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从年亏百亿到重生,旺宏董座吴敏求靠“跳跃式创新”

他之所以能扭转乾坤的其中一个关键策略,就是「跳跃式创新」。

内存大厂旺宏于1989年成军,成立之初可说是极其风光;然而迈入第二个10年,旺宏创办人吴敏求因心脏问题暂别战场后,公司竟陷入迷航、意外跌落低谷,2002年甚至一年亏掉百亿元,遭逢生存危机。眼见旺宏遇难,大病初愈的吴敏求决定重出江湖,不但奇迹似的让公司起死回生,且至今在闪存(Flash Memory)市场占有一席之地,NOR Flash市占率更是全球第一。他之所以能扭转乾坤的其中一个关键策略,就是「跳跃式创新」。WfFesmc

WfFesmc

旺宏董事长吴敏求传记《吴敏求传—从零到卓越的识与谋》新书上市。 (来源:业者提供)WfFesmc

“公司如果稳定成长,或许可以循序设立目标,但旺宏当时是落后者,产品已经失去竞争力,很多技术都必须跳跃式研发。”吴敏求在其新书《吴敏求传:从零到卓越的识与谋》中提及当下的情况,已经差到园区很多人认为旺宏要不见了,但落后者要比领先者更大胆创新,得跨越现有技术与现有竞争者,直接思考五年以后的市场竞争力,才能生存下来。WfFesmc

现任旺宏产品设计及工程开发副总的洪俊雄,当初就参与吴敏求的跳跃式创新大计。他回忆道,当时吴敏求要求不只要降低成本,还要提高市场价值,无论是市场或成本端都不能只是慢慢改善,必须要有跳跃式的改善,因为吴敏求认为按部就班没有用,只会越差越远,最后死路一条,要有竞争力就要制程「跳级」,才有可能超越。WfFesmc

吴敏求所谓的制程跳级,就是跳过50几纳米,直接从75奈米跳到36纳米,再从36纳米跳到19纳米、再到3D。这样的目标,起初让所有人都很害怕,但吴敏求深具信心,“落后者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竞争者已经帮你证明很多事。做到对方还没做到的事情,才叫研发。”那段时间,早上5点到公司上班、直到深夜才离开的生活型态,俨然成为他生活的日常。WfFesmc

除了跳跃式创新,吴敏求也定出三个「Focus」计划。第一个Focus,是明定每个人最多只能参与两个项目,重新检视80几个项目,要求内部重新思考项目的目的、竞争力等面向,将资源妥善安排;第二个Focus,是专注在内存,守住旺宏最珍贵也最大的资产;第三个Focus就是从2003年到2005年,每年只聚焦一个特定目标,陆续集中火力在研发、销售等面向,并全力做到最好。WfFesmc

吴敏求大刀阔斧的改革,重新聚焦研发方向后,旺宏营运渐有起色,2003年起亏损逐渐收敛,至2006年转亏为盈;营收规模也自原先大多在200亿元上下徘徊,到2006年起年年都能超过200亿规模,并重返获利轨道。去年(2021年),旺宏把握住半导体缺货契机,更一举冲破500亿关卡,写下年营收506亿元、税后纯益120亿元的历年最佳成绩。忆起那段绝地救援经历,对比现在,吴敏求至今仍感触良多。WfFesmc

“当时科学园区很多人认为旺宏要不见了,但旺宏是我创立,不能眼睁睁看它消失!”吴敏求表示,美国很多有名的Turn Around专家,公司出问题雇用他们去救,做法却都是把所有研发、不赚钱的产品砍掉,几年后公司就关门了,因为没有新产品,这次救火也让他学到很大的教训,就是要如何用跳跃思维把好的东西做出来,“要想办法了解真正原因并去解决问题”。WfFesmc

吴敏求表示,第一个跟第二个十年各有各的困难,第一年是创业,一直往上爬大家觉得很好,第二年亏损,每年亏钱大家都吓坏了,两个过程让他更清楚如何管理跟凝聚信心,“聪明人要笨的人来带,当我证明我可以做到,聪明人就相信工作是有价值的,唯有牺牲自己才能让他们看到『我是跟你们一起的』,每个人负担的责任不同但人人平等,我也想灌输这样的观念给同仁们”。WfFesmc

旺宏第二个十年走得相对颠簸,第三个十年不仅转亏为盈,如今更在ROM跟NOR Flash市场双双坐稳龙头宝座。来到第四个十年,吴敏求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要做甚么,也希望向内部传递理念是,“因为他们(指员工)的努力,让公司变得更好”。谈及接下来的布局,他幽默的说,很多事情还是得藏一下,但自己做事情一定要做第一,“人家讲说要有几把刀,我一定要多准备几把刀”。WfFesmc

WfFesmc

《吴敏求传—从零到卓越的识与谋》WfFesmc

《吴敏求传—从零到卓越的识与谋》新书上市!WfFesmc

WfFesmc

责编:ECHO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 微信扫一扫,一键转发

  • 关注“国际电子商情” 微信公众号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在线研讨会

更多>>