工艺制造,尤其这对晶圆制造这块,我们鼎泰匠芯科利用了大数据、云计算以及很多新兴技术。以至于我们在晶圆制造这块不比别的地方差,我们走在了前面。2U5esmc

临港针对企业、工厂都提供了很优惠的政策,这些政策支持只有临港有,其实对企业前期是有很大的一个利好作用。现在临港是一块白纸,我希望规划时候能够高屋建瓴,提前规划好,少走弯路。2U5esmc

原创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Momo Zhong
国际电子商情(Electronics Supply and Manufacturing-China)助理产业分析师,专注于PCB、电子工程、移动终端、智能家居等上下游垂直领域。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在线研讨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