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博世陈玉东:复工产能30%-75%,这个5月非常艰难

芯片产能紧张造成了“放大效应”——10元的芯片短缺,通过ECU放大到几百元的产品上,再供给OEM,如果没有这些产品,一颗小小的芯片就会导致一辆10万-50万元的汽车无法下线。

尽管面临新冠疫情、供应链以及俄乌冲突等各种挑战,但博世集团2021年销售额仍取得了稳健的增长,整体销售额达787亿欧元,同比增长10.1%。中国则继续保持博世集团最大单一市场地位,在华销售额占全球销售额的21.4%,即169亿欧元,约为1286亿元人民币,增长率为9.6%,超过全球平均增长率。其中,汽车业务占据博世中国75%左右的销售额,汽车与智能交通业务板块销售额达到967亿人民币。JsAesmc

博世集团新任董事会主席史蒂凡·哈通博士在演讲时指出,2022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除了欧洲冲突带来的变化,中国新一轮疫情防控对经济带来的影响也增加了不确定性,现阶段很难预测2022年的业绩表现。但他也同时强调说,“确保员工的安全与健康是博世的首要任务,在这一前提下,公司将全力支持客户需求和产业供应链保障供应。“JsAesmc

JsAesmc

博世集团董事会主席史蒂凡·哈通博士JsAesmc

5月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在回应产业最关心的“缺芯”话题时,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博士坦承,从2021年年初德克萨斯大雪开始,到晶圆厂断电、日本地震,再到7月份马来西亚麻坡工厂因疫情停工,芯片供应链在多重不利因素打击下的现状有目共睹。JsAesmc

JsAesmc

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博士JsAesmc

“实事求是讲,目前芯片供应还没有回到芯片危机之前的状况。这个月芯片依然供不应求,主要原因就是各种各样的‘黑天鹅’事件造成的影响。”陈玉东说芯片产能紧张造成了“放大效应”——10元的芯片短缺,通过ECU放大到几百元的产品上,再供给OEM,如果没有这些产品,一颗小小的芯片就会导致一辆10万-50万元的汽车无法下线。JsAesmc

“几家上市公司公告、年报当中都点名批评了我们,我们虚心接受,并在积极努力。” 陈玉东说。JsAesmc

作为芯片供应商,博世目前可提供包括MEMS传感器、系统芯片、功率半导体在内的多种关键芯片,除了自用外,还提供给其它用户。为了满足需求,博世扩大了其德累斯顿工厂的产能。JsAesmc

半导体是最全球化的产品之一,半导体企业全球布局非常大。作为大型芯片采购商之一,博世在中国打造汽车必不可少的ECU中包含了多颗关键芯片,受到马来西亚麻坡工厂疫情影响,过去大半年时间里产能都没有好转,影响了多家主机厂的生产。他为此呼吁全球半导体供应链应该更多地在国内国产化,将供应链转移到中国,在中国做车规级芯片。JsAesmc

同时,陈玉东也不排除受芯片价格上涨而导致的零部件涨价现象,甚至认为这一趋势短期内不会结束。“我们现在没有溢价权,芯片厂商要涨价,只有接受,毕竟给OEM保供是第一重要的。况且在当前价值链当中,只要是合理的涨价,我想大家都还是能接受的。” JsAesmc

由于2022年初新冠疫情的再次袭来,博世在西安、苏州、长春等多地的生产先后受到影响。目前,由于疫情的持续发展和物流因素,博世在中国各地的生产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原材料供应短缺,从而产能有所限制。博世在上海和江苏太仓的三个汽车部件工厂以及位于上海嘉定的热力技术工厂由于疫情管控仍处于闭环生产。JsAesmc

在谈到因为疫情而影响的供应链问题时,陈玉东对媒体表示,汽车产业供应链很长,环环相扣,产能的完全恢复需要打通每一个生产供应和物流运输环节,仍有待时间与行业和政府的共同努力。“可能我的四五级供应商没有复工,都会影响产品的产出。”但好消息是过去几周内,产业链的状况一日比一日好,博世也在积极与政府、供应商沟通,努力推动产业链向好发展。JsAesmc

目前,博世40余家直接供应商中约有30多家陆续实现复工复产,百余家间接供应商也在恢复当中,预计复工后产能约为疫情前的30%-75%。JsAesmc

2021年底,陈玉东说芯片危机给自己职业生涯带来了最大的挑战,半年后,他说自己“压力更大了”,“这个5月非常艰难”,希望“今年下半年芯片供应能有好转,明年可以有根本的好转。”JsAesmc

JsAesmc

闭环管理期间博世上海华域工厂员工操作JsAesmc

坚持本土化战略

不受疫情影响,持续投资中国,是陈玉东透露的另一个关键信息。JsAesmc

“博世董事会并没有将中国仅仅作为制造中心来服务全球其他地区,而是将其看作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面对这么好的一个市场,博世将积极拥抱市场需求,坚定不移地在中国长期发展。”陈玉东介绍称,博世最近两年的工作侧重在两个方面:一是软件人才的聚集,比如在无锡成立软件中心,上海也设置了分支,未来还会拓展全国其他城市招聘软件人才;二是氢能,2021年博世进行了三个主要的投资,包括在重庆和庆铃成立合资企业;和威孚共同成立氢燃料电池零部件业务合资公司;和潍柴、Ceres Power成立三方系统合资公司,进行固态氧化物燃料电池生产。JsAesmc

产业布局上,以满足客户需求为基本原则,并同时兼顾市场需求,统筹布局产业、产能及研发中心。除了上文谈到的在重庆和山东分别与庆铃和潍柴展开合作外,博世智能驾驶与控制事业部以苏州为基地,在上海也设置了非常强大的软件、算法和人工智能团队,聚焦智能座舱、辅助与自动驾驶两大技术领域,中国区员工总数已超过1200人,其中研发人员占比近88%。 JsAesmc

与本土企业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激进风格不同,陈玉东认为博世在自动驾驶方面相对比较保守,信奉安全为第一要素,研发以量产为目的,而不是以项目演示为目的。同时,为了解决技术、资金、人才等问题,博世还通过投资扩大在中国的“朋友圈”。JsAesmc

目前,博世在中国的投资分为三个层级,第一层是事业部直接投资;第二层是博世创投公司通过基金的方式投资;第三层是通过去年在国内成立的博原资本进行投资,涉及的企业包括黑芝麻、悠跑汽车、镁伽机器人、驭势科技等。这些投资都和博世战略相关,三个层级的投资审批级别不一样,介入级别也不一样。JsAesmc

与此同时,博世释放出积极扶持国内芯片企业的另一个信号,则是选用中国供应商的芯片。按照陈玉东的说法,博世的专业团队一直在跟踪国内芯片企业动态,一些国产芯片已经在其方案中得以采用,但在高精尖、影响ESP/EPS的关键芯片上,国产芯片短期内仍无法替代。JsAesmc

责编:Momoz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邵乐峰
ASPENCORE中国区首席分析师。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在线研讨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